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養中國棄嬰:生命中最美好的部分(圖)


17年前,洛杉磯Floyd夫婦懷著忐忑的心情,飛到半個地球外的中國,迎接他們的第一個女兒。「當時我們好緊張,不確定這個新成員會給我們的家庭帶來怎麼樣的變化。」Floyd太太回憶道。17年後的今天,Floyd夫婦都以肯定的語氣說,「這兩個女兒,是我們生命中最美好的部分。」

Floyd一家人住在聖塔蒙尼卡,先生是白人,太太Jeri是第三代日裔美國人,兩個女兒分別17歲、13歲,都是來自中國的棄嬰,在一歲以前就被Floyd夫婦領養


Floyd一家人

1996年,中國政府啟動「領養中國計畫」(Chinese Adoption Program),希望舒緩中國因一胎化政策造成的女嬰棄養問題,加州政府也是中國當局的合作夥伴之一。

當時年輕的Floyd夫婦剛過結婚週年,正在努力「做人」,Jeri無意間讀到關於中國女嬰棄養問題嚴重的報導,感慨之餘,興起或許可以「做人」和「領養」同步進行的念頭。

先生也贊成Jeri的想法,夫婦倆向加州政府登記領養中國女孩,經過包括經濟情況、家庭背景等一連串嚴格的審查,他們在一年後得到領養資格,又過半年,由中國當局配對,安排領養一名來自安徽的女嬰。

當年領養中國孩子的程序比現在簡單,Floyd夫婦在兩年內就領養他們的第一個中國女兒。現在的平均等待時間是四年。「抱著我女兒的那一刻,我就真實的感覺到,我是母親了。」Jeri說,「很神奇,一點沒有這不是我親生的隔閡感。」

Floyd夫婦本來對中華文化一無所知,領養了大女兒後,愛屋及烏,變得十分熱愛中華文化,安排女兒上中文學校、學習中國舞蹈,並在四年後回到安徽,領養了第二個女兒。

Jeri更是熱心投入南加地區領養中國孩子家庭所組成的協會FCC-SoCal(Families with Children from China, Southern California),從事各種志願工作,到附近小學給小朋友講中國民間故事、組織中國節慶的聯誼活動等,2009年間並擔任會長。

「因為這兩個女兒,我的生命從此變得不同。」Jeri說,「那天我送我女兒去舞蹈表演,她打扮起來,我對她說,她好美麗,我已經完全無法想像當年她在孤兒院裡髒兮兮的樣子。」

「我忽然意識到,我讚嘆我女兒的美麗,和一般母親讚嘆她們女兒的美麗,是完全不同的。」Jeri說,「因為我不是在讚嘆一個帶有我基因、宛如我年輕時翻版的少女,而是讚嘆另一個獨立的個體、另一個年輕美麗的女孩。」

「我的女兒們不屬於我,但是我非常愛她們。」

Floyd夫婦的大女兒Rachel如今17歲,出落得亭亭玉立,還能說一口流利的中文。

「我好像一直都知道我是領養的。」她說,「但是這並不困擾我,我現在的爸爸、媽媽、妹妹就是我認識的唯一的家人,我從來不去想我在中國的家人可能是什麼樣子。但是我希望他們過得好,也能知道我在這裡過得很好。」

「等我長大以後,我想我也會考慮領養孩子。」Rachel說,「因為這是一件好事,而且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有機會長大。」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