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制度(圖)

2013-02-16 14:00 作者: 六朝煙水滿金陵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共黨的太祖毛澤東曾經說過:我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無法無天,真好。沒有約束,只有自由,想怎麼活著就怎麼活著。從這個意義上看,毛東東他祖爺爺是最大化的自由主義者。以至於有個教授羨慕之極,將自己的名字改成「吳法天」,表達對這位非血緣祖先的敬仰之情。只是可笑的是這位教授的工作竟然是和法律(有法)有關係的。由此可見,渴望自由,原來是不管做什麼工作的。

但是,毛東東的祖太爺的自由,是我們學不來,也渴望不來的。因為正常人的自由是有一定限制的,底線是不侵犯別人的自由和其他權利。試問哪個中國人能有想操誰就操誰的自由呢?而且可以不顧場合時間以及對象,上到半老徐娘,下到妙齡幼女,無不成為胯下俘虜。這樣的自由,固然被很多後輩們羨慕並效仿,但是,平凡如我輩在八千萬之外的奴隸們看來,不僅噁心,而且只有鄙視了。

其實,要想做絕對的自由主義者,第一就不能是自由主義者。因為任何人都沒有絕對的自由,除了獨裁者!

獨裁者的自由,真的是比天大,豈止是無法天,簡直是無宇宙了。比如女人,那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的,用不了,那就養著。我們的「偉大領袖」一生「才」御二百餘女子,和專制時代的皇帝比較起來,可以算是比較「節欲」了。畢竟這個時代實行了一夫一妻制,怎麼也不好意思公開地娶三五六房的,於是談心就成了侍寢的代名詞。

毛澤東
中共太祖毛澤東的「光輝形象」(看中國配圖)

當然了,既然開了頭,和婦女談心,也就成為許多黨的優秀工作者的重要工作。歷史學家總是說本朝沒有什麼新創造,其實,以談心而性交,不就是新的發明創造嗎?六十三年來,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制度,雖然沒有形諸文件,但是作為不成文的規則,一直被後代遵守著。

歷代王朝,從三皇五帝以來,登基以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制定法律制度,特別是制度建設,總是放在首位的。蓋稍微有點智商的人都知道,沒有規矩不成方圓,沒有制度,無法立國。不論是禮儀的制度,還是行政的制度,莫不總結前朝經驗教訓,去害民而增益國者,這就是所謂的一代制度。然後,形成法律文件,公諸於眾,全體臣民凜遵,自然,對皇帝也要做出某些約束,也要形成法律文件,這就是所謂的祖制。後代的皇帝也必然要遵守,不然就會被稱為不孝。

姑且不論所謂的政體,但就制度而言,中國的歷代王朝的開國君臣莫不精心設計,反覆討論,力圖垂則萬世,保證王朝的長治久安。甚至連蓋個房子,也要有《營造法式》,足見歷代王朝多麼重視制度建設了。所以,中國的王朝,總是在開始的那麼幾個皇帝時代比較安穩,而中國的人民總是能在那麼幾個時代可以安穩地做好奴隸,這就是所謂的盛世。

後來的獨裁者,漸漸地不耐煩。本來就不是法治的國家,所有的制度也完全靠著皇帝的先進性自覺維護著的,那麼不維護也是他的權力了。於是舊的的制度就破壞掉,新的隨心所欲的制度開始層出不窮了。史書上稱這類的所謂改變為「變法」或者「新政」。其實也無非要用新的方法弄錢罷了。改來改去,都改不出獨裁的牢籠,一直改到亡國。

但是,不管如何,政體雖然比較無聊,而制度有的時候也能彌縫,讓本來七扭八歪的大橋,在短時間內不會出現垮塌的問題。但是沒有鋼筋的橋樑能持久嗎?獨裁專制的橋,其實座座都是斷橋。

畢竟,制度對任何人都有約束,如何沒有制度將如何?

於是,本朝開創了人類有史以來沒有制度的時代。他們的領袖提倡無法無天,他們的官吏堅持為所欲為,他們習慣了朝令夕改,他們也習慣了昨是今非。他們口銜天憲,想做什麼,只要發個文件就可以了。所有的國家行為,都是實驗,他們說這是「摸著石頭過河」,不僅已經過了六十三年的河,而且還將永遠地摸下去,直到水盡河崩。

六十三年,沒有完整有效的國民教育,沒有完整有效的醫療保障,沒有完整有效的社會救助,沒有完整有效的失業救濟,甚至連最基本的社區管理制度都沒有。一切都是下級服從上級,全黨服從中央。上級無命令,下級無行動。幾十年無法解決的問題,只要上級發了話,幾天就可以解決的事情,屢見不鮮,甚至是比比皆是。

在這個社會裡面,靠人比靠法靠制度要靠譜得多。即便有什麼制度,即便有什麼法,也大多含混不清,語焉不詳。用共黨最高領導人的說法,叫做宜粗不宜細。粗了,才有空子,才好辦事!其實,毫無操作性的所謂的法律和制度,沒有任何價值。這些所謂的法律和制度無非印成書,貼上牆,哪個把它們當真的?在實際操作過程中,他們是別有一套的,所以這制度和法律也不過是聾子的耳朵配搭罷了,還不是政法委書記一句話就能搞定公檢法麼!

靠制度,靠法律,如何能貪?只有靠人,才能想怎麼貪就怎麼貪!

制度,或者法律,不論怎麼不合理,總是要束縛著一部分人的手腳,或者束縛著一部分人在某個時間地點的手腳,貪起來太不方便了。正如共黨的太祖,如果有制度能約束到他,他怎麼可能隨心所欲地姦污或者通姦那麼多女人呢?如果有制度能約束到他,他怎麼可能讓自己的姘婦在沒有政治局委員身份的情況下參加政治局會議,並左右中國的政治呢?沒有制度或有個含混不清的制度,自然一切由領導或者領袖說了算,那是多麼方便呀!就此而言,本朝的官吏和最高統治者,要比清朝以上的共黨所謂的「封建王朝」還快樂呢!要比共黨所謂的「最黑暗」的民國還要自由呢!

為所欲為,到了可以不計後果的程度,為什麼呢?因為沒有任何制度可以約束住他們隨意揮舞的手腳。至於他們所服務的人民,不過是他們掠奪的對象和試驗品而已!

「和尚打傘無法無天」成了本朝的最大特色,並且將繼續堅持下去。

至於制度建設,至於完善法律,至於尊重憲法,等等,都是虛晃一槍。只見銀光閃動,槍花亂眼,其實是並不能扎到哪裡去的,從上到下,本是一體,扎扎哪個不心疼呢?在維護自己人的利益方面,他們要比救助死在垃圾箱裡的孩子要上心多了!

從二十三年前的四菜一湯,到今天的白水窩窩頭,其實都是一種秀,和乾隆皇帝攙扶百歲老人,同一機杼,了無新意。我們已經分明地看到下礦井的領導和面白如玉的礦工同吃一鍋飯了,我們也分明看到出租車司機和最高領導人講出一堆毫無意義的真話了。其實,如果有了制度,這些秀完全沒有必要秀出來。更何況秀得難看,秀得噁心!

有法律有制度的國家,是不需要官員秀來秀去的,因為有沒有某個官員都無妨這個國家機器的有效運轉。只有獨裁專制的國家,才會嵩呼萬歲,才會下詔徵求直言,才會做出親民的姿態給億萬臣民看。

在本朝,辦個簡單的事情,都會讓公民為難半天,因為你永遠也不會知道辦事機構的辦事規則會有哪些變化。而這些變化必定是隨著領導的變化而變化的。瀋陽討薪女工,為了千元工資,竟然要填寫九種表格,而且在沒有對方協助的情況下,有些表格永遠也不能填寫出來。靠著這個部門的方式,她有可能永遠也不會把錢要回來。可是記者一曝光,上級一過問,不僅工資要回來了,而且加班費都要回來了。看來制度真的無效,而某些外部因素的加入,才會起到決定的作用,那麼要這些法律法規有什麼用呢?如果有用的話,也無非是用來欺負老實人的吧!

六十三年,各種社會制度和國家管理制度或不完善,或殘缺不全,或乾脆沒有,或有而虛懸,這個國家,真是奇葩。他們說自己代表最先進的文化!我估計,天下所有的王八都笑了!親,你他娘的連「封建王朝」不如,你代表哪個星球的先進文化?

我們姑且不談政治體制改革吧,單談談制度建設可以嗎?但是,你們用了無數的金錢,養了無數像衣俊卿那類的專家,只不過是計算出復興中華的指數而已,而這個所謂的指數,你不用花錢,找個弱智都能給你們算出來!你們想要多少,就算給你們多少了!可是,在國家制度建設,在社會管理方面,你們究竟做了什麼呢?

沒有文化,沒有制度,不知道這個「神」一樣的國家,除了給世界貢獻最多的貪官之外,還能貢獻什麼呢?!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