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國官貴的「第三交際圈」

2013-02-21 11:25 作者: 劉建華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圈子商業往來、社交活動、沙龍聚會,城市人群需要有自己的圈子,也需要容納圈子文化的會所。

名流雲集:廣深會所的圈子圈套

這裡的會所跟這裡的早茶一樣,品種繁多,在廣州、深圳城市會所裡出沒的人員並無別樣,但其新奇與開放度可能更勝一籌。一個明顯的標誌是——廣州、深圳最多的就是高爾夫會所

北京四合院裡的私人會所的會員可能是顯貴,上海外灘的CLUB裡可能匯聚著新一代商業精英,而在廣州、深圳城市會所裡出沒的人員並無兩樣,但其新奇與開放度可能更勝一籌。一個明顯的標誌是——廣州、深圳最多的就是高爾夫會所。

商業型、社區型、酒店合作型、政府合作型,這裡的會所跟這裡的早茶一樣,品種繁多,不同品位的人都能在其中找到樂趣,也因此會所正成為廣、深兩城第三類最佳社交圈。

名流之地

繁華的廣州體育東路,中信大廈、正佳廣場等廣州城中聲名稍響的寫字樓矗立其中。

18號俱樂部隱匿在都市華庭的背面,從外而言,這僅是一座普通的建築,沒有任何特點,也無法感覺到它的奢華,只有特有的紫色logo顯示著它的尊貴。過分的簡單也令初到的人迷惑於該如何進入這裡面的世界,這番曲逕確也是心思獨到。

廣州有很多這樣的會所,最新引起關注的,則是著名鋼琴家郎朗在2012年打造的以「音樂藝術」為主題的「朗匯」,位於廣州萬豪酒店,佔地2000平方米,4個風格迥異的主題區域,風格奢華,會費為12.8萬元。朗匯的核心部分是佔地近500平方米的多功能演藝中心,還擁有全球唯一定制的施坦威紅寳石黑檀木鋼琴和頂級的專業音響。在廣州,除了18號俱樂部、朗匯之外,位於沙面大街的驚艷會、鳳凰城酒店的盧浮宮會所也是名聲在外,而更多隱藏在鬧市或是村中小巷而不為人知。

從廣州到深圳不過一個小時,不少精英人士每日往返其間,只為前往某一個神秘之所,在一個私密的空間中完成自己的社交活動,之後便又驅車返回。

行雲流水、鸞鳳呈祥!這是位於深圳核心商業區京基100第65層靈雲·鸞會所給《小康》記者的第一印象。如果沒有人下樓接,外人恐怕怎麼也進不來會所這道門。與大多數會所一樣,鸞會所也設在鬧市中心,但要想走進會所,除非擁有會員身份象徵的那張VIP卡,否則門禁會拒你於門外。

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走進會所的自動門,展現在記者面前的是暗色調的曲折門廊,腳下由潔白細沙鋪陳的彎曲如河流的廊基,中間鋪設凹雕浮雲的瓷磚,曲折蜿蜒。門廊內壁鑲嵌在牆內的360度旋轉玉琱展示設備兀自轉動著,在燈光的照耀下散發著盡顯高貴的晶瑩剔透。走進內堂展示區,各種頗具特色的展櫃、牆面的裝飾、腳下的青磚,甚至桌椅的花色等,無不或流雲舒轉、或花開富貴,一派祥和景象。

奢華的裝飾、貼心的服務,對應高昂的消費。「會員從刷卡入門那一刻起,只要你需要,專業的服務員便會全程陪同。」廣州某地產企業老總吳化雄(化名)告訴《小康》記者,服務員都是從大學院校裡招收的畢業生,經過專業培訓。進入會所,你可以約朋友喝茶聊天,也可以商務洽談,也可以是宴賓享受,每次消費都得過萬。「能進入會所消費的人群一般都是實現小康生活的人!」吳化雄笑著說,擁有私人會所會員卡不僅僅是享受裡面的服務,也是身份的一種象徵。

除了這種全封閉式的會所,廣深兩地也有不少半封閉或者全開放式的會所。

圈子圈套

「剛剛和海關的朋友在廣州匯景亞太國際會所裡談成了一單牛肉進口的生意。」張勇興奮地對《小康》記者說,在這樣高級的會所裡談生意不僅體現自己的實力和對對方的尊重,更重要是在洽談的過程中不會受干擾,「在我們的空間內絕對不會遇到熟人,畢竟,生意上還是有很多機密不能露。」張勇放低音量小聲地說,如果泄露出去不僅僅是經濟上的損失,還會出大問題。

在張勇看來,之所以不會在會所內遇到熟人,那是因為頂級私人會所不是有錢就可以去,而要成為其中的會員,一要看收入;二要看職位;三要看所從事的行業。普通人即使有錢,也不一定能進去。這就是頂級私人會所同一般高級飯館、酒家等不同的地方。

「其實國內頂級私人會所裡的基礎設施和服務項目都大同小異:要休閑,可以到健身中心、游泳池、酒廊等地進行徹底的放鬆;如果是雪茄愛好者,可以到靜謐、優雅的雪茄吧去分享私人雪茄的清香;要吃飯品酒喝咖啡,可以去品嚐各種頂級中式、西式佳餚。另外,健身、游泳、SPA、桑拿也是頂級私人會所的常設項目。」儘管在不同的地方都可以得到這些享受,但還是有許多人為了入會交納幾萬到10多萬元不等的會費。「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這正是會所的重要功能之一,也因此成為達官貴人們的「第三交際圈」。

如果不是相約而至,幾乎不可能知道同在會所內還有一些什麼人,哪怕是自己的朋友。而對會員個人信息保密則是會所及其員工最基本的責任。

「準確地說,這些頂級私人會所其實就是‘富人名流俱樂部’。」因為生意往來經常出入廣州高級會所的張勇說,總體上來講,這些頂級私人會所的「常客」主要是外企高管、私企老闆、駐地領事館工作人員、上市公司高管、金融證券業人士、政要、演藝名人等高收入人士和各界社會名流。

也正因為會所有隱秘性,往往有部分會所成了法律監管的邊緣地帶。導致其中產生或可能存在權錢交易、色情交易或者貪污腐敗等。個別會所會成為黃、賭、毒的聚集地。幾乎所有的高級、頂級會所都採用會員制交會費的運作模式,而事實上,有些會所根本不會進行工商註冊,更不會上報人民銀行,這顯然違背了有關工商治理和金融監管條例,其中會費數萬甚至十幾萬的大有存在,缺乏金融機構的監管,容易導致資金挪用甚至涉嫌非法集資問題。

經營困局

「要提供高標準的服務,必須要限制會員的人數,而會員的多少很大程度上又決定會所經營業績,所以很矛盾!」廣州某會所負責人向《小康》記者介紹說,會所消費看似高昂,但事實上利潤並不高。

比如說,有5位客人過來消費,所在房間最底消費為10000元,會所要提供5名公關需要費用4000元、1名包房公主500元、1名包房小弟100元。

加上酒水成本,房租,水電,消耗,輔助人員開支,及後勤保障和其他費用,所剩無幾,因此,大多數會所有盈利都源自會費以及每月的1000-2000元的會員維護費。

為了生存,越來越多的高級會所開展了「副業」,將奢侈品推薦給這些「有錢人」。靈雲·鸞會所總經理許芳向《小康》記者介紹說,鸞會所進駐京基100,便是為高端商務人士營造的一個以玉會友的平臺,旨在以低調奢華、睿智雋永,致力於打造國際連鎖頂級珠寳會所。

靈雲·鸞會所除前臺外共設有五個區,鳳舞鸞翔圓滿區、梧桐棲鳳VIP區、朝陽鳴鳳VIP區、文化長廊和典藏室。在會所活動部潘小姐的引導下,記者參觀了整個會所和會所的展示品,除一部分未標價的展品外,標價物件動輒幾十上百萬,甚至幾百萬一件的翡翠標價也不少見。一些沒有標價的展品,潘小姐介紹說,有的是客戶定制的無需標價。而另一些純展示的透著頂級翡翠風範的物件,則無價可標。

與多數消費型會所以入會收取會費等盈利模式不盡相同的是,靈雲·鸞會所也為在會所平台上購買、定制靈雲翡翠的客戶提供各項延展開來的增值服務,甚至包括收藏品鑒、人脈交往、商務活動、投資理財等服務項目和內容。當然,這也是目前深圳、北京等一線城市興起的珠寳或其他奢侈品類主題會所大多選擇的盈利模式。

珠寳會所這一經營模式,在國內珠寳行業正引起廣泛關注。所謂珠寳定制會所,主要是為高端客戶提供私密空間進行珠寳品鑒,搭建交流平臺進行資源嫁接,讓客戶享受從供貨、設計、製作到成品的一條龍服務。目前國內珠寳定制會所的經營方式一般分為兩種,除鸞會所這種高端私密會所,另一種則是整合高端消費資源的大型會場模式,它承載的不只是珠寳定制,還有相關聯的消費體驗和娛樂功能,更像是以珠寳交易為核心,延展出上下游產品的超大規模購物中心。

不少業內人士對於高端珠寳會所模式給予了很高的評價,中國珠寳市場消費能力強勁,在技術水平上已沒有任何問題,目前欠缺的就是國際化運作的能力和很好的經營模式。然而,中國奢侈品行業協會會長蔡蘇建卻持有不同的看法,蔡蘇建告訴《小康》記者,經營一個高端會所就如同經營一個奢侈品品牌,需要經歷一個漫長的等待過程。而這對於大多數想賺快錢的中國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來說,珠寳行業高端會所的路線並不見得非常好走,忍耐與會所經營過程中的文化培植、核心思想展現和張力的凝聚遠比賺錢來得重要。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