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雷政富」 又一艷照門引發官場地震


20平米的小房間裡,雙人床頭兩個黛青色的靠墊,正對著一台電腦桌。從這個位於12層的窗戶往外眺望,商丘市大部分街景盡收眼底。

這裡曾是一個正處級官員與情婦縱情歡欲的地方,也是他墜入色域深淵萬劫不復的地方。

1月21日,這裡成為艷照的背景出現在媒體上,商丘市原信訪局局長張民強和36歲女子羅麗(化名)在這個小房間內的感情糾葛,被迫在全國公開「上演」。

網路曝光

1月21日,一條標題為《河南商丘「張政富」賽過重慶雷政富》的新聞出現在中國記者調查網上,稱商丘市原信訪局局長張民強利用職權,騙財騙色,並貼出了多張艷照。在反腐的風口浪尖,新聞迅速在網路間掀起軒然大波。

當天下午,張民強接到了朋友電話,說他的「裸照」已在網上傳得沸沸揚揚。很少上網的他衝到電腦前,輸入了自己的名字。

密密麻麻跳出來的,是他全裸著身子的照片,各個角度。張民強一家人的電話都被爆,家人趕往張民強家中時,他已癱坐在地。

幾天後,張民強涉嫌職務犯罪,被移送商丘市檢察機關並被刑事拘留。

警方同時也在找羅麗,「不僅因為她是艷照事件的舉報人。張民強也報案稱她詐騙,警方已立案偵查。」知情人透露。

此時的羅麗流浪在異地他鄉,換了六七個手機號碼,每天換一個賓館,「怕被跟蹤定位」。

感情糾葛

1月22日晚,36歲的羅麗坐在昏暗的燈光下,面容憔悴,深陷的雙眼周圍密佈皺紋。「看我不像才30多歲吧?」羅麗說,這幾年她已被折磨得心力憔悴。

「回頭看看,我這輩子真是命運乖舛。」羅麗稱自己是孤兒,被人收養。後養父母有了自己的孩子,對她漸疏遠。讀完中專後,她獨自到社會上打拼,從此與家人斷絕往來。後她託人找關係進入商丘市睢陽區交通局成為一名小職員,2005年兒子出生後她與前夫離婚。

羅麗回憶了兩人在2006年第一次見面的場景,當時她正因單位辭退她的問題在上訪。她拿著材料進入張民強的大辦公室,看見30平面米的大房間裡放著一張紅木大桌和真皮黑沙發。他坐在老闆椅裡,托著下巴耐心聽完她的敘述,接過材料後送她離開。

她稱此後兩人再未見面。直到2009年的一次偶遇。羅麗在小區樓下帶孩子玩耍時,聽到側面有人喊她的名字。

「他居然還記得我,我們就寒暄了幾句,他問起我的近況,我把單位的事情和他說了,他表示這事可以幫忙,將我調到更好的單位。」羅麗說,張當時向她索要10萬元「調動工作款」。

這個剛滿30歲的女子已在商丘過得風生水起,她稱自己在倒賣房子,還開了幾家連鎖美容院,擁有自己的服裝店、西餐廳,「還有部分錢放在外面吃利息」。

幾天後她就湊夠10萬元,在市政府旁的至尊咖啡廳約張見面。一個燈光昏暗的小單間內,她將10沓錢放在桌上,一萬元一梱。

「張說包在他身上,他一定會幫我將工作調走,其中3萬元要送給房管局的領導。」羅麗拿出事後張給她發的簡訊:「我一定把你的工作安排到大市吃財政的單位」,還有一張張民強寫的欠條,證明欠羅麗現金7萬元。

羅麗稱,幾天後,張民強表示要去亳州辦點私事,讓她開車送他。

兩人在亳州的一個小賓館落腳。出去辦事的張很快回來,說他朋友不在,他們先吃晚飯。張將飯菜端回了賓館房間,4個菜一瓶白酒。

羅麗記得,賓館白色的瓷杯倒了兩大杯白酒,張讓她喝。羅麗說她從不喝酒。「他表情嚴肅地說,如果不喝就不給我辦事。」羅麗喝了一大口,臉皺成一團。

羅麗回憶到此,記憶開始模煳,她稱自己漸漸失去意識……

「當時我想殺了他。」羅麗說,她手緊扭著被單,惱怒讓她滿臉赤紅。

張民強也醒過來,他說:「別激動,有事好好說。」

羅麗記得當時一直罵:「這麼大年齡了,怎麼還能幹這種事?」

張民強說喜歡她,才接近她。她只是罵:「我就和你女兒一樣大。」

羅麗說,儘管她惱,但她只能妥協,「商丘是個小地方,權力就是一切」。

事情並未到此結束。羅麗說,回去後,張還不停給她發簡訊,說喜歡她,不能沒有她。

「噁心。」羅麗形容當時的心情,只用了這兩個字。羅麗說她一直躲避,張步步緊逼。他派人跟蹤她,叫人打電話對她進行辱罵,破壞她的生意,「被逼得無法生活下去,我只能一次次妥協」。

羅麗的手機上,保留著張民強給她發的簡訊,他稱她為「小嬌嬌」,並多次信誓旦旦表示會一直愛她。

官場打拼多年,深諳內幕的官員方青(化名)透露,在艷照事件曝光之前,很多人就已知道「羅麗和張民強的不正當關係」。

剛開始,大家的態度都是「觀賞嬉笑」,無人責怪。「有幾個官員在男女之事上干乾淨淨?大家早就見怪不怪」。

「這種被人觀賞的畸劇,大部分時候始於慾望,落幕於互取所需的交易終止。但如果遇見更大的貪慾,兩人就會像陷入泥潭,慘烈收場。」方青說。

關係決裂

如果說,周張的關係開始於一場權錢交易,那麼兩人關係的終結,也緣於對錢權的更大貪慾。

羅麗稱,張民強曾表示要「孝敬」給房管局領導的3萬元,給了睢陽區房管局候姓局長。此後,一紙調令,羅麗的工作從交通局調走,暫時挂靠在商丘市睢陽區房管局,但沒有調到張民強承諾的「大市吃財政的單位」。

羅麗稱,張民強曾向她3次借錢:一次7萬,打下了欠條;一次10萬,無收據卻有存款記錄;一次15萬,張民強簽下協議書,表示將用這筆錢打通關係給羅麗購買「成本房」。

羅麗曾多次向張民強追問工作和還錢問題,「他都抵賴拖延」。

兩人關係崩裂在去年7月10日,她再次前往鄭州向張追問工作和錢的問題。

當天晚上,她給張民強打電話,信號不好,張忘記挂斷電話,羅麗錄下了一段張民強與一名男子的對話,羅麗稱該名男子是張民強的兒子。

「她兒子放暑假了沒有?」

「放了。」張民強回答。

「知道她住哪沒有?」

「知道。」

「找到她家,我不相信弄不死她。」

羅麗在電話裡聽得毛骨悚然,「這是要斬草除根?」她當即決定向紀委告發,並找到了紀委的接訪辦公室主任吳俊琪。

讓人奇怪的是,吳俊琪在聽到了羅麗的控訴後,沒有立案調查,反而成為了中間協調人。在吳俊琪的調解下,兩人簽訂了一份讓人匪夷所思的保證書:

張民強保證退回糾紛牽涉金額,並答應在2013年元月1日前辦好進入單位的所有手續,如不能安排,將加倍退還調動工作款14萬元。

這份協議被網友稱之為「史上最荒唐協議」,且不論紀委在此間的穿針引線是否為濫用職權,把「調動工作款」這種賄賂金額直接寫入一個官方參與的協議中,也讓人覺得太過於「明目張膽」。

2012年年底,年滿60歲的張民強即將退休,結束仕途。遲遲未兌現的協議,讓羅麗懷疑張是計畫將事情拖至他退休的緩兵之計。

羅麗近一步緊逼,她前往派出所報案,稱張民強對她實施強姦,就在立案的去年11月5日晚10點,她遭到了張家的報復。

張民強的妹妹、弟媳、女婿三人前往羅麗的家門口,對她進行辱罵。「當時兒子已睡下,他被辱罵聲驚醒,從床上翻下來,站在客廳的沙發旁發呆」。

連續3天又有十幾個身份不明的人出現在她的門口,不停地砸門。期間,兒子和羅麗處在一種讓人窒息的沉默中,「他神情呆滯,聽著世上最下流的話在辱罵他的母親」。

羅麗家門口裝有監控器,整個過程被清晰拍攝下來。後三人被公安機關行政拘留5天,其行為已構成「侮辱」。

第4天,羅麗決定逃離商丘,「不走就要被弄死了」。下樓後,她才發現自己的車已被砸爛。

她將兒子送到千里之外的城市,請保姆照看。她去多個部門舉報,貼著艷照的舉報材料均石沉大海。她最終選擇了媒體,1月21日,網路上關於張民強的艷照已鋪天蓋地。

餘震不斷

儘管彼時的張民強已退休,但張家的權力枝蔓已鬱鬱蔥蔥。張民強的兒子在河南省政府辦公室擔任公務員,兒媳在河南省政府信訪部門擔任科長,弟弟在商丘市公安部門就職。

而參與辱罵羅麗的3個張家人中,有兩人是公務員:弟媳是當地政法委的一名職員,女婿是商丘市機關事務管理局的科長。

張家人風聲鶴唳,他們已得知,調查組開始追查他們的房產。

羅麗舉報中,有包括張民強的6處房產和多宗地皮。

「張民強只有一套自建房,其他都是我們這些親屬自己購買的,是分期付款。」家人稱。

知情人證實,張民強的確在海南投資過一套房產,「是首付8萬元買下的」。而張家在當地均價5千元一平米的高檔小區有數套房產,「只是這些房產都不放在張民強的名下,在他親屬名下」。

而其他多處資產,相關單位均否認有張的參與。

「透過羅麗事件,仍可以看到當地的權力偏離了應有航向,向著錢和色轉向了。」方青稱,羅麗文化程度較低,她能進入睢陽區交通局,是因為「她和交通局一位副局長處上,將她調了過來,後因此事副局長從商丘市消失,再未出現」。

此說法得到商丘市多名政府官員證實。

睢陽區交通局一位陳姓局長只承認羅麗曾是他們農管所(專管鄉村公路的部門)的一位職員,2006年左右她就沒再上班,此後調走,「她如何調入我們單位,時間太過久遠,記不清了」。

「張民強的倒下,在商丘市也引發不小震動。」方青說,調查中牽扯出一些人,吳俊琪就是其中一個。

1月24日,紀委接訪辦公室中,關於吳俊琪的介紹、錦旗均被撤下,他的辦公室大門緊鎖,問起他時,工作人員神色緊張,說吳俊琪身體不適,最近沒來上班。

多名知情者證實,吳俊琪已免職。

訪民仵麗梅稱,吳俊琪長期充當中間人,將本應該進入司法程序或需要調查追責的案件,「終結在他的私了和職權中」。仵麗梅稱,吳俊琪曾口頭責令她的單位將她開除,並將她扣留在賓館一天。

而另一個被指接受過3萬元賄賂的房管局候姓局長,已多日未到崗上班,手機關機,工作人員也稱他不知去向。他辦公室內的被褥已被捲起,堆放一角。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