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制度(图)

2013-02-16 14:00 作者: 六朝烟水满金陵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共党的太祖毛泽东曾经说过:我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无法无天,真好。没有约束,只有自由,想怎么活着就怎么活着。从这个意义上看,毛东东他祖爷爷是最大化的自由主义者。以至于有个教授羡慕之极,将自己的名字改成“吴法天”,表达对这位非血缘祖先的敬仰之情。只是可笑的是这位教授的工作竟然是和法律(有法)有关系的。由此可见,渴望自由,原来是不管做什么工作的。

但是,毛东东的祖太爷的自由,是我们学不来,也渴望不来的。因为正常人的自由是有一定限制的,底线是不侵犯别人的自由和其他权利。试问哪个中国人能有想操谁就操谁的自由呢?而且可以不顾场合时间以及对象,上到半老徐娘,下到妙龄幼女,无不成为胯下俘虏。这样的自由,固然被很多后辈们羡慕并效仿,但是,平凡如我辈在八千万之外的奴隶们看来,不仅恶心,而且只有鄙视了。

其实,要想做绝对的自由主义者,第一就不能是自由主义者。因为任何人都没有绝对的自由,除了独裁者!

独裁者的自由,真的是比天大,岂止是无法天,简直是无宇宙了。比如女人,那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的,用不了,那就养着。我们的“伟大领袖”一生“才”御二百余女子,和专制时代的皇帝比较起来,可以算是比较“节欲”了。毕竟这个时代实行了一夫一妻制,怎么也不好意思公开地娶三五六房的,于是谈心就成了侍寝的代名词。

毛泽东
中共太祖毛泽东的“光辉形象”(看中国配图)

当然了,既然开了头,和妇女谈心,也就成为许多党的优秀工作者的重要工作。历史学家总是说本朝没有什么新创造,其实,以谈心而性交,不就是新的发明创造吗?六十三年来,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制度,虽然没有形诸文件,但是作为不成文的规则,一直被后代遵守着。

历代王朝,从三皇五帝以来,登基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制定法律制度,特别是制度建设,总是放在首位的。盖稍微有点智商的人都知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没有制度,无法立国。不论是礼仪的制度,还是行政的制度,莫不总结前朝经验教训,去害民而增益国者,这就是所谓的一代制度。然后,形成法律文件,公诸于众,全体臣民凛遵,自然,对皇帝也要做出某些约束,也要形成法律文件,这就是所谓的祖制。后代的皇帝也必然要遵守,不然就会被称为不孝。

姑且不论所谓的政体,但就制度而言,中国的历代王朝的开国君臣莫不精心设计,反复讨论,力图垂则万世,保证王朝的长治久安。甚至连盖个房子,也要有《营造法式》,足见历代王朝多么重视制度建设了。所以,中国的王朝,总是在开始的那么几个皇帝时代比较安稳,而中国的人民总是能在那么几个时代可以安稳地做好奴隶,这就是所谓的盛世。

后来的独裁者,渐渐地不耐烦。本来就不是法治的国家,所有的制度也完全靠着皇帝的先进性自觉维护着的,那么不维护也是他的权力了。于是旧的的制度就破坏掉,新的随心所欲的制度开始层出不穷了。史书上称这类的所谓改变为“变法”或者“新政”。其实也无非要用新的方法弄钱罢了。改来改去,都改不出独裁的牢笼,一直改到亡国。

但是,不管如何,政体虽然比较无聊,而制度有的时候也能弥缝,让本来七扭八歪的大桥,在短时间内不会出现垮塌的问题。但是没有钢筋的桥梁能持久吗?独裁专制的桥,其实座座都是断桥。

毕竟,制度对任何人都有约束,如何没有制度将如何?

于是,本朝开创了人类有史以来没有制度的时代。他们的领袖提倡无法无天,他们的官吏坚持为所欲为,他们习惯了朝令夕改,他们也习惯了昨是今非。他们口衔天宪,想做什么,只要发个文件就可以了。所有的国家行为,都是实验,他们说这是“摸着石头过河”,不仅已经过了六十三年的河,而且还将永远地摸下去,直到水尽河崩。

六十三年,没有完整有效的国民教育,没有完整有效的医疗保障,没有完整有效的社会救助,没有完整有效的失业救济,甚至连最基本的社区管理制度都没有。一切都是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上级无命令,下级无行动。几十年无法解决的问题,只要上级发了话,几天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屡见不鲜,甚至是比比皆是。

在这个社会里面,靠人比靠法靠制度要靠谱得多。即便有什么制度,即便有什么法,也大多含混不清,语焉不详。用共党最高领导人的说法,叫做宜粗不宜细。粗了,才有空子,才好办事!其实,毫无操作性的所谓的法律和制度,没有任何价值。这些所谓的法律和制度无非印成书,贴上墙,哪个把它们当真的?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他们是别有一套的,所以这制度和法律也不过是聋子的耳朵配搭罢了,还不是政法委书记一句话就能搞定公检法么!

靠制度,靠法律,如何能贪?只有靠人,才能想怎么贪就怎么贪!

制度,或者法律,不论怎么不合理,总是要束缚着一部分人的手脚,或者束缚着一部分人在某个时间地点的手脚,贪起来太不方便了。正如共党的太祖,如果有制度能约束到他,他怎么可能随心所欲地奸污或者通奸那么多女人呢?如果有制度能约束到他,他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姘妇在没有政治局委员身份的情况下参加政治局会议,并左右中国的政治呢?没有制度或有个含混不清的制度,自然一切由领导或者领袖说了算,那是多么方便呀!就此而言,本朝的官吏和最高统治者,要比清朝以上的共党所谓的“封建王朝”还快乐呢!要比共党所谓的“最黑暗”的民国还要自由呢!

为所欲为,到了可以不计后果的程度,为什么呢?因为没有任何制度可以约束住他们随意挥舞的手脚。至于他们所服务的人民,不过是他们掠夺的对象和试验品而已!

“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成了本朝的最大特色,并且将继续坚持下去。

至于制度建设,至于完善法律,至于尊重宪法,等等,都是虚晃一枪。只见银光闪动,枪花乱眼,其实是并不能扎到哪里去的,从上到下,本是一体,扎扎哪个不心疼呢?在维护自己人的利益方面,他们要比救助死在垃圾箱里的孩子要上心多了!

从二十三年前的四菜一汤,到今天的白水窝窝头,其实都是一种秀,和乾隆皇帝搀扶百岁老人,同一机杼,了无新意。我们已经分明地看到下矿井的领导和面白如玉的矿工同吃一锅饭了,我们也分明看到出租车司机和最高领导人讲出一堆毫无意义的真话了。其实,如果有了制度,这些秀完全没有必要秀出来。更何况秀得难看,秀得恶心!

有法律有制度的国家,是不需要官员秀来秀去的,因为有没有某个官员都无妨这个国家机器的有效运转。只有独裁专制的国家,才会嵩呼万岁,才会下诏征求直言,才会做出亲民的姿态给亿万臣民看。

在本朝,办个简单的事情,都会让公民为难半天,因为你永远也不会知道办事机构的办事规则会有哪些变化。而这些变化必定是随着领导的变化而变化的。沈阳讨薪女工,为了千元工资,竟然要填写九种表格,而且在没有对方协助的情况下,有些表格永远也不能填写出来。靠着这个部门的方式,她有可能永远也不会把钱要回来。可是记者一曝光,上级一过问,不仅工资要回来了,而且加班费都要回来了。看来制度真的无效,而某些外部因素的加入,才会起到决定的作用,那么要这些法律法规有什么用呢?如果有用的话,也无非是用来欺负老实人的吧!

六十三年,各种社会制度和国家管理制度或不完善,或残缺不全,或干脆没有,或有而虚悬,这个国家,真是奇葩。他们说自己代表最先进的文化!我估计,天下所有的王八都笑了!亲,你他娘的连“封建王朝”不如,你代表哪个星球的先进文化?

我们姑且不谈政治体制改革吧,单谈谈制度建设可以吗?但是,你们用了无数的金钱,养了无数像衣俊卿那类的专家,只不过是计算出复兴中华的指数而已,而这个所谓的指数,你不用花钱,找个弱智都能给你们算出来!你们想要多少,就算给你们多少了!可是,在国家制度建设,在社会管理方面,你们究竟做了什么呢?

没有文化,没有制度,不知道这个“神”一样的国家,除了给世界贡献最多的贪官之外,还能贡献什么呢?!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