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那些「非凡」的毛迷信歌曲

歌曲中毛澤東迷信清盤

2013-03-30 12:20 作者: 焦國標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人民文學雜誌社與人民畫報社合編《中華志氣》大型畫冊,約請一百位作家撰寫一百年來一百位中華民族的仁人志士的說明性文字。毛澤東的由劉白羽先生撰寫,題目叫《非凡》。1999年9月《人民文學》發表了這篇《非凡》。

《非凡》的開頭是這樣的:「毛澤東同志是偉大的天才。當我第一眼看到他時,就產生了非凡的感覺。」《非凡》的結尾有這麼幾段文字:「我說毛澤東同志是一位天才,就因為他領導的方方面面,都顯出輝煌的成就。」
 
「毛澤東同志是一位偉大的哲學家,偉大的政治家,偉大的軍事家,偉大的詩人,偉大的書法家……方方面面都達到非凡的高峰。」
 
「毛澤東同志不僅是一個世紀的天才,而且是難得出現的大天才。他的天才猶如洪流,流到哪裡都會展開宏偉的局面。」
 
這幾段文字,有的寫得很客觀,有的就寫得邪乎,有的寫得與歷史不符,還有的寫得與中央精神不一致。第一眼看見就產生了「非凡的感覺」,什麼非凡的感覺?是不是看見龍鱗了?這就得歸邪乎一類。
 
他領導的方方面面,都顯出輝煌的成就」,則屬於與歷史不符之類。他領導的文化大革命和反右這兩個「方面」是不是也「顯出輝煌的成就」?如果回答是,與中央精神不合;如果回答否,方方面面都顯出輝煌的成就就站不住腳。
 
「……方方面面都達到非凡的高峰」也一樣,毛澤東自己所謂的陽謀,他的三面紅旗大躍進人民公社,是不是也是「非凡的高峰」之一?這也與歷史不合。
 
「他的天才流到哪裡都會展開宏偉的局面」,流到1957年展開的局面也叫「宏偉」?流到1962年,全國三年餓殍三千多萬,萬戶蕭疏鬼唱歌,那局面叫不叫宏偉?流到1966年,展開那武鬥畫面是不是也很「宏偉」?
 
與歷史不合,自然也就與現在的中央精神不符。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毛澤東的歷史功績和重大過失都有明確的結論。文革、反右、大躍進、人民公社的一切政策錯誤,毛澤東都負有重要責任,這都是中央決議明確決定的。
 
劉白羽先生還搞了「五個偉大」,比林彪的四個「偉大」(的導師,的領袖、的統帥、的舵手)還多一個;又搞了幾個桂冠,「天才」「一個世紀的大天才」「難得出現的天才」,遠遠超過文革期間林彪製造毛澤東迷信時的「天才」「全才」「全局之才」水準。有道是,毛澤東是人不是神,劉白羽先生這些溢美迷信之詞,與政治歷史常識和中央精神都嚴重不符。
 
客觀,可以不那麼講;歷史,也可以不那麼講,據說劉白羽先生一向是很講政治的,這回為什麼會說出這麼明顯政治覺悟不高的話來呢?我分析起碼有三個原因,一個是近年主流社會政治生活中出現一股逆流,為歷史上的極左遮掩,提文革、反右都得慎重,幾乎成了禁區。劉白羽先生往左誇張毛澤東,沒問題;誰要膽敢往右誇張毛澤東,說他罪大惡極之類,你試試!
 
第二個原因,老輩老悖,人老必悖。任何人,縱你年輕時如何地八面玲瓏,見風使舵,前看八百年,後看八百載,左右能看三千公里,也難逃老年思想言行落伍於時代,出言即失,捉襟見肘。科學研究表明,越到老年往年的事記得越真。這一點我身有體會,我老祖母享年90有餘,最後一兩年出現痴呆症,不說話則已,一說話就是津津有味早年去姥姥家的故事,路上有一條河,河裡開著蘆花,諸如此類每聽老人說這話,我心裏就說不出是悲是喜,悲欣交集。劉白羽先生也有點這個跡象了。可是不同的是,老祖母的話只是自己絮叨,而且祖母青年時期沒有在延安呆過,不然話題肯定就是延河寳塔棗園的燈光什麼的了,而劉白羽先生是名老人,中國敬老,主要是敬名老,這樣一來,生理上已經決定了的本有三分發昏的話,反倒更見其可信、重要。不然怎麼非選劉白羽先生寫毛澤東不行呢?老人悖,成人愚乎?
 
第三個原因,我認為是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改革開放」以來,政治上一再強調撥亂反正,毛澤東迷信在政治領域被清算了(不然的話,毛澤東的光環就得籠罩第二代的鄧小平,工作怎麼開展),可是文學藝術領域卻成了死角。一些文學藝術作品裡,包括影視藝術作品裡,從前製造毛澤東迷信的詞句,而今仍然大行其道,仍然在廣泛傳播。這一點,在建國50週年大慶期間中央電視臺播出的歷史歌曲中表現尤其明顯。許多歌曲是五六七十年代產生的,當年在製造毛澤東迷信中起過巨大的推波助瀾的作用,今天依然作為經典歌曲被選唱。
 
由此我想,應該查閱一下,看看都有哪些詞曲作家當年參與了毛澤東迷信的製造。國慶後的某一日,我來到國家圖書館查閱中國當代歌曲集,得當年參與製造毛澤東迷信的歌曲如下(當然不是當年的全部):
 
《烏蘇裡船歌》,郭頌、胡小石詞,汪雲才、郭頌曲,關鍵句是「毛澤東領上幸福路,人民的江山萬萬年」。焦按:這「幸福路」到底到1978年的時候是斷了。
 
楊正仁詞曲的《阿佤人民唱新歌》,關鍵句是「毛主席讓咱奪豐收,清清河水上山坡」。焦按:難道還有不讓咱奪豐收的人?不懂。再者,楊正仁應該是阿佤人吧?
 
喬羽詞、梁克祥曲的《雄偉的天安門》,關鍵句是「雄偉的天安門,寬闊的廣場,毛主席檢閱革命隊伍的地方,每當我們從這裡走過,便會感到胸懷寬闊」。焦按:最近發現,地點崇拜是個人崇拜的重要體現,也是為了個人崇拜,是個人崇拜的伏筆和鋪墊。
 
張永枚詞、彥克曲的《騎馬挎槍走天下》,關鍵句是「為求解放我把仗打,毛主席派我們到長白山下」。
 
焦按:集體領導,集體決策,不可能是毛個人派你們的吧?
 
《毛主席來到咱農莊》,張士燮詞,金砂曲,關鍵句是「毛主席來到咱農莊,千家萬戶齊歡笑,好像那春雷響四方……毛主席對咱微微笑,勞動的熱情高萬丈」。焦按:毛對咱要是哈哈笑呢?那勞動的熱情該高多少丈?
 
《扛起革命的槍》,詞曲都是吳慶生的,關鍵句是「紅心向著毛主席,革命重擔挑肩上……偉大領袖毛主席,前進路上指方向」。焦按:不是為毛就撂挑子嗎?要是全按毛指的方向,吳先生的前進路上恐怕曲折少不了,起碼是「三種人」。
 
《毛主席派人來》,閻樹田詞,科會曲,關鍵句是「毛主席派人來,雪山點頭笑,彩雲把路開……毛主席派人來,神兵下凡界,風掃烏雲開……毛主席派人來,檀香結了果,孔雀把屏開」。焦按:毛主席派人來時雪山點沒點頭彩雲開沒開路,現在不好對證,不追究也罷,神兵下凡真是豈有此理,你把毛主席看成什麼人了,根據《西遊記》,玉皇大帝手下才有神兵,這不是對一個馬克思主義者的讚美,是褻瀆。孔雀開屏的比方就更不照道了,孔雀什麼時候才開屏,發情期,把毛派來的人比成什麼了。
 
《偉大的北京》,買買提塔提力克詞,奴爾買買提曲,集體譯配,關鍵句是「敬愛的毛主席,指引我們前進」。焦按:首都北京是地點崇拜的一個集中代表,不知道英國有沒有《偉大的倫敦》之類歌曲。敬愛的毛指引我們後退的時候也不少,而且退的步幅都還很大。
 
《人民軍隊忠於黨》,張永枚詞,肖民曲,關鍵句是「轉危為安靠何人?偉大的共產黨偉大的毛澤東」。焦按:1976年以後「偉大的毛澤東」終於靠不住了。
 
《毛主席的話兒記心上》,詞曲都是傅庚辰的創作,關鍵句是「太陽出來照四方,毛主席的思想閃金光……主席的話兒傳四方,革命的人民有了主張」。焦按:小時候在農村,農村的孩子不懂發嗲,所以我就把「毛主席的話兒記心上」斷為「毛主席的話,兒記心上」。至於當時主席的話兒傳遍四方以後,革命的人民有沒有主張,年紀太小,也記不得了,想必傅先生當時是很有主張的吧。
 
《紅星歌》,魏寳貴、鄔大為詞,傅庚辰曲,關鍵句是「跟著毛主席跟著黨,閃閃的紅星傳萬代」。焦按:帽子上的紅星,在現代高科技幫助下,傳萬代問題不大,甚至我可以大包大攬地說,這項攻關就交給我吧,可惜毛他老人家只能活一代,叫我無計可施。
 
《東方紅》,陝北民歌曲調,李有源詞。這首歌的「大救星」理念與《國際歌》的「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相悖,比照國內法與國際法衝突時以國際法為準的原則,此歌無效。
 
《翻身農奴把歌唱》,李坤詞,閻飛曲,關鍵句是「毛主席呀紅太陽」。焦按:純粹模仿《東方紅》,了無新意。
 
《毛委員和我們在一起》,山樵編詞,田頌剛編曲,關鍵句是「毛委員和我們在一起,餐餐味道香……毛委員和我們在一起,天天打勝仗」。焦按:「天天打勝仗」差可相信,毛委員既非秀色,又非佐料,「餐餐味道香」就有問題了。
 
《毛主席永遠和我在一起》,藏北民歌,冰河曲,關鍵句是「北京城裡的毛主席,雖然我沒有見過你,您給我的幸福永遠在我身邊」。焦按:此歌未必是民歌,詞作者必有其人,就像王洛賓作品的情形。
 
《咱們的領袖毛澤東》,陝北民歌曲調,陝西文藝工作者集體改詞,關鍵句是「山川萬里氣象新,五穀生長綠茵茵,來了咱們的毛主席,挖掉了苦根翻了身」。焦按:集體改詞,集體一愛,更赤裸裸,這是規律。
 
《太陽最紅,毛主席最親》,付林詞,王錫仁曲,關鍵句是「太陽最紅,毛主席最親,您的光輝思想永遠指航程」。焦按:1976年以後,付林先生只剩次親了,「永遠」也兌不了現了。
 
《世世代代銘記毛主席的恩情》,佘吐肯原詞,集體改詞,祝恆歉編曲,全篇都是關鍵句:「誰給咱砸碎鎖鏈?誰把咱救出火坑?通往幸福的陽光道誰給咱指明?……草原上的花朵,為什麼紅艷艷?翻身的錫伯人民,為什麼笑開顏?雨露滋潤大地,太陽光芒萬丈,偉大的毛澤東思想把咱們的心窩照亮……革命的錫伯人民,什麼記得最清?世世代代銘記毛主席的恩情」。焦按:集體一愛,愛必升級,大家圍成圈兒,誰不比著愛。恩情恩情,也太俗氣,毛豈是為造恩才革命,毛沒那麼狹隘。
 
《毛主席的話兒記在我們心坎裡》,新疆軍區創作組詞曲,關鍵句是「只要想起毛主席,紅太陽升起在心窩裡……只要想起毛主席,雪拌炒麵甜如蜜」。焦按:大家圍成圈,誰不比著愛;比愛必變味,炒麵變成蜜。
 
《桂花開放貴人來》,布依族歌曲,曲很可能是民歌,詞作者不知誰氏,關鍵句是「毛主席來到太陽出……貴人就是毛主席」。焦按:毛說,卑賤者最聰明,高貴者最愚蠢,把毛比成貴人,是何居心?
 
這次查閱,在我自己是想清算歷史歌曲裡的毛澤東迷信,實際結果自然是存檔,看看哪些詞作家和曲作家當年曾在製造毛澤東迷信方面傾注了深情。根據上述統計,傅庚辰獨立歌曲一首,曲一,成績最優。張永枚先生詞二首,屈居亞軍。楊正仁先生、吳慶生先生各獨自作歌曲一首,並列第三名。必須解釋一下,詞二首的張永枚先生之所以要派在各獨自作歌曲一首的楊、吳二先生前,是因為先有詞後有曲,而且詞的意義明確,而曲的意義含混,同樣的曲子,配上罵人的歌詞與配上讚頌的歌詞,區別不大。既然我們是以讚頌毛澤東為打分標準,自然以詞為先。
 
李有源先生在製造毛澤東迷信上應該得特別獎,因為他的名比方「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毛澤東」,流傳最廣,是後來許多比方的本源。
 
02年5月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