獄中高智晟在嚴控下12日獲准見家人(圖)



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圖:AP/看中國配圖)

*高智晟新疆沙雅監獄服刑一年多以來第二次獲准見家人*

在中國新疆沙雅監獄服刑已一年多的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1月12日下午在嚴控下第二次獲准見家人,距上次家人探視已9個多個月。

現在美國的高智晟的太太耿和接受我的採訪,談到她打電話給高智晟的四弟,得知他和耿和的父親一起去監獄探視的一些情況。

耿和:「我也是這兩天才知道他們12日去看了高智晟。等他弟弟又返回家裡,我昨天、前天核實清楚了。他大哥一直跟榆林地區公安局溝通,說要去看(探視),如果不讓看就要到北京找等等。最後通知元月多少號同意去看。他弟弟當時就買機票往新疆趕。」

*耿和:會見前獄方說不准問有關高智晟的一切問題,問了就終止會見*

耿和:「四弟說,一去獄方就跟他們說了五、六條‘高智晟所有事情都不能問,不管是他的案子、他在這裡的情況,所有問題都不能問。如果問的話,我們就終止會見,不管只說了一分鐘還是說了十分鐘,都要終止’光能說我們家裡的情況,我們的身體情況。

他弟弟說,進去之前,他們邊走邊說,其間也有警察說‘我們說十句,也不如你們家屬說一句,你們勸勸他,希望他能好好配合我們的工作’。沒具體說讓家人勸他什麼。」

主持人:「在監獄的情況也不讓問?」
耿和:「不讓問。因為在這之前,我跟他姐姐說,不管誰去看,希望能知道高智晟刑期結束是哪一天。因為我們都不知道,律師也沒法介入。這次他弟弟去,說根本不能問,他在裡面的生活狀態都不能問。看到他嘴爆皮很乾,他弟弟說‘你應該多喝點水’,高智晟說‘可能是這邊氣候乾燥的問題’」。

*耿和:不允許高智晟看電視,獄警說「他還不夠這個級別」*

耿和:「他弟弟說‘你在這兒能看個報紙、看個電視啥的?’剛說到這兒,高智晟還沒來得及說話,獄警就出來阻止說‘他不能看,看電視他還不夠這個級別,我們這兒有圖書館’。讓不讓看報紙也沒說。我分析這句話,為什麼不能讓他看電視?‘不夠這級別’是什麼‘級別’?」

主持人:「他們看高律師狀況怎麼樣?比如身體情況、精神言談啊……」
耿和:「看他也是自己走出來的,看上去走路沒有問題,精神也行。」

主持人:「能談的是什麼問題?溝通交流的有什麼話題?」
耿和:「就是問問家人好不好,就成象徵性、禮節性的一個見面了。甚至都沒有給我們帶個話,什麼都沒有,唯一就是說讓我帶好孩子,他的事情不要讓我太費心。除了這個,就再也沒有得到任何話。我跟我家丫頭(女兒格格)就覺得心裏挺涼的,什麽都沒有得到。我一想也不能怪他。這樣的見面一點實質性意義都沒有,家人這麽千里迢迢辛辛苦苦看他,什麼也沒有得到。」

主持人:「家人有沒有問下一次什麼時候能看?」
耿和:「得不到(答覆)。他大哥說如果下次看,再跟榆林市公安局溝通吧。沒有給我們任何聯繫渠道。」

主持人:「這次一共見了多長時間?」
耿和:「30多分鐘吧,規定是30分鐘。」

主持人:「高律師的四弟能接受採訪嗎?」
耿和:「不行。

*耿和:給高智晟寄了些信和賀年卡,連是否收到都不能問,探視只證明他是活著*

主持人:「這次探視與上次探視相距將近10個月……」
耿和:「(大哥)一再找,一個月一找,找到去年10月份以後,說你再不讓我探視,我要到北京去,家裡還收到高智晟一封信,阻止家人到北京。那時候到了‘十八大’之前。」

主持人:「‘十八大’前收到高律師信主要內容是什麼?」
耿和:「主要內容是不讓家裡人去看他。」

主持人:「這次問沒問那是不是高律師本人的意思?」
耿和:「高智晟的一切都不讓問。我一直都寫些信、賀年卡什麼的,我讓家人問問高智晟收到沒有,也不讓問。
見面之後,我們家丫頭說‘哎呦,這麽辛苦地去見面,一句溫暖的話都沒給我們帶’。
我覺得,不見,我的心也就死了,就往前熬時間吧;現在家人見了,我就翻來覆去地問家人,總想從裡面得到一些更細的情況,什麽也得不到。就是那種冰冰的寒冷的感覺,離我很遙遠的那種……只是證明他是活著呢。」

*耿和:只能留600元,不能送東西。我仍然寫信,萬一他能偶爾收到一次呢?*

主持人:「這次能給高律師留點錢嗎?」
耿和:「留了。他們說‘按規定看一次能留600塊錢’。他弟弟就說‘那我們來了兩個人,能不能留下1,200?’獄方說‘不行,只能留600’,就留了600。」

主持人:「別人按規定每個月都可以看一次,高律師將近10個月了才可以看一次……」
耿和:「對呀,就是啊,我說‘咱們看一次那麼不容易’。他四弟說,獄方說‘來一次只能留一次(規定)的錢’。」

主持人:「像衣服啊,日用品,這些家人……」
耿和:「都不能留。最後我問(他四弟)‘他(高智晟)是什麽樣的頭型?’他說‘是剃的光頭’我心裏挺難受。他弟弟說‘穿的是黃棉衣、黃棉褲’。我就說‘我們能給他帶點什麼?’,說‘都不用,這些都不能帶’。

我現在這兩天就給他寫寫信,我就想‘萬一,他能偶爾收到一次呢?’」

*高智晟和高案簡況*

今年49歲的高智晟律師參與過陝北油田案、法輪功等案辯護。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曾經三次發出致中國最高領導人的公開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修煉者。2005年11月,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師事務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業。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被警方綁架,同年12月22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三年、緩刑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回到家中。

2007年9月高智晟再遭抓捕,獲釋後傳出他的文章《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自述受到包括用牙籤插入生殖器在內的酷刑。

高智晟律師獲美國出庭律師委員會的「勇氣呼籲獎」等人權獎。

2009年2月4日凌晨,高智晟當著親人的面,被警方從陝北老家綁架後失蹤。2010年3月底、4月初,曾有十多天露面可以與外界通話,後來又被失蹤。

2009年初,高智晟的妻子兒女逃離中國,後來被以難民身份安置到美國。

高智晟律師在五年緩刑將滿、當時已被失蹤21個月時,於去年年底被送到新疆沙雅監獄服原判的三年實刑。

2012年3月24日,他的家人在高智晟律師被失蹤21個月,又被關押3個月,整整兩年後第一次見到高智晟。以後家人無法與監獄直接聯繫,直到今年1月上旬一直得不到再次探視的准許。

(以上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訪談節目由張敏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採訪編輯、主持製作。)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