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周事件塵埃未定 人事定案迷離(圖)


王更輝、黃燦
《南方週末》總編輯黃燦

南方週末新年獻詞事件塵埃未定,至少要繼續觀察兩個方面的進展:一是南方報業集團的內部人事定案,尤其看分管南方報業的副總編輯究竟是誰。二是看三月份「兩會」之後的輿論管制格局有無鬆動。如果黃燦留任,並堅持掌握終審權力,下一步可能會出現較為激烈的抗爭,可能導致一些人會選擇離開。

發生於今年年初的《南方週末》新年獻詞事件,迄今已經近兩個月,但仍然走勢微妙,沒有一個確定的結局。1月下旬,香港《南華早報》曾援引政府內部消息稱,《南方週末》總編輯黃燦將離職,為此前的獻詞事件承擔責任,而時任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副總編輯王更輝將接替黃燦,直接掌控《南方週末》的運作。

然而,這一傳言並未得到證實。相反,進入2月下旬,有信息顯示,黃燦將繼續擔任《南方週末》總編輯一職。媒體人左志堅在微博上發文稱「黃燦留任南方週末總編輯。無力吐槽」。而南方週末記者呂明合也隱晦地表示「宣布了,一切照舊」。

這兩條簡明的博文引發了網民的關注和揣測。其中相當一部分意見對南方週末採編團隊此前的「抗爭」舉動表達了悲觀態度,認為在總編輯黃燦和省委宣傳部長庹震都不受觸動的情況下,這場抗爭難言「勝利」。但也有觀點認為,雖然事態已經進行了近兩個月,但還很難看出勝負,需要進一步觀察。

對此,本臺記者通過電話採訪了原「南方週末總編助理」、著名評論員鄢烈山先生:

RFI:上個月曾有傳言稱,黃燦已不再擔任《南方週末》總編輯,南方報業集團的副總編輯王更輝直接管理,但最近又有媒體人披露稱,黃燦將繼續擔任總編輯一職,您瞭解到的情況是什麼?

鄢烈山:這些人事安排的表述是不準確的,因為不明白南方報系的權力結構。最終結果是什麼樣,目前還很難說,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

南方日報社是南方報業集團的旗艦,後者由前者擴展而來。南方週末報系是南方報業集團的「兒子」,包括《南方週末》報、南方週末網和《南方人物週刊》及《名牌》雜誌。而王更輝原是以集團副總編輯分管南方週末報系;黃燦是以集團的社務委員會(簡稱社委)兼任《南方週末》總編輯。王更輝本來就是黃燦的頂頭上司,本來《南方週末》終審定稿權循例應該屬於王更輝,但以前王更輝不想管太多,把南方週末終審權授予了黃燦,王也看審稿,但最終採用與否由黃來決定。

現在的情況是,王更輝已升任南方日報社總編輯(升了半級,成了正廳級),已正式公布任命。那麼,誰接手王更輝分管南方週末報系,目前還不確定。如果以後不派副總編分管,社委黃燦就成了集團在南方週末報系的唯一代表,權力更大了。

RFI:有媒體人披露黃燦留任南方週末總編輯,在網路上引發了不滿和悲觀情緒,認為此前的抗爭運動功虧一簣,您怎麼看待這種得失?

鄢烈山:這要看南方週末編輯記者自己的訴求目標是什麼。他們的主要目標是取消省委宣傳部自從庹震來後的出版事先審查,應該說這個目標已經達到了。這種制度在南周歷史上是前所未有的。至於人事安排,則是一個博弈過程,不是編輯記者們能夠單方面決定的。

但是,經過新年獻詞事件,黃燦即便留任總編輯,他在採編隊伍中的已沒有基本的威信,因為大家本來對他的新聞觀念和領導作風就有不滿,並認為這一次新年獻詞事件他也負有責任,沒有原則、沒有新京報社長那樣的骨氣。

黃燦的留任,也很難說是最終結果。他暫時留任,據說沒人願意來替他,他自己可能也不服輸。

RFI:如果黃燦留任總編輯,而省委宣傳部長庹震也不承擔責任,在這種人事沒有變動的情況下,《南方週末》的抗爭成果能夠維持長久嗎?

鄢烈山:作為利益博弈方,第一步是要把願望表達出來,尋求雙方都能接受的結果。你說撤掉誰就撤掉誰,這在堅持「黨管媒體」的環境中是不太可能的。走一步看一步,不能著急。我相信南方週末的年輕同事,會堅持新聞理想和底線,盡力去抗爭。

下一步的局面,至少要繼續觀察兩個方面的進展。一是南方報業集團的內部人事定案,尤其看分管南方報業的副總編輯究竟是誰。二是看三月份「兩會」之後的輿論管制格局有無鬆動。如果黃燦留任,並堅持掌握終審權力,下一步可能會出現較為激烈的抗爭,可能導致一些人會選擇離開。

(原題目:鄢烈山:相信南週年輕同事會堅持理想盡力抗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