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核武 中國民間意識形態分裂顯著


2月12日上午,朝鮮在距離中國邊境僅有100多公里的咸鏡北道吉州郡豐溪裡進行了第三次核試驗。網路輿論上,雖然有激進毛派如烏有之鄉等對朝鮮核武大聲叫好,但大多數網民,甚至包括許多聲言反西方、支持政府的「自干五」,仍對朝鮮核試驗對中國安全和環境的威脅憂心忡忡,甚至壓倒了春節的喜慶氣息。

中國政府目前為止對朝鮮核試驗的表態仍是「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並未超過朝鮮前兩次核武試驗的調門,但中國民間輿論卻展現出了自主性。

昨天(2月13日),有網友到瀋陽的朝鮮領事館舉牌表達了抗議。這幾乎已經是在遊行示威幾乎不可能獲得審批的現實環境下,中國網民在網下能表達的極限。

專欄作家趙楚在華爾街日報中文網的文章認為,在全球大國中,如中國一般,坐視自己如此鄰近的小國走上核武裝之路是不可思議的。朝鮮核爆標誌中國朝核政策失敗,中國自身戰略思維和政策的失誤,以及中國內部的意識形態與領導錯誤,是導致政策總失敗的主要原因。

趙楚認為,朝鮮當局奉行的主體思想本身就是建立在反華的反事大主義路線前提之下的,朝鮮為獲得世襲政權與國家政治互為表裡的生存利益,對中國除了利用不會有真誠的關係基礎。

評論員五嶽散人認為朝鮮核武器威脅最大的是中國本身。他說,「朝鮮核彈能威脅誰?美國扔不到,跟日本沒那麼大仇,韓國同文同種,除了對中國造成威脅之外能幹啥?居然還有人叫好,腦殘至此,真是無藥可醫。養瘋狗看家護院,這就是很多愛國賊的邏輯。」

對毛派分子認為,朝鮮是中國抵抗美日韓等國的戰略緩衝的說法,趙楚認為,這種思維扭曲了中國與美日關係的現實,掩蓋了中國作為大國的基本利益思維:中美日關係儘管有局部的利益摩擦和安全猜忌,但從來都不是美蘇關係的翻版,也不可能回到零和博弈的狀態下。

趙楚認為,在遠程精確打擊作戰樣態下的今天,朝鮮根本不具備任何有意義的戰略緩衝作用。未來可能的對華軍事威脅毋須先攻佔地勢艱難、幅員狹小的半島北部作為兵力和活力基地,中國把未來安全建立在與縱深淺近而負擔沈重的鄰居小國的合作之上也是完全不切實際的。

許多網友認為,中國政府對朝鮮的綏靖政策,與其說是所謂地緣政治的戰略緩衝的思考,不如說是意識形態延續之下的習慣作為,尤其是與胡錦濤時代的政治返祖衝動有關。

一直有傳言稱,胡錦濤曾在一內部會議上,脫稿發言,稱朝鮮雖然暫時困難,但「政治上」是正確的。這一說法是否準確官方一直沒有明確,但胡當政期間,與朝鮮關係遠超江時期,相當意義上恢復了意識形態的同志關係,而主導朝鮮問題的外交部門,也非中國外交部,而是中共中央的中聯部。

對此,趙楚分析說,使中國的朝核政策走上自我損害的意識形態文革路線,從內部來說,與中國堅持拒絕政治體制改革導致的執政黨權力合法性危機有關。在這種內部背景之下,職業外交的思維和全球戰略的考量讓位於意識形態的對抗措施,主導對朝鮮外交的中聯部出於自身利益排斥了職業外交官的專業思維以及對朝決策地位。

從另一個角度,網友貓在陽臺就說:「朝鮮不是天朝的戰略緩衝,而是天朝的制度緩衝。太對了。天朝希望朝鮮的黑,襯托出自己的不太黑,然後讓天朝屁民在對朝鮮屁民的優越感中安心被奴役。」

許多網友呼籲中國政府停止對朝鮮的巨額輸血。

退休核武器專家魏世傑就說,「央視評論員說,我們反對核試,但中朝關係不會改變,這是什麼意思?每年40億美元繼續給它,讓他再造幾個核彈?這也太傻帽了吧?再說了,你說不變就不變,朝鮮還不一定干呢!」

對烏有之鄉為代表的毛派對朝鮮核武爆炸大唱讚歌,五嶽散人列舉了朝鮮在中國東北販毒、造假鈔等種種新聞報導。

五嶽散人批評說,朝鮮要飯都強討硬要,然後堵著中國家門口實驗核爆,居然還有一幫人覺得應該支持這樣的國家政權,而這幫人還號稱是愛國的,還是這幫人,完全不明白核捆綁與核訛詐是怎麼回事,偏偏要大談什麼國家戰略,真的漢奸就是這幫人。

在朝鮮核武問題上,中國內部不同意識形態代表人物的分裂顯著,與西方成熟的民主國家內政鬥爭激烈,但對外基本團結,分歧僅在手段與分寸的狀況景象迥異。

趙楚認為,當下中國政治改革被禁止討論、社會日益分化,對朝問題也自然成了中國社會意識和人群撕裂的一部分。其實還是人們一直在關注的老問題:中國往何處去,這與其他事務上的爭議分裂並無區別。

本臺得知,已有北京公民在網路上呼籲,在明天(2月15日)上午十點,在朝陽門外的中國外交部大樓舉行針對朝鮮核爆的抗議示威。

(原題目:朝鮮核武威脅中國東北民間展現主體性)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