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民工回鄉過年 家園被拆自焚抗議(圖)


2013年元月29日(臘月十八)晚上,在湖南長沙打工的39歲的胡騰平,駕著新買的剛掛上牌照的私家車,其樂融融地回家過年。他是江西省新余市孔目江生態經濟開發區毓秀山辦事處應星村委周坑村民小組的村民。他上有七旬父母,下有14歲讀初三的女兒和9歲讀小學三年級的兒子,回家過年真正是種喜洋洋、美滋滋的天倫之樂。

他家原本極端貧窮,年老體弱的父母和兩位聾啞哥哥靠低保聊以維生,他是這個弱勢貧困之家的頂樑柱。憑著自己的智慧和勤奮,他在湖南給福建磚廠老闆承包機械維護,年薪十幾萬元,並開設了自己的磚機零配件加工廠。他妹妹說:「我四哥是個天才,他不是木工能打傢俱,機械技術也全是自學的」。

幾年的打拼,他總算讓全家過上了小康的滋潤日子——在外開轎車,在家住樓房,父母有所養,對兩位聾啞哥哥,自己也有能力盡幫扶義務。尤其讓他欣慰和驕傲的是子女乖巧,讀書成績優秀。但是,在外打拼時那個魂牽夢縈的家鄉,這次等待他的卻是讓他全家毀於一旦的、萬劫不復的一場強拆自焚的滅頂之災。

他妹妹說,元月7日凌晨4時許,四哥家一棟3層460多平米的樓房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摧毀。那些人只搬了幾件家電出來就把樓房給扒掉了,很多生活和生產用品都被掩埋在廢墟裡。強拆前沒有與四哥簽訂協議,強拆後以每平方米360元的單價將十幾萬元補償款打入四哥存摺上,這點錢還遠遠不夠四哥花的裝修費。

30日(臘月十九)清晨,胡騰平起床後,獨自一人來到這堆廢墟前。看到自己多年的心血汗水成了一堆廢墟,他悶了幾個鐘頭的憤怒無處發泄。他沒和家人說一句話,他的憤怒深深地壓在心裏,所有行動都在悄悄中進行。接下來就是其親屬在公安部門看到的那慘不忍睹的監控錄像——

9時許,他來到村委辦公樓二樓會議室。村委正在開會,他進門後,就用一個礦泉水瓶和一個鮮橙多瓶裝的柴油倒在自己身上點著了火,只見一個火球在會議室裡滾動。他沒有堵住門口的出路,也沒有抱住別人尋求同歸於盡,而是讓村官們紛紛往外奔跑,說明他只是自焚抗議,絕無報復、傷害他人的惡意。

監控錄像的最後鏡頭是有人用被子扑向火球,第一床被子沒有蓋住火球,第二床被子才把火球蓋住將火扑滅。呼叫120後,急救車將燒成重傷的胡騰平送進了離得最近的新余市第二醫院,31日8-9點鐘轉入新鋼醫院救治。2月2日(臘月廿二),由南昌來的專家做了第一次手術,三天後(2月5日),做了第二次手術。

家屬說,胡騰平燒傷面積達到95%以上,其中50%以上屬重度燒傷,40%多屬二級燒傷,只有頭頂和腳板有點沒燒傷的好皮。他住在新鋼醫院ICU室(重症加強護理病房)救治,至今昏迷不醒,很難說能否救活。政府派了很多便衣人員監守在病房外面,只有醫務人員能進病房,只有家屬和看守人員才能靠進病房。

胡騰平的外甥說,他們懷疑公安部門給家屬看的監控錄像是被剪切處理過的。他們認為胡騰平進村委會議室後,一定和村官們有對話甚至有爭執。在這之前,胡騰平的妻子李雪梅去過新余市信訪局,兩名女接訪人員把她推去找毓秀山辦事處。家屬們氣憤地說,本來就是辦事處強拆的,這不是要我們去找強盜說理嗎?

家屬說,自焚事件發生後,政府很緊張,承諾會盡最大努力救人,也會承擔所有救治費用和父母子女的贍養經費,要求他們不要對外擴散自焚信息。2月2日,胡騰平的妻子李雪梅向維權人士李思華電話求助後,家屬們的電話可能也被監控了。李思華說自己接到過一個自稱是家屬的電話,說正在與政府談判,要求暫時不要擴散信息?家屬們一致搖頭說肯定是有人冒充家屬打的電話。

家屬特別強調了幾點:1.在胡騰平自焚前,其大哥因為拒絕簽拆遷協議就取消其聾啞人的低保;2.強拆胡騰平樓房時既沒簽協議,本村也沒有了安置房;3.政府的征地既沒有村民的簽字,也沒有相關部門的批復;4.開發商要這塊地並非現在開發,而是囤地等待漲價升值;5. 在胡騰平搶救期間,家屬絕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談判;6他們希望得到網路輿論的支持,就自焚事件討說法。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