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祥星父母致保定監獄長的公開信

2013-03-13 00:42 作者: 唐海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保定監獄長:你好! 

我們是鄭祥星的雙親,今年已經七十多歲了。我們雖然有四個兒子,但只有祥星倆口子經常來看我們,照顧我們。現在他們不在,我們感到從未有的孤苦,天天盼著他回來,時時都想著他們,想著他們對我老倆口照顧的點點滴滴,時常以淚洗面。祥星以前對我們也不是很好,祥星是當地小有名的混混,整天打啊打啊的,兒媳婦對我們也不好,結下了很大的怨仇,斷絕來往,逢年過節幾個兒子和媳婦都來,就祥星媳婦不來,不但她自己不來,也不讓祥星和孫子來,年年過不了團圓年,我們老倆口偷偷抹淚。兒媳婦在路上見到我從來也不叫媽,不打招呼,跟仇人一樣。

大概在九九年前後,有一天兒媳婦孫素雲突然買了一大堆東西到家來,我楞在門口看著斷絕來往的兒媳婦,突然出現在眼前,半天說不出話來。未等我說話,素雲先開口叫了一聲媽,我回過神來,感覺這是真的嗎?當時只知道哭,素雲也哭,全家人都跟著哭。哭過之後,素雲說:我煉了法輪功了,師父讓我們不能記恨別人,對父母對兒女都要好,我今天是來向您道歉的,希望您能原諒我。我們全家人哭過之後,我高興的不知道說什麼好,我們一家高興的像過年一樣。從此,素雲常來看我們,照顧我們,成了我們老倆口最大的依靠。我兒子祥星看到他媳婦的變化,很感動,也跟著他媳婦煉功了,脾氣也變了,對人也和善了。當時我發自內心的感謝法輪功的師父把我的孩子們變的這麼孝順,讓我們在晚年終於得到了家庭的幸福美滿。後來政府不讓煉功,我們老倆口內心十分迷惑,為啥不讓人變好呢?從此,我們時時擔心這兩個孩子,總怕他們受到打擊。直到祥星被抓,被枉判十年重刑,我們這個家就垮了一半。

祥星出事後,只聽孩子們說祥星是因為煉法輪功被抓了。我雖然不懂法律。但是我的兒子我知道,他是真心實意的要做個好人,沒有做任何昧良心的事。兒媳婦告訴我村裡有幾百人簽名要求政府釋放祥星,不知道政府為啥沒有放他,我堅信我兒子是被冤枉的。孩子們和律師也說,憲法裡有明確規定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從電視新聞中看,習近平說,任何人都不能超越憲法之上,否則就要給以追究刑事責任。我們是樸實的百姓,我們不想猜疑什麼,但是我們相信這個社會需要我兒子這樣的人。

從去年八月八日我兒子被送到你們保定監獄,突然在十月底傳來消息說他做了開顱手術,我們的心就涼透了,只怕我的孩子是不是還能保住性命。我兒子十幾年來身體一直很好,從來沒有見過他吃藥打針的,身體一直很結實,洗衣機、電冰箱扛起來就走,誰都說祥星身體很壯。祥星被關押在看守所時,在唐海縣醫院給他做了全面檢查,這些都有記錄。後來送到保定監獄時,又做了體檢,能被收監獄,他的身體條件應該是沒有問題。為什麼突然會摔得腦出血?!左右兩側頭骨也摘了,這究竟是怎麼摔的?!母子連心,我心疼啊!傷在兒身上,疼在娘心上!我天天依在門框上盼著祥星,多想聽他叫一聲媽!

我老伴因風濕手腳骨頭嚴重變形,生活不能自理,我自己也因腦出血住院,以前還得過乳腺癌,現在還有糖尿病,身體狀況也很差,我兒媳婦孫素雲父親也做了開顱手術,一直癱瘓在床上,時時需要人照顧。現在為了祥星,我幾個兒子心思都在保定,整天奔波在唐海與保定之間,也顧不上我們這幾個老人,使我們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特別是祥星父親的病入冬後越來越重,現在坐起來都困難。兒子命懸一線,我們老倆口古稀之後一再受到精神的重創,現在我們老倆口過幾天就得輸液以延續生命。家中失去孩子們的照料,嚴冬屋內冰冷,多病的老伴在炕上裹著被子還冷的不行,常常深夜失眠以淚洗面向我要兒子,我們相對落淚,不知道這樣暗無天日的日子何時才有盡頭。

法輪功怎麼樣,我們百姓和你們一樣心裏都清清楚楚。相信你也為人父母,做人子女,人心都是肉長的,我兒子祥星還曾經勸我們不要怨恨迫害他的人。面對我們的孤苦、面對我兒子的善良,我不知道能不能讓你體會我們的真誠?為了給善良人一個保護,也為了祥星的生命還有機會延續。希望你們盡快把我兒子送回到我們親人的身邊。你們的善舉一定會得到福報。

最後,祝你們一切都好。

 

鄭祥星父母親:鄭增減 佟敬文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