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評王岐山:火上加油的 「救火隊長」(圖)

——點評中共七常委之二

2013-02-15 02:05 作者: 文正

手機版 简体 1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題記:2012年底,新華社中英文特稿以罕見的數萬字篇幅,對中央十八大的七常委的個人經歷、當官簡歷以及家庭生活,作出了少見的描述,意在讓人們對此七人領導寄以期望。然從中國所發生的局勢變化來看,2013年是中共越加危機四伏的一年,連他們自身都難保全。人們萬萬不能對他們寄以期望。此話何來?有必要對這七人逐一點評。

王岐山(資料圖)

有人稱王岐山市是中共政壇的‘救火隊長’,這個名字很怪,顧名思義,「救火隊長」,所救的對象是火,目的是不讓火熄滅,救火隊長的職責應是:把小火救成大火,大火救成特大火,特大火救成燎原之火。

王岐山在未任中共常委之前,救火的成效如何,我這裡姑且不論,在王岐山出任中紀委書記之後,不管他本意如何,不管他怎麼動,他所做的一切,只能是朝已經燃燒起來的解體中共之火火上加油,加快解體中共之火成燎原之火,勢不可當。天要滅中共,誰也擋不住。如果王岐山要把自己的命與中共的命捆綁在一起,他的下場就是中共的殉葬品。如果他想保命,就必須順天意而為,盡快拋棄中共,在解體中共起正面作用,這才是他真正生命的希望這所在。我們對此作幾點簡要分析。

一、 中紀委是一個踐踏法律的違法組織

中紀委全稱是:中國共產黨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簡稱中共中央紀委、中央紀委或中紀委,它是執行中共黨內的「家規家法」的懲罰組織。一個高層黨官違法了,不是按照法律來處置,而是由中紀委按照中共黨內的「家規家法」先行懲罰。定生死,然後按照當時黨的需要,而不是按照法律的規定來決定是否受到法律的處置。紀委是中共的「兩委」之一,只要有黨委就有紀委。紀委最基層為鄉鎮紀委。縣直及以上各單位有紀委的派出機構。檢察院屬於國家的法律監督機關,法院屬於國家審判機關,他們之間原則上是沒有關係的,但是,實質上,紀委在黨內外的地位要明顯高於檢察院和法院,可以操控這兩院的運作,這是中共踐踏法律的一個公開表現。

中紀委自身踐踏法律的一個公開表現就是對所謂的黨內官員進行「雙規」(即在規定的時間、規定的地點交代問題)中央黨校政法教研部教授、所謂的反腐專家林喆曾經參觀過設置在某地方紀委內部的一處「雙規點」。她認為:「雙規點」內的房屋類似標準間,但是從門到桌椅、地板等沒有任何尖銳的地方,全部都是用厚厚的橡皮包裹起來,防止涉嫌違紀官員自殺、自殘。林喆稱,「雙規點」給人的感覺就是極其威嚴,會對違紀黨員幹部產生心理震懾作用。很多幹部被「雙規」後,非常容易交代問題。她漏說了一個事實,遭雙規的官員自殺率很高,其中有的是被紀委或黨委的官員殺死後,對外謊稱自殺,也就是被自殺。

中共的憲法第三十七條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經人民檢察院批准或者決定或者人民法院決定,並由公安機關執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剝奪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體。」 中紀委對其黨員的實施的雙規行為明顯踐踏了這條法律。

中紀委在全國有幾十萬的官員,幾十年來,這些人幹的就是揮霍納稅人錢,踐踏法律的勾當。王岐山出任這個違法組織的一號頭目,動與不動都是違法,但是,要叫這個違法組織不動,只有一個辦法,就是立即宣布解散。沒解散之前,它就會動。它是怎麼動的呢?一是攫奪錢財,二是打擊政敵。

二、 中紀委官員攫奪錢財的多種非法行徑

中紀委官員攫奪錢財的非法行徑千奇百怪,我們僅舉二例說明,他們腐敗的深度和廣度與中共其它部門的官員有得一拼。

1、與其它貪官分贓

現在,中共的各級官員幾乎是無官不貪,中紀委官員由於掌握著執行中共黨內的「家規家法」的懲罰權,貪得贓款的手段更為隱蔽和無恥。

有一個中共官員講過這樣一件事:有一天,某省一名姓陳的廳長,接到一個他認識的一名中共中央紀委任職的姓吳的官員(下面簡稱吳紀官)打來的電話,約他到當地的一家高檔酒店的一個房間見面,他去見面後,吳紀官把一摞紙往他的桌前一放說:這是別人舉報你貪污五千五百萬元的有關材料,你看一看。陳廳長知道自己貪污的錢遠不止五千五百萬元,連材料都不看,立馬就跪在吳紀官前說:請吳紀官救他,吳紀官裝模裝樣的訓斥了他一番,然後說,要擺平這事,要花錢,你先拿出五千萬元給我,我幫你上下打點,把這事擺平。陳廳長乖乖給了吳紀官五千萬元另加幾十萬的感謝費,吳紀官的這次談話,不費時費力,自己的存款就增加了五千多萬元。到了年底吳紀官想起陳廳長手中還有五百萬元,他又約談了陳廳長一次,從陳廳長手裡又輕鬆獲得了五百多萬元,這樣,陳廳長花兩年時間貪污的五千五百萬元,吳紀官只花兩次談話的時間就到手了。俗話說,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對中共的貪官來說,如果被中紀委的官員惦記上了,那恐懼感絕對高於被賊惦記,陳廳長在送了五千五百多萬元贓款給吳紀官後,就把剩下的贓款轉移到美國的某一城市,全家移民到美國了。

中紀委官員中類似吳紀官這樣攫奪錢財的事情數不勝數,這已經是中共官場上的公開秘密了。

2、利用職權半公開攫奪錢財

2010年12月30日的一聲槍響,湖南省郴州市原紀委書記曾錦春不長的生命完結了,次日,湖南郴州一些市民在該市五嶺廣場敲鑼打鼓,舉起橫幅,慶祝大貪官曾錦春被執行槍決。

2006年前後,郴州市委書記李大倫、副書記兼紀委書記曾錦春、副市長雷淵利、宣傳部長樊甲生、組織部長劉清江、原市長周政坤,全都因為貪腐被查。法院判定,曾錦春受賄數額特別巨大,犯罪情節特別惡劣,罪行極其嚴重,民憤極大,且沒有從輕或者減輕處罰情節,故判死刑。

最高人民法院覆核確認,曾錦春自1997年下半年至2006年9月期間,在礦產承包及糾紛處理、幹部選拔任用、工程承攬及招投標、稅費的減免、違紀違法案件的查辦及訴訟案件的處理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單獨或夥同其妻和子女等人收受、索取他人賄賂,收受賄賂及索賄共計3123萬多元。另有952萬餘元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

當時曾錦春每天的不合法收入達到了兩萬元,其受賄金額幾乎與其故鄉汝城縣的全年財政收入相當,這在當時人均年收入只有幾千元的湖南省,是個天文數字。收受賄賂數額之巨,為曾錦春贏得了當時的「中國紀委書記第一貪」的稱號。其實,就是當時和現在,收受賄賂數額遠高於曾錦春的紀委書記、紀委官員多的是,只是,有的沒有被公開揭露,有的已移民海外。

事實上,中紀委本身早已成為一個利益集團。中紀委實際上是最腐敗的機構之一,因為,他們違法亂紀沒人敢查,這就是所謂的賊窩裡的賊在做抓賊的工作。一些反貪官員通過反腐斂財已是公開的秘密,尤其是一些省部級官員的重大案件,經辦人員上下其手,對貪官及其親屬敲詐勒索,往往一個案件辦下來,很多經辦人員已成為千萬富翁。在這樣的體制下,要談根治腐敗根本是痴人說夢。

三、高危的中紀委書記之位

中共黨內惡鬥,與生俱來,從建黨初期開始,直到現在,愈演愈烈,性命相搏。中紀委本身可以說是中共內鬥的一個產物,黨內的一號頭子和中紀委書記都可以利用中紀委來打擊政敵,排斥異己。而那些被打擊的政敵,被排斥的異己,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們也會出毒招反擊。而且,有的會更陰險毒辣。

前中紀委書記及親屬遭報復暗殺的事件就發生過多起

1、 尉健行險遭炸死

2000年12月24日,前中紀委書記尉健行在中紀委第五次全會上宣布,從2001年起將實行省部級幹部家庭財產申報制度,當時知道這個消息的僅有中央政治局、中央書記處、國務院黨組、人大黨組、政協黨組的成員,但10個工作日內全國竟出現非正常提取現金421億多元人民幣、25.8億美元外匯的情況,尉健行想要阻止或凍結有嫌疑的大額存款戶的帳號,但由於直接牽扯江澤民及多個政治局常委高官,最後財產申報泡湯。

就在尉健行宣布公布財產幾天後的2001年1月2日,他收到一封從瀋陽軍區政治部某處寄來的掛號信,內附音樂賀年卡。該信經過了中央警衛局郵件安全處檢查,沒有發現爆炸物,但因檢查人員對賀卡重量有疑,便啟了封,開封時發生劇烈爆炸,二名檢查人員當場被炸至重傷,由於炸藥裡摻雜了劇毒物,兩人不治身死。這兩人成了尉健行的替死鬼。

2001年11月,中紀委書記尉健行、副書記何勇等一行到山西省太原市突擊檢查該省行政開支虧空50多億元的懸案,儘管他們臨時改變住所住進省軍區招待所,但當晚還是發生兩起突然斷電事件,隨後山西省委安排尉健行到森林公園參觀,在保衛部門的勸阻下,他倆沒有去,後來發現有人在森林公園準備了請願活動,而且在路邊水溝裡安置了燃燒瓶等爆炸物。

2、 吳官正兒子被殺

2007年1月,前中紀委書記吳官正的長子在去山東青島出差時被謀殺。當時,他為其所工作的一家國企簽訂合約。他的屍體三天後才在其酒店客房內被發現。

青島市公安局的一官員表示:吳官正的兒子是被謀殺。吳官正任職期間樹敵太多,涉及對上海前市委書記陳良宇的腐敗調查,以及對一位不具名的北京市委領導人的腐敗調查。是這些領導人下達了謀殺吳官正兒子的命令,以示警告。 
吳官正因為兒子被謀殺一事受到巨大的打擊,在之後的兩個月內,他的脾氣變得極為可怕。他在政治局的一次會議上說,他的兒子死於他對腐敗的調查工作,並表示:「我的兒子為了我的政治事業而犧牲。」

3、 薄熙來整死文強,威脅賀國強

王岐山的前任中紀委書記賀國強曾任重慶市委書記,而他在重慶時的心腹文強,卻被薄熙來整死。薄熙來在遼寧省、商務部經營多年,整肅大量政敵,以權謀私,貪腐驚人;從商務部被貶到重慶。薄熙來深知他到了重慶後,在遼寧省、商務部留下的貪腐尾巴,有可能被政敵抓住,薄熙來整死文強的目的之一,是通過整死文強來威脅賀國強。警告賀國強不要動用中紀委整他,賀國強當然明白這一點,表面上不動薄熙來,在倒薄熙來的內鬥中,賀國強自然就是鐵桿倒薄派,不然的話,讓薄熙來政變成功,賀國強就得步文強的後塵了。

由此可見,中紀委書記位子的高危險性,等待王岐山的危險不會比他的前幾任低,只會高。

四、 在火坑裡救火的王岐山命懸一線

中共政權腐敗到了何等地步,前幾年和現在民間流傳甚廣的兩個經典「段子」很形象的說明瞭這一點。前幾年的一段說的是:「如果把中國所有局以上幹部統統槍斃,肯定有冤枉的;如果隔一個槍斃一個,肯定有漏網的。」現在的一段擴大了腐敗官員的範圍:「處級以上排隊,每隔一個槍斃,有漏網的,全槍斃,也有冤枉的。」。從中可以看出,民眾認為中共的一半處級以上的官員,腐敗犯法已到夠槍斃的地步,不到夠槍斃的地步的還未統計進去,一個政權腐敗到如此地步,古今中外,世所罕見。這是二十多年來,從江澤民執政時期開始的中共靠貪官治國結出的惡果。中共政權的腐敗已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無藥可治,回天無力。

由這樣大規模的貪官組成的中共政權,就行成了一個對內自相殘殺,對外殘害民眾的火坑。

有的人期待王岐山在任中紀委書記時,能夠為中共的減緩中共內部燒得越來越凶的腐敗之火,這種期待只會是自欺欺人。靠中紀委的那些貪腐官員去懲治其它部門的貪腐官員那只能火上加油,那些被懲治的貪腐官員及其親屬會不服,會有反抗,那些還未那些被懲治的貪腐官員會以攻為守,拚個同歸於盡。中共內部最大的貪腐集團——江澤民集團就正在這樣幹著。這是王岐山面對的一大難關。

共軍的高度腐敗舉世皆知,總部在柏林的國際反腐組織「透明國際」 ,在今年1月底公布的全球首個世界各國在國防方面腐敗指數的評價結果中,中共軍隊的腐敗指數得分是「高風險」。在中共軍隊中,「反腐敗,明顯分裂;不反腐敗,暗中分裂」。在王岐山親自審定的中紀委學習十八大精神通知中,有「黨內絕不允許腐敗分子有藏身之地」的措辭。,當有人問及王這個文件是否對軍隊有效時,王沒有立刻回答,稍後表示「軍隊反腐安排由習總書記最後批准」。就是說,王岐山沒權力懲治中共軍隊內的各種貪腐集團,而它們和地方上的許多貪腐集團有著密不可分的關聯。王岐山不敢動軍隊內的貪腐集團,也就不會動許多與之有關聯的地方上的貪腐集團。

對中紀委內部的貪腐官員,王岐山有的不但不敢懲治,而且還要依靠他們去懲治王岐山想要懲治的官員。也就是說,王岐山最多可能做的一件事,就是有選擇的在不動貪腐的根子上去懲治王岐山想要懲治的貪腐官員。

這會造成一個什麼後果呢?王岐山在中共高層推薦過《舊制度與大革命》一書,有接近高層圈內的知情人士透露,王岐山對法國大革命現象的最大感慨是「當舊制度的某些部分已廢除時,人們對剩下的部分常常抱有百倍的仇恨,更加不能容忍。」這個結論改一下,變為:「當極少數腐敗官員被懲治時,人們對剩下部分的腐敗官員常常抱有百倍的仇恨,更加不能容忍。」中共就會在成百倍燃燒的仇恨之火中加速解體。這就是王岐山有選擇性的懲治腐敗造成的必然後果。

既然這樣,那中共高層為什麼還要強調反腐敗呢?因為,反腐敗本身是中共長期以來玩的一套欺騙對它抱有幻想的一些人的鬼把戲。這些人是中共現在還能苟延殘喘的基礎之一, 中共不玩這套鬼把戲,就會加速這些人的覺醒,中共就會在這些人的覺醒中加速解體。所以,中共不管怎麼動,都是在加速解體的這條路上動,別無它途。

對於王岐山來說,不管他真反腐敗也罷,假反腐敗也罷,都是往中共這個毀人的火坑里加油,救不了中共,還會搭上自己的性命。現在的王岐山身在火坑,身不由己,命懸一線。只有盡快拋棄中共,跳出火坑,在解體中共中起正面作用,才有得救的希望。望王岐山和中紀委的人三思。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