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核武 中国民间意识形态分裂显著


2月12日上午,朝鲜在距离中国边境仅有100多公里的咸镜北道吉州郡丰溪里进行了第三次核试验。网络舆论上,虽然有激进毛派如乌有之乡等对朝鲜核武大声叫好,但大多数网民,甚至包括许多声言反西方、支持政府的“自干五”,仍对朝鲜核试验对中国安全和环境的威胁忧心忡忡,甚至压倒了春节的喜庆气息。

中国政府目前为止对朝鲜核试验的表态仍是“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并未超过朝鲜前两次核武试验的调门,但中国民间舆论却展现出了自主性。

昨天(2月13日),有网友到沈阳的朝鲜领事馆举牌表达了抗议。这几乎已经是在游行示威几乎不可能获得审批的现实环境下,中国网民在网下能表达的极限。

专栏作家赵楚在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的文章认为,在全球大国中,如中国一般,坐视自己如此邻近的小国走上核武装之路是不可思议的。朝鲜核爆标志中国朝核政策失败,中国自身战略思维和政策的失误,以及中国内部的意识形态与领导错误,是导致政策总失败的主要原因。

赵楚认为,朝鲜当局奉行的主体思想本身就是建立在反华的反事大主义路线前提之下的,朝鲜为获得世袭政权与国家政治互为表里的生存利益,对中国除了利用不会有真诚的关系基础。

评论员五岳散人认为朝鲜核武器威胁最大的是中国本身。他说,“朝鲜核弹能威胁谁?美国扔不到,跟日本没那么大仇,韩国同文同种,除了对中国造成威胁之外能干啥?居然还有人叫好,脑残至此,真是无药可医。养疯狗看家护院,这就是很多爱国贼的逻辑。”

对毛派分子认为,朝鲜是中国抵抗美日韩等国的战略缓冲的说法,赵楚认为,这种思维扭曲了中国与美日关系的现实,掩盖了中国作为大国的基本利益思维:中美日关系尽管有局部的利益摩擦和安全猜忌,但从来都不是美苏关系的翻版,也不可能回到零和博弈的状态下。

赵楚认为,在远程精确打击作战样态下的今天,朝鲜根本不具备任何有意义的战略缓冲作用。未来可能的对华军事威胁毋须先攻占地势艰难、幅员狭小的半岛北部作为兵力和活力基地,中国把未来安全建立在与纵深浅近而负担沉重的邻居小国的合作之上也是完全不切实际的。

许多网友认为,中国政府对朝鲜的绥靖政策,与其说是所谓地缘政治的战略缓冲的思考,不如说是意识形态延续之下的习惯作为,尤其是与胡锦涛时代的政治返祖冲动有关。

一直有传言称,胡锦涛曾在一内部会议上,脱稿发言,称朝鲜虽然暂时困难,但“政治上”是正确的。这一说法是否准确官方一直没有明确,但胡当政期间,与朝鲜关系远超江时期,相当意义上恢复了意识形态的同志关系,而主导朝鲜问题的外交部门,也非中国外交部,而是中共中央的中联部。

对此,赵楚分析说,使中国的朝核政策走上自我损害的意识形态文革路线,从内部来说,与中国坚持拒绝政治体制改革导致的执政党权力合法性危机有关。在这种内部背景之下,职业外交的思维和全球战略的考量让位于意识形态的对抗措施,主导对朝鲜外交的中联部出于自身利益排斥了职业外交官的专业思维以及对朝决策地位。

从另一个角度,网友猫在阳台就说:“朝鲜不是天朝的战略缓冲,而是天朝的制度缓冲。太对了。天朝希望朝鲜的黑,衬托出自己的不太黑,然后让天朝屁民在对朝鲜屁民的优越感中安心被奴役。”

许多网友呼吁中国政府停止对朝鲜的巨额输血。

退休核武器专家魏世杰就说,“央视评论员说,我们反对核试,但中朝关系不会改变,这是什么意思?每年40亿美元继续给它,让他再造几个核弹?这也太傻帽了吧?再说了,你说不变就不变,朝鲜还不一定干呢!”

对乌有之乡为代表的毛派对朝鲜核武爆炸大唱赞歌,五岳散人列举了朝鲜在中国东北贩毒、造假钞等种种新闻报道。

五岳散人批评说,朝鲜要饭都强讨硬要,然后堵着中国家门口实验核爆,居然还有一帮人觉得应该支持这样的国家政权,而这帮人还号称是爱国的,还是这帮人,完全不明白核捆绑与核讹诈是怎么回事,偏偏要大谈什么国家战略,真的汉奸就是这帮人。

在朝鲜核武问题上,中国内部不同意识形态代表人物的分裂显著,与西方成熟的民主国家内政斗争激烈,但对外基本团结,分歧仅在手段与分寸的状况景象迥异。

赵楚认为,当下中国政治改革被禁止讨论、社会日益分化,对朝问题也自然成了中国社会意识和人群撕裂的一部分。其实还是人们一直在关注的老问题:中国往何处去,这与其他事务上的争议分裂并无区别。

本台得知,已有北京公民在网络上呼吁,在明天(2月15日)上午十点,在朝阳门外的中国外交部大楼举行针对朝鲜核爆的抗议示威。

(原题目:朝鲜核武威胁中国东北民间展现主体性)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