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事件這出大戲

2013-02-07 05:26 作者: 戴開元

手機版 简体 2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2年2月,一場精彩的大戲在中國緩緩拉開帷幕,謀殺、叛逃、貪腐、情色,好萊塢大片諸元素應有盡有,情節撲朔迷離,懸念層出不窮,高潮滾滾而來,令人嘆為觀止。這就是震驚中外的薄熙來事件,或薄熙來-王立軍-谷開來事件。

現在,這出大戲已接近尾聲,兩位主角——谷開來和王立軍已鋃鐺入獄,第三位主角薄熙來也即將走上法庭的被告席。事件真相基本上水落石出。那麼,這場大戲為我們提供了關於當代中國政治的什麼信息?

事件回放

大戲是2月2日開始上演的。當天上午,重慶市政府突然宣布撤銷王立軍的市公安局長職務。

2月6日下午,王立軍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尋求政治避難。重慶市長黃奇帆帶人赴成都,企圖抓回王。中方武警、警察和軍隊把總領館圍了個水泄不通。

7日晚,王離開總領館,隨同國家安全部副部長邱進,坐飛機去北京。

8日,重慶市政府宣布王立軍「身體不適」,正在接受「休假式治療」。

2月中旬,海外媒體開始陸續報導有關谷開來毒殺英國商人海伍德(Neil Heywood),薄熙來、王立軍翻臉,薄勾結高官、圖謀上位,薄家在英國購置豪宅,薄瓜瓜就讀英國貴族學校,薄家與海伍德、法國建築師德維萊爾(Patrick Devillers)之間的密切關係等新聞。

3月9日,在北京參加「兩會」的重慶市代表團舉行記者會,薄熙來承認對王立軍「用人失察」,聲稱「打黑沒有刑訊逼供」,要繼續「唱紅打黑」,還說谷開來為他作出巨大犧牲,他「十分感動」和「歉疚」,並吟出文革期間流行的詩句:「敢同惡鬼爭高下,不向霸王讓半分。」

3月14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寳在兩會閉幕記者會上說,「文革的錯誤和封建的影響,並沒有完全清除」,「文化大革命這樣的歷史悲劇還有可能重新發生」,「重慶市委和市政府必須反思,並認真從王立軍事件中吸取教訓」。

3月15日,中共中央決定撤銷薄熙來重慶市委書記職務。

4月10日,中共中央決定撤銷薄熙來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職務,由中紀委立案審查。谷開來涉嫌謀殺海伍德,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日本媒體報導,日本國會新聞社編輯次長宇田川敬介4月26日在北京見到被軟禁的薄熙來,薄說後悔沒有跟谷開來離婚,還用英語說要「捲土重來」(I shall return).8月20日,合肥市中級法院以故意殺人案,判處谷開來死刑緩期執行。

9月24日上午,成都市中級法院以徇私枉法、叛逃、濫用職權、受賄罪,判處王立軍15年徒刑。

9月28日,新華社報導,中共中央政治局調查發現,薄熙來「嚴重違反黨的紀律,在王立軍事件和薄谷開來故意殺人案件中濫用職權,犯有嚴重錯誤、負有重大責任;利用職權為他人謀利,直接和通過家人收受他人巨額賄賂;利用職權、薄谷開來利用薄熙來的職務影響為他人謀利,其家人收受他人巨額財物;與多名女性發生或保持不正當性關係」,決定開除薄熙來黨籍、公職,對其涉嫌犯罪問題及犯罪問題線索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驚天大醜聞

海外媒體尤其是英文媒體報導薄熙來事件,往往稱之為中國或中共數十年來的最大醜聞(biggest scandal in decades)。

何謂「大」?是不是因為薄熙來、王立軍、谷開來貪腐金額巨大?其實,在該事件發生之前、之中和之後,中國官方公布的高官員貪腐案,不少案子所涉的金額超過了薄、王、谷。

那麼,是不是因為此案涉及中國權力最大的25名政治局委員之一?1989年以後,因貪腐和派系鬥爭而被整肅的陳希同、陳良宇也是政治局委員,而且兩人分別擔任北京市委書記和上海市委書記,這兩個中央直轄市在中國的政治經濟地位高於重慶,但當時國外媒體並未稱之為最大醜聞。

這個「大」究竟來自何處?大略有三個原因。一,此案涉及命案,而且是外國人的命案。二,此案涉及副省級公安局長叛逃外國領館。如果紐約市長彭博(Michael Bloomberg)的妻子謀殺外國人,市長彭博為此與市警察局長凱利(Raymond W.Kelly)翻臉,凱利被逼跑到中國總領事館申請政治庇護,這會是一條什麼樣的新聞?第三,此案主角薄熙來是呼聲最高的下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人選。第四,薄熙來在重慶另搞一套,對胡溫中央的路線構成挑戰。

何謂「醜」?高官家屬殺人,高官徇私枉法、貪腐,因內訌而叛逃,與「多位女性發生並保持不正常關係」,還不算「醜」嗎?

那麼,誰出了醜呢?薄、王、谷及其家人當然出了醜,但那是他們自己的事,與他人沒多大關係。問題的嚴重性在於,此案使中國及其執政黨出了大醜,使中國和中共的國際形象一落千丈。難怪中共中央表示,薄熙來「極大損害了黨和國家聲譽,在國內外產生了非常惡劣的影響」。

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尤其是近十多年來,經濟突飛猛進,GDP每年保持兩位數高速增長,中國成為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美國、歐洲發生金融危機和經濟大衰退,中國經濟並未受到嚴重影響。傲人的太空科技成就,北京奧運的亮麗場景,汶川地震救災的不俗表現,這些都大大提高了中國的國際地位和影響,顯著改善了中國的國際形象,極大地增強了中國對海外華人的吸引力。

然而,薄熙來事件猶如一把利刀,撕裂了一位濃妝艷抹美女的光鮮艷麗外衣,暴露其身上的膿瘡和贅肉,中國政治的黑暗,中國專政機構的殘酷,悉數暴露在全世界面前。稍有頭腦的人不禁會問,中國還有多少個薄熙來、王立軍這樣的高官?中央直轄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都沒有人身安全感,要尋求美國領事館的保護,中國的升斗小民如何活命?

權力的囂張

谷開來,因為與英國人海伍德發生經濟矛盾,在王立軍協助下,親自毒殺之。王立軍把這起故意殺人案,掩飾成酗酒引起心臟病發作死亡案,但暗中保留關鍵作案證據,企圖以此向薄熙來換取更大仕途利益,被谷發覺,兩人矛盾激化。王報告薄,薄保妻棄王,導致王逃奔美領館。

此案充分暴露了在中國政治體制下,官員的權力囂張到了何等地步!

未擔任任何黨政職務的谷開來,僅僅因為丈夫是政治局委員和重慶市委書記,就膽敢因為私人金錢糾紛,親自殺人,而且殺外國人。為何選擇在重慶殺人?因為這是她丈夫的地盤,因為當地公安局長是自己的心腹,可以把殺人案掩飾成自然死亡案。

谷察覺王別有企圖之後,可以查抄王的辦公室,非法審查王的下屬,並命令市紀委審查王。薄熙來知道此事後,利用職權把王撤職,非法審查王的下屬,並準備進一步查辦王。

中共執政後,政治局委員以上高官的家屬涉及刑事案的,大概只有兩起。一是陸定一的妻子嚴慰冰寫匿名信,攻擊林彪妻子葉群的私生活,但據說嚴有精神病,而且寫匿名信說不上是嚴重刑事案。二是林立果策劃暗殺老毛,但那是因為林立果發現老毛要搞掉林彪,所以在某種意義上,這是一種政治自衛,何況沒有成功。這兩起案子在性質上,與谷開來毒殺海伍德案,完全不能相提並論。

中共自改革開放以來,一直在恢復和建設法制,谷開來是北大「高材生」和「知名優秀律師」,薄熙來也有社科院研究生院碩士學位,不能說兩人不懂法,至於重慶市公安局長、聞名全國的「警界明星」和「打黑英雄」王立軍,就更不必說了。這些人為了私利,勾結起來,恣意妄為,視黨紀國法若無物,視人命如草芥,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使重慶成為一個「水潑不進、針插不進的獨立王國」。

薄、王在重慶搞的「唱紅」,實際上是利用國家資源,為自己歌功頌德,樹碑立傳。據中國的媒體和律師揭露,「打黑」,就是像文革那樣,無視法律程序,公檢法三家辦案,設立三百多個專案組和24個打黑基地,採用「老虎凳」、「鴨兒浮水」、「蘇秦背劍」等一系列駭人聽聞的嚴刑逼供,把不屬自己小圈子、不聽話自己的民營企業家和民營企業打成黑社會,掠奪其億萬資產。薄王把持下的重慶公檢法,要多黑就有多黑,製造的新冤假錯案遠遠超過被打掉的黑社會。他們還追究那些為「涉黑」被告辯護的律師,和不按自己調子報導的記者和媒體,並頗有創意地稱之為「雙起」。

阿克頓勛爵說過:權力導致腐敗,絕對權力導致絕對腐敗,誠哉斯言!

薄粉的反彈

陳希同、陳良宇倒臺,海內外幾乎鴉雀無聲,毫無反響。薄-王-谷事件爆發,海內外支持薄熙來的薄粉們,以網際網路為主戰場,為薄熙來的政治命運,與執政黨及其媒體展開了一場殊死的搏鬥。這是薄-王-谷大戲的另一看點。

這支挺薄大軍,不僅有國內的孔慶東、韓德強、張宏良、鞏獻田、司馬南,海外的李民騏、黎陽、聞迪等眾所周知的毛左派,還出現北京高校教師王錚、最高檢察院法醫王雪梅等「巾幗新秀」,甚至還有海外民運界個別知名人物。

2月初,重慶市政府撤銷王立軍公安局長職務。薄粉們解釋說,這是高層為了提拔王,讓他去熟悉其他領域工作。數天後,王進入美領館,交給美方大量有關谷開來殺人、薄熙來違紀犯法的資料,並尋求政治庇護。薄粉們說,王是去跟美方磋商公事,甚至言之鑿鑿地說,是商談處理藏獨問題的事務。

3月14日,溫家寳嚴詞批評重慶市委,次日,中央宣布撤銷薄的市委書記職務。4月10日,中央宣布谷開來涉嫌殺死海伍德,送交司法機關處理,薄熙來嚴重違紀,停職接受審查。薄粉們猶如被當頭敲了一棒,一下子傻眼了,但隨即一波接一波地進行抗爭。

他們「拿起筆做刀槍」,在網路上發表文章,一次又一次給執政黨中央和全國人大上書,徵集簽名,發表公開信,為薄熙來評功擺好,鳴冤叫屈。國內的「烏有之鄉」等挺薄網站被當局關閉後,他們轉移陣地,在海外成立「紅色中國網」,繼續挺薄「大業」。

他們讚揚薄是「真正忠於黨」、「一心一意為人民服務」、「深受重慶三千萬人民擁戴的高級幹部」,是「真正共產黨員的象徵」、「老百姓信得過和可以依托的人」,是「中國強盛和中華復興的最大希望」,號召民眾為薄熙來「送萬民傘」。

他們稱不苟言笑的胡錦濤是「無面男」、「面癱」,呼溫家寳為「瘟神」,聲稱胡溫被西方共濟會、CIA收買,是「裡通外國的漢奸」、「賣國賊」、「法輪功的臥底」,是趙高、秦檜之類的「奸臣」,以莫須有罪名,設計陷害共產黨的「忠臣」薄熙來。

他們指控執政黨中央審查薄熙來「違反黨章、憲法和法律」,3月15日決定是「315反革命政變」,政治局九常委「涉嫌顛覆國家政權」;他們指責合肥法院審理谷開來案違反法律程序,以「替身」頂替真人出庭,導演了一場審判「鬧劇」,甚至「人肉搜索」出替身的「真名實姓」。

他們號召工人罷工,商人罷市,民眾上街,甚至軍人政變,組建「真正的共產黨」,推翻胡溫「反革命政權」。

薄粉們不僅在網路上大造輿論,還有實際行動。從4月開始,他們聚集在北京中山公園等地,高唱紅歌,大跳紅舞,嚴詞抨擊時政。9月釣魚島事件發生後,他們混在遊行隊伍中,高舉毛澤東畫像,高呼「釣魚島是中國的,薄熙來是人民的」。

過去一直在網路上為執政黨唱頌歌的「五毛黨」,搖身一變,成為對抗執政黨的得力干將,不由得使人產生時空倒錯之感,發出今夕何夕之嘆。

薄熙來與毛左派

薄粉的核心力量是毛左派。

自鄧小平搞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取得傲人成就,但並未徹底清算毛澤東的極左路線,沒有徹底清理導致文革發生的制度根源,政治體制基本原封不動,社會貧富分化越來越大,官員貪腐之風愈演愈烈,民眾上學難,就醫難,就業難。嚴重的社會不公,使相當大一部分民眾懷念「端鐵飯碗」「吃大鍋飯」,官員腐敗相對稀少,貧富差距相對較小的毛澤東時代。他們對執政黨日益不滿,構成毛左派隊伍產生和發展的社會基礎。1989年天安門事件以後,執政黨利用毛左派打擊黨內外的民主派,使黨內外的擁毛勢力日益坐大。

薄熙來在重慶搞唱紅打黑,提出「共同富裕」口號,成為毛左派復辟毛澤東極左路線的最大希望。薄案發生前,以烏有之鄉為代表的毛左派,撰文編書,召開座談會,不遺餘力地為薄熙來吹號抬轎,大造輿論。他們把薄主政下的重慶視為「解放區」,全國其他地方則是「資本主義復辟」的「白區」,一心希望薄「入常」甚至登上大位之後,「解放全中國」。

然而,薄熙來事件的猝然爆發,猶如平地一聲驚雷,使他們的黃粱美夢化為烏有。薄熙來的垮臺,令他們如喪考妣。他們怎麼會不義憤填膺,怎麼會不作拚死一搏!

應該說,對於薄案的調查和審理,薄粉和毛左派完全有權通過各種方式,公開地質疑和表示異議。實際上,他們提出的許多質疑,也不是毫無理由的。例如,薄粉們提出,當局審理谷開來涉嫌殺人案時,違反中國訴訟法程序,不允許被告家屬自己選擇律師,限制旁聽者旁聽。例如,薄粉們指控當局違反黨章規定,不允許薄為自己辯護,就將薄熙來撤職並開除黨籍。又例如,王雪梅對谷開來案的罪證提出的某些質疑,等等。

但薄粉和毛左派的思維至少存在三個誤區。一,把刑事案政治化。二,認為某個政客只要「政績好」,即使觸犯法律也可原諒。三,對客觀事實視若不見,只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東西。

薄熙來與太子黨

在執政黨維穩機器的強力鎮壓下,薄粉們的反彈沒有取得任何實效,絲毫未能改變薄、王、谷的命運。但這種反彈的力度、規模和持久,說明薄熙來事件並不僅僅是一起高官貪腐、徇私枉法、甚至殺人的刑事案,而與中國社會存在的尖銳矛盾和執政黨內的政治鬥爭有密切的關聯。

站在薄粉和毛左派身後的,是執政黨內擁護毛澤東的勢力,尤其是某些「太子黨」人物。

以薄熙來為代表的一些太子黨,以「根正苗紅」的「天璜貴冑」自居,認為中國9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是自己父母「拋頭顱灑熱血」打下來的江山,自己掌權理所當然。在他們眼中,胡錦濤、溫家寳、王立軍之類平民家庭出身的官員,只不過是暫時為他們管理家產的「家奴」而已。

這些「太子黨」,文革初期響應相應毛澤東號召,成立紅衛兵,殘酷批鬥、迫害學校「走資派」、教師、家庭出身不好的學生和社會上的「黑五類」。後來,他們通過參軍、下鄉、「工農兵上大學」等方式,成為黨、政、軍、外交等要害部門的高官,或國有大型集團的高管。

正如榮劍等中國學者指出,薄熙來等太子黨,雖然看到了中國社會存在的一些真問題,卻主張用錯誤的手段來解決。從毛澤東的「樹立對立面」、「階級鬥爭一抓就靈」,文革期間的「路線鬥爭」,到1980年代初的「嚴打」,薄熙來的「打黑」;從毛澤東的「輿論一律」、文革時期的「紅海洋」、「三忠於」、「大樹特樹」,到改革開放時期的「宣揚主旋律」,薄熙來的「唱紅」,我們可以看到一條清晰的傳承脈絡。

對內,他們主張壯大國有企業,抑制民營企業,抵制外國公司尤其是西方大公司。他們看到民眾對官員貪腐、貧富分化、黑社會猖獗的不滿,主張嚴打貪官和黑社會,劫富濟貧,以挽回民心,重塑中共執政的合法性。但他們無視法律程序,只打不屬於自己陣營的貪官,只整不忠於他們的下屬和不「聽話」的民營企業家,並拿出掠奪來的一點錢,收買普通民眾。

對外,他們主張與美國等西方國家相對抗,在領土爭議問題上持強硬立場,以武力統一臺灣,個別軍內太子黨人物甚至公開揚言,為了領土問題,不惜讓中國「西安以東」的最發達地區變成焦土,也要跟「美帝」打一場全球核大戰。正如北京大學教授錢理群所指出,實際上他們主張的是一條軍國主義道路。

執政黨要反思

薄熙來事件這出大戲,將隨著薄熙來受審判刑而暫告結束,但它所展現的中國社會矛盾和政治制度問題,並不會隨之而自動消失。執政黨如果不認真吸取教訓,甚至走「沒有薄熙來的薄熙來路線」,未來必定還會出現薄熙來之類人物,還會發生薄熙來事件這種驚天醜聞,正如薄粉們所宣稱的那樣:「一個薄熙來倒下去,千萬個薄熙來站起來」。薄熙來、王立軍被關進監獄,中國還會出現張熙來,李立軍。

薄熙來事件以及薄熙來的「重慶模式」的出現,不是偶然的,它是中國社會與政治制度發展的必然結果,是執政黨主流意識形態某些因素的天然歸宿。上屆政治局九名常委,有六人為薄熙來的「唱紅打黑」運動站臺背書,許多省市紛紛派員來重慶取經,競相模仿追隨,重慶「打黑」的模式不斷地在全國各地複製。甚至在王立軍逃進美領館之後,某省還掀起一場新的「打黑」運動。

而導致薄熙來陰謀敗露和垮臺的,只是一連串小概率的偶然事件。不難設想,如果薄王谷集團不發生內訌,或者谷王交惡後,薄頭腦稍微清醒一點,不打那一耳光,沒有馬上跟王翻臉,或者在王走進美領館之前,就將王嚴密控制在自己手中,薄熙來現在就會穩穩噹噹地進入政治局常委會,甚至坐上總書記的寳座。這樣一來,他很可能像毛澤東那樣,登上天安門城樓,接受無數薄粉的頂禮膜拜,歡呼萬歲,在全國發動一場轟轟烈烈的文革式的唱紅打黑運動,這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景象?這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中國?

執政黨應該反思,中國的現行體制為何會孕育出薄熙來之類人物?為何組織部門會讓這類人物得以步步高陞?為何紀檢部門對這類高官毫無制約力?為何司法部門會變成這類野心家任意玩弄的工具?

中國經濟學家盛洪指出:「我們應該將重慶發生的事情看成是'中國模式'的一種極端表現,用來反思中國基本制度結構的問題。這個問題就是對權力沒有有效約束的問題,就是一種憲政缺陷。進行憲政改革。」「其中最核心的內容是,對黨政權力,尤其是黨政首長的權力要嚴加限制和約束,讓司法機關真正獨立起來,讓自由表達的憲法權利能夠真正得到保護,在黨政系統內部也要設立真正獨立於黨政首長的紀律檢查機構和彈劾機制。只有如此,這種制度的受害者才不會白受其冤,薄熙來現象也就不會再擴展到全國。」

制約官員尤其是高級官員的權力,回歸憲政,走法治之路,這就是執政黨應該從薄熙來事件中吸取的最大教訓。

(2013年1月31日於紐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