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新一代異議人士逃往西方


華盛頓 — 普京去年五月再次就任俄羅斯總統後,在俄羅斯實行新保守主義。新一代的俄羅斯異議人士處境困難。

去年五月,俄羅斯人抗議普京宣誓就任總統。防暴警察衝進靜坐的示威人群中,身穿黑色外套的是示威活動領袖萊昂尼德.拉左扎耶夫. 普京上臺後,他和其他18名示威者受到指控。拉左扎耶夫後來在烏克蘭向聯合國申請難民身份。但是有一天,在基輔,他離開這家律師所去買咖啡,然後就失蹤了。

拉左扎耶夫再次出現是在莫斯科,在從監獄被押往法庭的路上,他大聲呼喊:「告訴人們,我被刑訊,他們說要殺害我,我被他們折磨了兩天,我在烏克蘭被綁架。」

基輔活動人士馬克西姆.布特科維奇說,這是一個不祥的警告。「這向企圖在烏克蘭獲得庇護的人們發出了一個非常清楚的信號,那就是對尋求避難者和難民來說烏克蘭並不是一個安全的國家。」

在莫斯科,尤麗婭.拉左扎耶娃擔心她丈夫的安全,拉左扎耶夫現被關押在西伯利亞中部伊爾庫次克的看守所裡。

女:「我非常擔心他的生命安全,伊爾庫次克的拘留所是最嚴酷的。他們在心理和肉體上對犯人進行折磨。感謝上帝,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有遭受身體上的虐待,但那裡是一個嚴酷的看守所。」

俄羅斯迫害異議人士,其魔爪遠過烏克蘭。參加過抗議活動的導彈工程師亞歷山大.多爾瑪托夫在荷蘭當局拒絕了他的避難申請後,上個月在荷蘭的一個看守所自殺。多爾瑪托夫的母親說,俄羅斯特務告訴他的兒子說,他將受到叛國指控。

另外一個逃亡在外的抗議者安娜斯塔亞.萊巴金科目前在愛沙尼亞讀大學。她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說:」我不擔心自己的安全,不擔心會像拉左扎耶夫那樣遭到綁架。愛沙尼亞是歐盟成員國,我認為,俄羅斯不能從這裡綁架我們。」

愛沙尼亞的俄羅斯流亡者社區不斷擴大,當地的另一名俄羅斯流亡者蘇林.卡扎利安也覺得安全,但是他說,俄羅斯不會有大的變化。他說:「除非普京的制度垮臺,否則我是回不去的。」

要麼被關進西伯利亞的監獄,要麼流亡於西方國家,這就是俄羅斯異議人士在沙皇和前蘇聯時期的遭遇, 在普京的統治下, 俄羅斯異議人士仍舊只有這兩種選擇。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