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統計局稱公款消費受抑制


「餐飲收入(增速)下降,尤其是限額以上的高檔酒店的餐飲收入(增速)下降程度更加明顯,一定程度上說明公款的消費受到一定的抑制。」4月15日早上,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就一季度經濟運行情況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盛來運這樣表示。

按照國家統計局當日發布的數據,一季度餐飲銷售同比增速有所回落,限額以上企業(單位)(年主營業務收入200萬元及以上的住宿和餐飲業企業(單位))餐飲收入同比增速甚至出現負值。1-3月,全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55451億元,同比增長12.4%,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2.4個百分點。其中,餐飲收入5890億元,同比增長8.5%,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4.8個百分點。而在餐飲收入中,限額以上企業(單位)餐飲收入為1876億元,同比下降2.6%。

2012年底,中央出臺八項規定,要求厲行勤儉節約、嚴禁超標準接待。此後,公款吃喝有所遏制。不過,「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據近段時間媒體報導,有些公款吃喝改「明吃」為「暗吃」,一些地方出現轉戰隱秘會所、機關食堂裡吃大餐、把茅台灌進礦泉水瓶子的現象。

「低調、私密的奢華」

《人民日報》4月15日報導,和春節前比,瀋陽高檔飯店門口的公車大幅減少。但與此同時,記者還發現,一些私密性較強但消費檔次比高檔飯店還高的會所生意興隆,分流了部分公款消費。部分單位領導採取讓司機把自己送到(飯店)後立即將公車開回單位、餐後再接的謹慎策略。

以北三經街瀋陽日報廣告部對面的一個「小店」「1967美尊會館」為例,會所門臉不大,菜價卻高得嚇人,價格多集中在400—600元左右。服務員介紹,「咱這門臉不起眼,但是真正低調、私密的奢華。6個房間爆滿,最好提前訂。」針對一些單位對餐費財務管理、審計嚴格的情況,該會所不但可以開餐費發票,還可以開會議費發票。

「一些連鎖的高檔飯店,裝修豪華、位置顯要、名聲在外,紀檢部門盯得也緊,太扎眼了。不少高端公款消費就轉移到會所了。」一位熟悉會所的知情人士透露。

中央電視臺4月14日報導,北京北二環路附近,有一條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小胡同,裡面有一家高檔會所。據服務員介紹,在這裡用餐最低598元一位,高一點的698、898元,甚至還有6000塊錢一位的。記者走訪會所當晚,在兩間包房裡都有國家公職人員在用餐。

會所、私房菜館這些地方保密性強,格調高雅,但畢竟不是自家人接待,比會所更隱秘、更安全的是各單位自家的食堂。前述《人民日報》報導稱,瀋陽和駐瀋部分政府機關在處理一些重要的公務宴請時將重要客人請進自家「小食堂」。這些地方,裝潢可能不如高檔酒店,但飯菜之精緻、服務之精細,有過之而無不及。

《經濟觀察報》3月27日報導,該報記者也在調查中發現,公款吃喝的變通方式手法不斷花樣翻新。例如,「外面不安全,到食堂裡吃。」食堂的席上龍蝦、刺身一應俱全,多款名貴洋酒任飲。再如,茅台依然受到青睞,但現在通行的做法是,喝茅台把商標先撕下來,或者,把茅台酒倒進礦泉水瓶。同時嚴禁任何人拍照。

據銀行內部人士介紹,經常宴請各路人馬的金融機構,都有自己的私密的高級食堂;如果是在外面吃飯,要求服務員每次進出必須把門關上。

「公共財政不透明」

公款吃喝的現象為何屢屢出現?據《中國青年報》4月9日報導,「三公」問題研究專家、國家行政學院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竹立家認為,根本原因就在於我國當前公共財政不透明、預算缺乏硬約束,「想要徹底防止公款吃喝回潮,就必須管住官員手中的錢,通過加強人大監督、媒體網路監督等方式,讓預算真正‘硬’起來。」

而在中國政法大學法治政府研究院副院長王敬波教授看來,「從以往的治理經驗來看,單純依靠中央三令五申只能興起一時的節約之風,運動式的治理難見實際效果,而且不可持續。」王敬波指出,公務接待的奢侈浪費之所以會成為頑症,背後的原因在於行政權力的無序行使。資金、資源、項目等公共事務,個人升遷等私人利益都在公務接待中解決。因此,想要徹底治理公款吃喝問題,就必須從加快行政體制改革、規範行政權力等深層次問題入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