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民工回乡过年 家园被拆自焚抗议(图)


2013年元月29日(腊月十八)晚上,在湖南长沙打工的39岁的胡腾平,驾着新买的刚挂上牌照的私家车,其乐融融地回家过年。他是江西省新余市孔目江生态经济开发区毓秀山办事处应星村委周坑村民小组的村民。他上有七旬父母,下有14岁读初三的女儿和9岁读小学三年级的儿子,回家过年真正是种喜洋洋、美滋滋的天伦之乐。

他家原本极端贫穷,年老体弱的父母和两位聋哑哥哥靠低保聊以维生,他是这个弱势贫困之家的顶梁柱。凭着自己的智慧和勤奋,他在湖南给福建砖厂老板承包机械维护,年薪十几万元,并开设了自己的砖机零配件加工厂。他妹妹说:“我四哥是个天才,他不是木工能打家具,机械技术也全是自学的”。

几年的打拼,他总算让全家过上了小康的滋润日子——在外开轿车,在家住楼房,父母有所养,对两位聋哑哥哥,自己也有能力尽帮扶义务。尤其让他欣慰和骄傲的是子女乖巧,读书成绩优秀。但是,在外打拼时那个魂牵梦萦的家乡,这次等待他的却是让他全家毁于一旦的、万劫不复的一场强拆自焚的灭顶之灾。

他妹妹说,元月7日凌晨4时许,四哥家一栋3层460多平米的楼房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摧毁。那些人只搬了几件家电出来就把楼房给扒掉了,很多生活和生产用品都被掩埋在废墟里。强拆前没有与四哥签订协议,强拆后以每平方米360元的单价将十几万元补偿款打入四哥存折上,这点钱还远远不够四哥花的装修费。

30日(腊月十九)清晨,胡腾平起床后,独自一人来到这堆废墟前。看到自己多年的心血汗水成了一堆废墟,他闷了几个钟头的愤怒无处发泄。他没和家人说一句话,他的愤怒深深地压在心里,所有行动都在悄悄中进行。接下来就是其亲属在公安部门看到的那惨不忍睹的监控录像——

9时许,他来到村委办公楼二楼会议室。村委正在开会,他进门后,就用一个矿泉水瓶和一个鲜橙多瓶装的柴油倒在自己身上点着了火,只见一个火球在会议室里滚动。他没有堵住门口的出路,也没有抱住别人寻求同归于尽,而是让村官们纷纷往外奔跑,说明他只是自焚抗议,绝无报复、伤害他人的恶意。

监控录像的最后镜头是有人用被子扑向火球,第一床被子没有盖住火球,第二床被子才把火球盖住将火扑灭。呼叫120后,急救车将烧成重伤的胡腾平送进了离得最近的新余市第二医院,31日8-9点钟转入新钢医院救治。2月2日(腊月廿二),由南昌来的专家做了第一次手术,三天后(2月5日),做了第二次手术。

家属说,胡腾平烧伤面积达到95%以上,其中50%以上属重度烧伤,40%多属二级烧伤,只有头顶和脚板有点没烧伤的好皮。他住在新钢医院ICU室(重症加强护理病房)救治,至今昏迷不醒,很难说能否救活。政府派了很多便衣人员监守在病房外面,只有医务人员能进病房,只有家属和看守人员才能靠进病房。

胡腾平的外甥说,他们怀疑公安部门给家属看的监控录像是被剪切处理过的。他们认为胡腾平进村委会议室后,一定和村官们有对话甚至有争执。在这之前,胡腾平的妻子李雪梅去过新余市信访局,两名女接访人员把她推去找毓秀山办事处。家属们气愤地说,本来就是办事处强拆的,这不是要我们去找强盗说理吗?

家属说,自焚事件发生后,政府很紧张,承诺会尽最大努力救人,也会承担所有救治费用和父母子女的赡养经费,要求他们不要对外扩散自焚信息。2月2日,胡腾平的妻子李雪梅向维权人士李思华电话求助后,家属们的电话可能也被监控了。李思华说自己接到过一个自称是家属的电话,说正在与政府谈判,要求暂时不要扩散信息?家属们一致摇头说肯定是有人冒充家属打的电话。

家属特别强调了几点:1.在胡腾平自焚前,其大哥因为拒绝签拆迁协议就取消其聋哑人的低保;2.强拆胡腾平楼房时既没签协议,本村也没有了安置房;3.政府的征地既没有村民的签字,也没有相关部门的批复;4.开发商要这块地并非现在开发,而是囤地等待涨价升值;5. 在胡腾平抢救期间,家属绝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谈判;6他们希望得到网络舆论的支持,就自焚事件讨说法。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