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通脹會否成為世界之最?

2013-02-01 21:08 作者: 許一力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據中國媒體報導,截止去年年末,全球M2餘額已經高達366萬億元,而其中,有近三成是在過去的五年間新增的。

在過去五年中,中國的新增貨幣數量更是包攬了同期全球增發貨幣數的一半,在2011年的貢獻率更是達到52%。這樣的增長規模和態勢在世界各國經濟發展史上都是少有的。

全球各個主權國家,在惡性寬鬆競賽的大環境下,貨幣超發速度正在越來越快,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呢?我們說過一場世界級的通脹漩渦正在形成。

而今天筆者要說的另外一句話更有意思——中國成為了全世界最大的印鈔機。就在中國譴責日本的不限量寬鬆政策的同時,自己卻在去年的新增貨幣量卻佔到了全球該數字的一半。

中國會馬上陷入自身貨幣超發引起的通脹麼?如果再加上國外超發引起的輸入型通脹,中國通脹會不會成為世界之最呢?

中國的貨幣超發本身並不馬上意味著經濟的失調和通脹的產生。我們為什麼貨幣量M2遠遠超過美國呢?那是因為和美國相比,中國M2餘額的過高本身是存在一定的合理性的。

在美國,銀行體系的總資產僅大約12萬億美元,而股票與債券市場的市值超過了60萬億美元,即在美國經濟中直接融資比例超過了80%。

而與之相反,在中國,銀行系統總資產超過80萬億元,而股市債市規模則僅僅為20萬億元。資本市場的欠發達使得大量的資金無處消化,進而導致了M2的激增。

然而這不能當成全部的理由,不能說中國的貨幣超發就沒任何問題了。這僅僅是中國貨幣餘額激增的一個側面,中國的貨幣超發量過高,與中國長期以來的不完善經濟發展模式有非常直接的關係。

中國長期以來存在著經濟增長的投資依賴,這種增長模式造成的影響是多方面的。首先最為明顯的就是投資回報率的不斷下滑——中國每投資1元錢只能撬動0.5元的GDP,而在美國,投資1美元得到的GDP增長則高達1.5美元。

投資偏好帶動下的產能偏好,進而導致國內消費水平的常年低下。這種消費水平的低下,很大程度上從側面印證了超發貨幣的流向問題,這也是中國與西方國家差別較大的區域之一。

最重要的是,中國的貨幣超發並不馬上意味著經濟隱患。然而這樣的觀點背後,有著一個更為明確的前提,就是被創造的流動性必須返還於消費者之手以刺激消費。只是在這一點上,國內卻並非這樣。

再來看另一個重要公式——(M2/GDP)÷人均GDP*1000。如果說M2/GDP意味著一國貨幣超發的規模,那麼上述公式則進一步將人均收入的因數引入其中。這個公式很重要,該公式得出的數值越大,意味著該國貨幣超發量與人均收入的匹配度越低。

然而在這個公式的計算下,中國此項數值高達42.25,位居全世界第二,僅次於印度。而前期衡量貨幣超發狀態的M2/GDP排名中,位居前列的歐洲各國,則因為優勢巨大的人均GDP排到了後面。

這個計算的結果很有啟發性——中國大量的超發貨幣並沒有回流到公眾手中,而僅僅是將貨幣超發作為了吸血民間財富的手段。然而這樣的發展方式卻是不可持續的。

事實上,正是在中國投資依賴又不能藏富於民的發展邏輯中,經濟正走上一條惡性循環的歧途——投資收益的鈍化,導致了政府只能進一步的擴大投資規模。

而國內消費則進一步萎縮,只能走東亞其他國家和地區的老路——依賴出口消化剩餘產能。這又造成了對於寬鬆政策的依賴——中國必須以超發貨幣來保持人民幣匯率的穩定,在全球性寬鬆的大環境下,這個需求則更加急迫。

於是,中國自身的發展模式,使得貨幣超發成了一場揚湯止沸的鬧劇。政府的貨幣政策變得非常被動。當然,中國的貨幣超發也有政府的主動因素,中國政府無節度使用貨幣發行這種至高無上的權力,與國外不一樣的是,貨幣發行的權力牢牢掌握在政府手中,不像國外有國會的牽制。

中國可以停下大量印鈔的腳步嗎?答案恐怕是非常模糊的。長年以來,中國瘸腿的增長模式,使得大量的非必要產能在國內淤積。

一旦告別了投資拉動的巨量採購和競爭性貶值刺激下的出口保障,緊靠國內可憐的內需,根本無法消化龐大而嚴重傾斜於生產資料而非消費品的產能。中國一旦停止印鈔,很快就會從通脹跌入通縮的陷阱中。這是非常可怕的。

從這個角度上講,中國巨量的新增貨幣,與美國、歐洲乃至於日本量化寬鬆主動尋求的流動性是有著本質的區別的——中國已經在寬鬆的陷阱中無法自拔,貨幣超發成了作繭自縛的一場殘酷的遊戲。

這樣的惡性循環背後,意味著中國的經濟是有很大的隱患的——通脹預期的不斷加劇、蔬菜價格的劇烈波動、房地產市場的難以調控以及泡沫經濟之下中國難以掩飾的債務危機,這些都是印鈔機轟鳴帶來的不良後果。

而人均收入低下導致的消費不足,又使得構建在貨幣超發之上的泡沫經濟對於金融危機的抵禦和消化能力非常之弱。從這個角度來說,不僅可以為近十年來,中國所有經濟學問題找到答案,甚至可以從貨幣超發的怪圈中,看到中國經濟並不甚光明的未來。

中國需要擺脫印鈔機的怪圈,而這也是必須的。試圖退出惡性循環則必須完全摒棄當下經濟建設中的過度投資等問題。然而做到這點又談何容易?

中國必須建立以消費為經濟增長主導的良性循環體系,想要達到這一步,首先是人均收入的提高。而中國的產業格局也將因為投資需求的下調而緩慢的向新的消費領域傾斜。

在此過程中,必然經歷的是對於投資依賴時期,過剩行業的產能淘汰。而其中,有必然導致就業格局的嚴重變化。

無論從什麼角度來說,中國擺脫印鈔機地位的道路都將充滿艱辛。究竟是勇敢的邁出一步,還是維持在現有的火坑中掙扎,這需要看政府的決心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