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陽官場換屆引發「地震」 最淡定書記落馬(圖)


「我年輕時的理想是做記者,結果卻走向了仕途。」胡景旭對本刊記者說。作為一個被停職的女縣長,她如今正在老家靜養,心情差到了極點。

8月15日,因一起花炮廠爆炸瞞報事件,時任淮陽縣長的胡景旭和常務副縣長雷廷軍、分管副縣長張海洋被問責停職,另有安監局局長等三名官員被免職。若非這起事故,胡景旭會毫無懸念地成為淮陽縣委書記。

此前,還沒把周口政協副主席位置暖熱的淮陽前縣委書記任連軍剛剛「出事」。多方信息來源顯示,任連軍為順利晉升副廳級,從縣財政局撥出至少200萬元專款,派出包括兩名副縣長在內的6人「賄選領導小組」,向周口八縣一市兩區的200餘名副處級以上幹部行賄。最終,此事因前周口市政協副主席楊海震(亦是接受賄賂者之一)的落馬而東窗事發。

任連軍賄選和花炮廠爆炸瞞報事件,在間隔不足半月內相繼案發。淮陽12個常委中,至少6人被停職或雙規。周口市委只好派出工作組進駐該縣,兩名副組長分別接管淮陽的黨政工作。

「賄選領導小組」

9月下旬的一天,在周口市一場公開的黨課上,周口市市委常委、紀委書記楊正超通報任連軍案:任連軍是以賄選方式選上的政協副主席。此後,記者從當地多位幹部處得知的相關情況,相互佐證了該案的主要案情和事發經過。

2012年5月初,周口市政協進行換屆選舉。當時還保留著淮陽縣委書記職務的任連軍,在一個多月後才以「周口市政協副主席」的身份頻繁視察各地。但就在這個當口,周口的一起貪腐案件將他牽涉其中:周口市前任政協副主席、曾任川匯區區委書記的楊海震落馬。楊海震,1953年生人,此次換屆本要卸任退休,卻被意外「雙規」。外傳,楊海震交代出300多位逢年過節向其行賄的幹部名單,任連軍就是其中之一。

8月3日,淮陽財政局長王洵被周口市紀委帶走調查。在周口待了20天後,又被省紀委帶到鄭州。在此前後,淮陽縣常務副縣長雷廷軍、副縣長顧偉、組織部長馬玉東、人武部長朱偉、政府辦主任毛吉鴻和一位縣委辦副主任被帶走問話。

官場人士分析說,任連軍之所以會以縣委書記的實職去競選政協副主席的虛職,除了行政級別能從正處升為副廳,還有一個考慮是縣委書記被盯得緊,他自己又不那麼乾淨,「屬高危職業」,而政協副主席一般是不會出事的——事後看來,這種經驗並不好使。

任連軍最後一次公開露面,是在7月24日召開的周口市政協主席會上,之後再無音訊。直到9月19日周口紀委書記楊正超披露任連軍案。據一名旁聽報告者說,任連軍因楊海震案曾被紀委叫走談話,但當天就回來了。幾天後他又離開淮陽,帶著司機向北而去,被省紀委發覺(一說是省紀委接到舉報)並上報了中紀委,之後通過公安系統在東北某地將其抓獲並帶回周口。但之後當地官方封鎖了這一消息,並下令刪去網上有關任連軍、楊海震的簡歷和一些關鍵信息。

此時,周口官場開始流傳任連軍案的各種版本。一種說法是,任連軍的「賄選領導小組」向每位副處級以上幹部送了一枚金幣,在其案發後,這些金幣都被要求退了回去;另一個版本是,任連軍先後從財政局劃走了500萬元打入一個私人賬戶。這些版本無從確認。

但有知情人士透露,這次賄選,任連軍總共從財政局劃走了200多萬元,平均每個副處以上幹部的賄選成本折合1萬元左右。該人士稱,財政局歸縣長主管,從財政劃錢需要縣長簽字,但時任縣長胡景旭不簽,任連軍就繞過了縣長,直接將款項分批劃入縣委辦賬號,而後用於賄選。

隨著任連軍的歸案,這個「賄選領導小組」隨之浮出水面。

「最淡定書記」

被紀委叫走的,不單是財政局現任局長王洵,還有前任局長康邵先。周口市紀委查封了該局2006年以來的賬目——這正是任連軍剛到任淮陽的時間點。

淮陽官場除了在1996年初時任縣委書記李華亭因央視《焦點訪談》曝光糧庫問題被停職外,這些年一直沒出過什麼大事。任連軍落馬,將淮陽官場攪了個雞犬不寧。據稱他交代了280個向其行賄的副科級幹部,淮陽官場中人幾無倖免。

任連軍出生於周口下轄的鄲城縣某村,1990年代末曾在鄲城擔任過鄉長,後任瀋丘縣委副書記,2006年5月調任淮陽,先以代縣長的身份主持工作,後正式任縣長,2008年11月就任縣委書記兼任縣長。

淮陽某局局長透露,從2006年任連軍來到淮陽開始,各局委副科以上幹部逢年過節都要去「上供」,這位局長第一次送了3000元,後來每次加碼到4900元。「我以前吃過虧的,送的錢滿5000元就夠得上行賄。別人都送,只有自己不送,這個局長還想不想幹了?」

初到淮陽的任連軍,給人的印象是魄力十足、敢想敢干。他結合淮陽的旅遊資源優勢,每年都舉辦中華姓氏文化節和荷花節。該縣旅遊綜合收入每年以50%以上的速度遞增,今年「十一」期間,僅太昊陵門票收入就有300萬元,官方稱全年可實現旅遊綜合收入30多億元。

任連軍任內,淮陽開展了一系列諸如舊城改造、新區開發等一系列市政建設項目,淮陽的房價從6年前的每平方米1000多元上漲到3000多元,成為周口各縣房價最高的地方。當地一位網友曾經做過一項統計,淮陽房價2011年上半年比2010年初上漲了90%。

不過,當地人均收入並未有明顯提高,公務員只有一兩千元月薪,有些幹部、教師的工資津貼還不能按國家規定足額發放,因此民間對任連軍褒貶不一。

另一正科級幹部透露,任連軍時期幹部提拔並不算太多,只有幾個在縣直機關的司機被提拔為科級幹部,所以他在這方面的受賄數額應該不算大,官員們逢年過節送的也都屬於「小意思」,基本上是官場潛規則,不致引起眾怒。

網上開始廣為流傳的一則帖子稱,任連軍將國營紡紗廠低價售賣給了自己的鄲城老鄉,僅改良劑廠土地由工業用地改為商業用地一項,就導致2000餘萬元的國有資產流失;某樓盤用地之前的賠償款是5000萬元,但以不足3000萬元的價格被開發商買走;縣城東關煤店等幾處國有資產,也都低價轉讓搞房地產開發。

帖子內容的真實性待考,但當地官場較為一致的看法是,任連軍來淮陽後,其鄲城老家的一些親戚開始進入淮陽承包市政工程,新建的橋樑和道路項目基本被鄲城人壟斷。相比受賄的小錢,工程回扣更是紀委調查的重點。

記者接觸的當地某建築商及相關產業多個人士都有較一致的說法:圈子裡幾乎人人知道,任連軍對回扣幾乎來者不拒,大到工程回扣、小到廣告牌提成都照單全收。

而發生在去年3月的一件事,令任連軍一度擁有全國範圍的「知名度」。2011年3月20日,淮陽正在舉行一場非物質文化遺產展演活動,一婦女忽然越過警戒線跪到任連軍面前大聲訴說「冤情」,旋即被保安人員拖離現場。有報導稱,「整個過程,任書記竟然無動於衷,面無表情,一直正襟危坐觀看演出。」

這一事件因媒體報導而引發熱議,任連軍被網友戲稱為「最淡定書記」。甚至人民網也轉載了評論《「最淡定書記」連知縣老爺都不如》。儘管兩天後他在縣信訪局接待了向其下跪陳情的女子張艷輝,當地官方宣稱任連軍在「下跪」現場就約好與張艷輝見面,但此說被張本人否認。

除了這次被公開報導的事件,淮陽坊間還流傳著諸多關於任連軍私人生活的軼事,被談論最多的版本是「五個梨」,即任和五個名字中帶「麗」字的女子有染,並將她們破格提拔。淮陽某局長對這個傳聞沒有正面回應,只表示:「任連軍的內幕,我知道太多了,但不方便在這個場合說。」

再三追問下,該局長只透露了一個內幕:任連軍每月個人固定花費50萬元,這筆錢是從財政局領的公款,這也是兩任財政局長被查、財政局賬目被封的原因。但這筆錢到底以何種名義劃出、如何劃出及劃至何處、最終用於哪些用途、屬濫用公款還是貪污……詳情目前無法確認。

倒霉的女縣長

2009年6月,在南陽內鄉任縣委副書記的胡景旭調到了淮陽,正式擔任淮陽縣縣長。此時任連軍以縣委書記兼任縣長已逾半年,淮陽的人事和財政大權歸任連軍一人掌握。

胡景旭出生在南陽鎮平縣,長期在內鄉從政,而淮陽官場大部分是本地人,像任連軍這樣的外派官員也是周口籍的。胡景旭又是女性,短時間內很難融入新環境,儘管也有和其親近的官員,相比任連軍,胡景旭的力量在淮陽要薄弱得多。

在強勢的任連軍面前,胡景旭顯然沒有大的作為空間,外傳二人關係一直不太融洽。任連軍成立的「賄選領導小組」中,都是他的鐵桿,胡景旭雖然反對財政局撥款賄選,但最終還是被繞了過去。

今年任連軍到周口任政協副主席後,胡景旭就以縣長身份開始主持淮陽的全面工作。如果不出意外,她會毫無懸念地成為縣委書記,「多年的媳婦熬成婆」。

「意外」出在6月18日。當時任連軍離開淮陽不到一週,淮陽工業園區舉行一個開工典禮,周口市也有領導前來參加,胡景旭是主持者,會議開到了上午9點,魯臺鎮方向傳來了爆炸聲。魯臺鎮是淮陽的鞭炮生產大鎮,爆炸發生在該鎮東屯村的花炮廠。最初,淮陽官方通報這起爆炸事故死亡7人,傷14人。8月初,有人向省政府舉報,淮陽縣政府瞞報了這起事故中的傷亡人數,河南省後來核實的數字是死28人、傷20人。

8月初,也正是財政局長王洵等人被紀委叫走調查的時間。這個巧合讓淮陽坊間流傳一種說法:縣長一方舉報了任連軍出逃,導致其親近者全部落馬;而書記一方的人在出事後,舉報了兩個月前的鞭炮廠瞞報事故——兩起事件的先後案發,屬於官場內鬥的結果。

淮陽官方的淮陽網曾報導,8月6日上午,胡景旭還在縣委常委會議室主持召開縣四個班子會議。但8月15日,周口市委緊急宣布,對淮陽縣縣長胡景旭、常務副縣長雷廷軍、分管副縣長張海洋予以停職,對淮陽縣安監局局長範民華等領導予以免職,另有18人被追究刑事責任。

目前尚無法確認,在魯臺鎮花炮廠爆炸事故中,淮陽縣政府是否也成立了一個「瞞報領導小組」。但這起事故的問責,加上之前任連軍賄選事件,令淮陽官場幾乎癱瘓。

8月18日上午,周口市派出工作組進駐淮陽,工作組副組長分別接管縣委和縣政府的工作。這一天,周口市紀委書記楊正超也到淮陽縣大連、葛店、黃集等鄉鎮走訪基層,調研「幹部作風轉變暨環境創優工作」的開展情況。楊正超的到來一度令淮陽官場一片慌亂,以為這個鐵腕的紀委書記要拿淮陽官場開刀了。

至10月下旬,工作組已在淮陽待了兩個月,淮陽幹部被要求每週都開一次關於黨風廉政的會議,並寫出心得體會。眼下的淮陽,和任連軍關係密切的在建工程已全部叫停,包括任連軍主導的一個新公園和一個湖心島項目。而任連軍之前曾準備建高層辦公樓,把縣委和政府的一些機關都分散到了各處。隨著任連軍的落馬,新辦公樓如何建設可能需要重新規劃了。

外界傳言,胡景旭在事發後情緒低落,幾乎是見人就哭。10月22日記者撥通胡景旭的電話時,她沒說幾句話就略帶哽噎,不願意再提淮陽,更不願意提任連軍。

被任連軍交代出的官員則人人自危。目前傳出的消息是,因為涉及人數太多,周口市向上請示不要全部處理,否則淮陽將無人可用。

9月29日,離中秋還差兩天的日子,財政局長王洵被解除了「雙規」。再次回到淮陽,王洵體重減輕了8斤,他對前來勸慰的同事說:「沒事兒了,省紀委的領導說,該咋上班咋上班。」但回來的10多天裡,他一次也沒去過財政局的辦公室。而另一位剛回來的領導則關掉手機,平日緊閉大門,任憑熟人、同事如何敲門都不應聲。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