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王岐山:火上加油的 “救火队长”(图)

——点评中共七常委之二

2013-02-15 02:05 作者: 文正

手机版 正体 1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题记:2012年底,新华社中英文特稿以罕见的数万字篇幅,对中央十八大的七常委的个人经历、当官简历以及家庭生活,作出了少见的描述,意在让人们对此七人领导寄以期望。然从中国所发生的局势变化来看,2013年是中共越加危机四伏的一年,连他们自身都难保全。人们万万不能对他们寄以期望。此话何来?有必要对这七人逐一点评。

王岐山(资料图)

有人称王岐山市是中共政坛的‘救火队长’,这个名字很怪,顾名思义,“救火队长”,所救的对象是火,目的是不让火熄灭,救火队长的职责应是:把小火救成大火,大火救成特大火,特大火救成燎原之火。

王岐山在未任中共常委之前,救火的成效如何,我这里姑且不论,在王岐山出任中纪委书记之后,不管他本意如何,不管他怎么动,他所做的一切,只能是朝已经燃烧起来的解体中共之火火上加油,加快解体中共之火成燎原之火,势不可当。天要灭中共,谁也挡不住。如果王岐山要把自己的命与中共的命捆绑在一起,他的下场就是中共的殉葬品。如果他想保命,就必须顺天意而为,尽快抛弃中共,在解体中共起正面作用,这才是他真正生命的希望这所在。我们对此作几点简要分析。

一、 中纪委是一个践踏法律的违法组织

中纪委全称是:中国共产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简称中共中央纪委、中央纪委或中纪委,它是执行中共党内的“家规家法”的惩罚组织。一个高层党官违法了,不是按照法律来处置,而是由中纪委按照中共党内的“家规家法”先行惩罚。定生死,然后按照当时党的需要,而不是按照法律的规定来决定是否受到法律的处置。纪委是中共的“两委”之一,只要有党委就有纪委。纪委最基层为乡镇纪委。县直及以上各单位有纪委的派出机构。检察院属于国家的法律监督机关,法院属于国家审判机关,他们之间原则上是没有关系的,但是,实质上,纪委在党内外的地位要明显高于检察院和法院,可以操控这两院的运作,这是中共践踏法律的一个公开表现。

中纪委自身践踏法律的一个公开表现就是对所谓的党内官员进行“双规”(即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交代问题)中央党校政法教研部教授、所谓的反腐专家林喆曾经参观过设置在某地方纪委内部的一处“双规点”。她认为:“双规点”内的房屋类似标准间,但是从门到桌椅、地板等没有任何尖锐的地方,全部都是用厚厚的橡皮包裹起来,防止涉嫌违纪官员自杀、自残。林喆称,“双规点”给人的感觉就是极其威严,会对违纪党员干部产生心理震慑作用。很多干部被“双规”后,非常容易交代问题。她漏说了一个事实,遭双规的官员自杀率很高,其中有的是被纪委或党委的官员杀死后,对外谎称自杀,也就是被自杀。

中共的宪法第三十七条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 中纪委对其党员的实施的双规行为明显践踏了这条法律。

中纪委在全国有几十万的官员,几十年来,这些人干的就是挥霍纳税人钱,践踏法律的勾当。王岐山出任这个违法组织的一号头目,动与不动都是违法,但是,要叫这个违法组织不动,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立即宣布解散。没解散之前,它就会动。它是怎么动的呢?一是攫夺钱财,二是打击政敌。

二、 中纪委官员攫夺钱财的多种非法行径

中纪委官员攫夺钱财的非法行径千奇百怪,我们仅举二例说明,他们腐败的深度和广度与中共其它部门的官员有得一拼。

1、与其它贪官分赃

现在,中共的各级官员几乎是无官不贪,中纪委官员由于掌握着执行中共党内的“家规家法”的惩罚权,贪得赃款的手段更为隐蔽和无耻。

有一个中共官员讲过这样一件事:有一天,某省一名姓陈的厅长,接到一个他认识的一名中共中央纪委任职的姓吴的官员(下面简称吴纪官)打来的电话,约他到当地的一家高档酒店的一个房间见面,他去见面后,吴纪官把一摞纸往他的桌前一放说:这是别人举报你贪污五千五百万元的有关材料,你看一看。陈厅长知道自己贪污的钱远不止五千五百万元,连材料都不看,立马就跪在吴纪官前说:请吴纪官救他,吴纪官装模装样的训斥了他一番,然后说,要摆平这事,要花钱,你先拿出五千万元给我,我帮你上下打点,把这事摆平。陈厅长乖乖给了吴纪官五千万元另加几十万的感谢费,吴纪官的这次谈话,不费时费力,自己的存款就增加了五千多万元。到了年底吴纪官想起陈厅长手中还有五百万元,他又约谈了陈厅长一次,从陈厅长手里又轻松获得了五百多万元,这样,陈厅长花两年时间贪污的五千五百万元,吴纪官只花两次谈话的时间就到手了。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对中共的贪官来说,如果被中纪委的官员惦记上了,那恐惧感绝对高于被贼惦记,陈厅长在送了五千五百多万元赃款给吴纪官后,就把剩下的赃款转移到美国的某一城市,全家移民到美国了。

中纪委官员中类似吴纪官这样攫夺钱财的事情数不胜数,这已经是中共官场上的公开秘密了。

2、利用职权半公开攫夺钱财

2010年12月30日的一声枪响,湖南省郴州市原纪委书记曾锦春不长的生命完结了,次日,湖南郴州一些市民在该市五岭广场敲锣打鼓,举起横幅,庆祝大贪官曾锦春被执行枪决。

2006年前后,郴州市委书记李大伦、副书记兼纪委书记曾锦春、副市长雷渊利、宣传部长樊甲生、组织部长刘清江、原市长周政坤,全都因为贪腐被查。法院判定,曾锦春受贿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罪行极其严重,民愤极大,且没有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情节,故判死刑。

最高人民法院复核确认,曾锦春自1997年下半年至2006年9月期间,在矿产承包及纠纷处理、干部选拔任用、工程承揽及招投标、税费的减免、违纪违法案件的查办及诉讼案件的处理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其妻和子女等人收受、索取他人贿赂,收受贿赂及索贿共计3123万多元。另有952万余元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当时曾锦春每天的不合法收入达到了两万元,其受贿金额几乎与其故乡汝城县的全年财政收入相当,这在当时人均年收入只有几千元的湖南省,是个天文数字。收受贿赂数额之巨,为曾锦春赢得了当时的“中国纪委书记第一贪”的称号。其实,就是当时和现在,收受贿赂数额远高于曾锦春的纪委书记、纪委官员多的是,只是,有的没有被公开揭露,有的已移民海外。

事实上,中纪委本身早已成为一个利益集团。中纪委实际上是最腐败的机构之一,因为,他们违法乱纪没人敢查,这就是所谓的贼窝里的贼在做抓贼的工作。一些反贪官员通过反腐敛财已是公开的秘密,尤其是一些省部级官员的重大案件,经办人员上下其手,对贪官及其亲属敲诈勒索,往往一个案件办下来,很多经办人员已成为千万富翁。在这样的体制下,要谈根治腐败根本是痴人说梦。

三、高危的中纪委书记之位

中共党内恶斗,与生俱来,从建党初期开始,直到现在,愈演愈烈,性命相搏。中纪委本身可以说是中共内斗的一个产物,党内的一号头子和中纪委书记都可以利用中纪委来打击政敌,排斥异己。而那些被打击的政敌,被排斥的异己,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们也会出毒招反击。而且,有的会更阴险毒辣。

前中纪委书记及亲属遭报复暗杀的事件就发生过多起

1、 尉健行险遭炸死

2000年12月24日,前中纪委书记尉健行在中纪委第五次全会上宣布,从2001年起将实行省部级干部家庭财产申报制度,当时知道这个消息的仅有中央政治局、中央书记处、国务院党组、人大党组、政协党组的成员,但10个工作日内全国竟出现非正常提取现金421亿多元人民币、25.8亿美元外汇的情况,尉健行想要阻止或冻结有嫌疑的大额存款户的帐号,但由于直接牵扯江泽民及多个政治局常委高官,最后财产申报泡汤。

就在尉健行宣布公布财产几天后的2001年1月2日,他收到一封从沈阳军区政治部某处寄来的挂号信,内附音乐贺年卡。该信经过了中央警卫局邮件安全处检查,没有发现爆炸物,但因检查人员对贺卡重量有疑,便启了封,开封时发生剧烈爆炸,二名检查人员当场被炸至重伤,由于炸药里掺杂了剧毒物,两人不治身死。这两人成了尉健行的替死鬼。

2001年11月,中纪委书记尉健行、副书记何勇等一行到山西省太原市突击检查该省行政开支亏空50多亿元的悬案,尽管他们临时改变住所住进省军区招待所,但当晚还是发生两起突然断电事件,随后山西省委安排尉健行到森林公园参观,在保卫部门的劝阻下,他俩没有去,后来发现有人在森林公园准备了请愿活动,而且在路边水沟里安置了燃烧瓶等爆炸物。

2、 吴官正儿子被杀

2007年1月,前中纪委书记吴官正的长子在去山东青岛出差时被谋杀。当时,他为其所工作的一家国企签订合约。他的尸体三天后才在其酒店客房内被发现。

青岛市公安局的一官员表示:吴官正的儿子是被谋杀。吴官正任职期间树敌太多,涉及对上海前市委书记陈良宇的腐败调查,以及对一位不具名的北京市委领导人的腐败调查。是这些领导人下达了谋杀吴官正儿子的命令,以示警告。 
吴官正因为儿子被谋杀一事受到巨大的打击,在之后的两个月内,他的脾气变得极为可怕。他在政治局的一次会议上说,他的儿子死于他对腐败的调查工作,并表示:“我的儿子为了我的政治事业而牺牲。”

3、 薄熙来整死文强,威胁贺国强

王岐山的前任中纪委书记贺国强曾任重庆市委书记,而他在重庆时的心腹文强,却被薄熙来整死。薄熙来在辽宁省、商务部经营多年,整肃大量政敌,以权谋私,贪腐惊人;从商务部被贬到重庆。薄熙来深知他到了重庆后,在辽宁省、商务部留下的贪腐尾巴,有可能被政敌抓住,薄熙来整死文强的目的之一,是通过整死文强来威胁贺国强。警告贺国强不要动用中纪委整他,贺国强当然明白这一点,表面上不动薄熙来,在倒薄熙来的内斗中,贺国强自然就是铁杆倒薄派,不然的话,让薄熙来政变成功,贺国强就得步文强的后尘了。

由此可见,中纪委书记位子的高危险性,等待王岐山的危险不会比他的前几任低,只会高。

四、 在火坑里救火的王岐山命悬一线

中共政权腐败到了何等地步,前几年和现在民间流传甚广的两个经典“段子”很形象的说明了这一点。前几年的一段说的是:“如果把中国所有局以上干部统统枪毙,肯定有冤枉的;如果隔一个枪毙一个,肯定有漏网的。”现在的一段扩大了腐败官员的范围:“处级以上排队,每隔一个枪毙,有漏网的,全枪毙,也有冤枉的。”。从中可以看出,民众认为中共的一半处级以上的官员,腐败犯法已到够枪毙的地步,不到够枪毙的地步的还未统计进去,一个政权腐败到如此地步,古今中外,世所罕见。这是二十多年来,从江泽民执政时期开始的中共靠贪官治国结出的恶果。中共政权的腐败已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无药可治,回天无力。

由这样大规模的贪官组成的中共政权,就行成了一个对内自相残杀,对外残害民众的火坑。

有的人期待王岐山在任中纪委书记时,能够为中共的减缓中共内部烧得越来越凶的腐败之火,这种期待只会是自欺欺人。靠中纪委的那些贪腐官员去惩治其它部门的贪腐官员那只能火上加油,那些被惩治的贪腐官员及其亲属会不服,会有反抗,那些还未那些被惩治的贪腐官员会以攻为守,拼个同归于尽。中共内部最大的贪腐集团——江泽民集团就正在这样干着。这是王岐山面对的一大难关。

共军的高度腐败举世皆知,总部在柏林的国际反腐组织“透明国际” ,在今年1月底公布的全球首个世界各国在国防方面腐败指数的评价结果中,中共军队的腐败指数得分是“高风险”。在中共军队中,“反腐败,明显分裂;不反腐败,暗中分裂”。在王岐山亲自审定的中纪委学习十八大精神通知中,有“党内绝不允许腐败分子有藏身之地”的措辞。,当有人问及王这个文件是否对军队有效时,王没有立刻回答,稍后表示“军队反腐安排由习总书记最后批准”。就是说,王岐山没权力惩治中共军队内的各种贪腐集团,而它们和地方上的许多贪腐集团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王岐山不敢动军队内的贪腐集团,也就不会动许多与之有关联的地方上的贪腐集团。

对中纪委内部的贪腐官员,王岐山有的不但不敢惩治,而且还要依靠他们去惩治王岐山想要惩治的官员。也就是说,王岐山最多可能做的一件事,就是有选择的在不动贪腐的根子上去惩治王岐山想要惩治的贪腐官员。

这会造成一个什么后果呢?王岐山在中共高层推荐过《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有接近高层圈内的知情人士透露,王岐山对法国大革命现象的最大感慨是“当旧制度的某些部份已废除时,人们对剩下的部份常常抱有百倍的仇恨,更加不能容忍。”这个结论改一下,变为:“当极少数腐败官员被惩治时,人们对剩下部份的腐败官员常常抱有百倍的仇恨,更加不能容忍。”中共就会在成百倍燃烧的仇恨之火中加速解体。这就是王岐山有选择性的惩治腐败造成的必然后果。

既然这样,那中共高层为什么还要强调反腐败呢?因为,反腐败本身是中共长期以来玩的一套欺骗对它抱有幻想的一些人的鬼把戏。这些人是中共现在还能苟延残喘的基础之一, 中共不玩这套鬼把戏,就会加速这些人的觉醒,中共就会在这些人的觉醒中加速解体。所以,中共不管怎么动,都是在加速解体的这条路上动,别无它途。

对于王岐山来说,不管他真反腐败也罢,假反腐败也罢,都是往中共这个毁人的火坑里加油,救不了中共,还会搭上自己的性命。现在的王岐山身在火坑,身不由己,命悬一线。只有尽快抛弃中共,跳出火坑,在解体中共中起正面作用,才有得救的希望。望王岐山和中纪委的人三思。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