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學者溫雲超:本人受到網路騷擾和攻擊(圖)

2013-07-01 12:22 作者: 李羚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訪問學者溫雲超 (Wen Yunchao) (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3年07月01日訊】(看中國記者李羚華盛頓DC報導)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 簡稱CECC」於6月25日下午在國會參議院迪克森大樓舉辦題目為「中共駭客:對於人權和商業法治的影響」的聽證會。網路筆名「北風」、獨立記者和博客人、哥倫比亞大學人權研究所訪問學者溫雲超 (Wen Yunchao) 在聽證會說,「從2009年起的4年來,我收到的釣魚攻擊郵件及木馬郵件不計其數,從我破解的對方一個郵件攻擊系統來看,在192人的攻擊對像當中,主要包括了中國的異見人士、維權律師及外國報導中國問題的記者。從我監測到的攻擊來源及最開始電話騷擾背景中聽到的普通話,我認為攻擊來自於中國大陸。」

聽證會由CECC主席、民主黨參議員薛若.布朗(Sherrod Brown) 和CECC副主席、共和黨眾議員克里斯多福.史密斯 (Christopher Smith)共同主持。四位出席參與聽證的證人,包括美國偷竊智慧財產委員會委員(Commission on the Theft of American Intellectual Property ,簡稱IP委員會)、華盛頓州前聯邦參議員斯萊德.戈頓(Slade Gorton),防衛集團有限公司情報處副總裁、情報研究與分析中心主任詹姆斯.毛文儂(James Mulvenon),網路筆名「北風」、 獨立記者和博客人、 哥倫比亞大學人權研究所訪問學者溫雲超 (Wen Yunchao), 以及國家民主基金會亞洲、中東和北非、及全球項目副總裁路易莎.格雷夫(Louisa Greve)。

最近美、中兩國之間,來自中國的網路攻擊已成為爭論激烈的一個關鍵問題。六月初歐巴馬總統和習近平總統在南加州的高峰會議,及七月中在華盛頓DC的第五屆美中戰略經濟對話,都將繞不開有關網路安全和工業間諜等的會談議題。

CECC主席布朗參議員說:「 百分之五十至八十對美國的網路攻擊 及智慧財產竊取來自中共,這相當於美國每年經濟損失3千億美元。」他認為美國必須立即採取必要措施。

CECC副主席史密斯議員表示, 他自己、幕僚長、及他所領導的人權小組 辦公室電腦都受到來自中國IP地址的駭客病毒攻擊。駭客是想「控制我們的計算機」並竊取破壞有關揭露中國人權迫害的文件。他指出中共駭客盜竊美國企業及軍工機密,已造成「歷史上最大的財富轉移」,這些盜竊是蓄意而不是隨機的,有些盜竊是由中國政府組織干的。

中國政府不僅對美國的企業和軍事機構發動駭客攻擊,同時也駭客攻擊那些追求最基本自由的中國公民。中國的駭客不只竊取境外他國的秘密,我們今天也將聽到,一般中國公民,包括那些倡導人權、言論自由、和食品安全的普通老百姓,也都成了這些國家資養的駭客(State-Sponsored Hackers)所攻擊的目標。

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卡爾.萊文(Carl Levin) 參議員發言說, 他和其他三位參議員已共同起草一份法案, 讓美國政府可以針對中共竊取企業知識產權及國防部供應商信息,進行還擊。法案將禁止一些商品進口到美國,包括竊取美國技術製造的商品, 和發動網路攻擊國家的國有企業產品。

IP委員會委員、前聯邦參議員斯萊德.戈頓(Slade Gorton)表示,每年美國海外智慧財產總損失價值超過$3000億美元,與目前美國每年對亞洲的出口毛額一樣多。其中大約50%至80%的偷竊問題是中國引起的。它相當於使美國每年損失220萬個新的就業機會。

以下是哥倫比亞大學人權研究所訪問學者溫雲超 (Wen Yunchao) 在「中共駭客」聽證會上的主要發言內容。

*********************


我,溫雲超,謹在此陳述我過去幾年來受到的網路攻擊。

Gmail受入侵

2009年9月,我發現我的Gmail郵箱被人設置了轉發,也就是我所有接收的郵件都會被轉發到另一個不是我控制的郵箱。這是我第一次發現郵箱被入侵。

2011年2月,中國爆發「茉莉花革命」,我當時在香港工作,從那時開始,所使用的電話、網路產品或服務受到嚴重的攻擊。

2011年6月2日,我發現有人針對Gmail設計了非常高水平的入侵,當天我收到了一封標題為「李承鵬邀您參加投票」的郵件,信件中提供了一個偽裝的鏈接,點擊之後,會打開一個Flash文件,賬戶即會被授權給其他的用戶訪問。我把這個發報告給Google公司時,他們都還沒有發現這個攻擊行為。信件內容有關中國著名作者李承鵬參加中國人大代表選舉事項,信件在天安門事件紀念日前兩日寄送,我認為攻擊方含有政治目的,攻擊水平非常高,極有可能是來自於政府背景的行為。我把被攻擊過程作了記錄併發布到了Youtube上。

電話簡訊警告

我於2011年6月參與 「Internet freedom fellows」計畫,在日內瓦出席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會議,併發表演講聲援中國因「茉莉花革命」受迫害的人士。6月8日,在發表演講的前一天,我即收到電話簡訊警告內容中包括:「智者三思而後行,莫讓無知鑽了空,空悲切。人生可以更精彩,何苦一處窮糾結,罷罷罷。」

電話受騷擾攻擊

在發表完演講之後,我還沒有離開日內瓦,我的電話便開始受到海量呼入騷擾,在最開始的騷擾中,我能接通電話,聽到背景中有不斷的電話鈴聲,我估計不止騷擾我一個人;背景中還有人用普通話對話,但聽不清對話內容。電訊公司稱無法追查來源。2011年6、7、8月間,本人的電話受騷擾攻擊,7月31日最高曾達311次,都是響鈴之後挂斷。我曾對當年7月底8月初的電話騷擾作了統計,可以看出攻擊者有嚴格的上班和下班時間,並非個人行為。

太太及兒子的信息被發布上網

2011年7月,我太太劉陽、兒子溫嘉元及其他一些親人的個人資料被發布到網路上,包括我太太及兒子的港澳通行證號碼,除了中國警方,別人很難獲得這些資料。

Twitter垃圾資訊轟炸

不明身份人士2011年4月起的一年中,不斷在Twitter用垃圾信息轟炸我,我使用tween這個軟體對這些信息進行過濾,在2012年4月25日的24小時中,我監測到最高的攻擊曾達59萬次。不明身份人士在網路上還發布造謠污蔑攻擊本人的資訊,每天也過萬次。就我所知,這種攻擊,也曾發生在艾未未先生身上。

Gmail郵箱受到攻擊

2011年8月24日開始,我的Gmail電子郵箱也受到飽和垃圾攻擊,2012年3月中旬時高達1小時5G的數據流量,攻擊我的IP都來自於中國北京,以中國最常見的ADSL網路接入服務來看,如果是個人行為,需要20個用戶以上同時發起攻擊才能達到這個流量,我個人認為我所遭受的攻擊來自於有組織的行為。攻擊者還在垃圾郵件裡面放進我的名字,還干擾我對這些郵件的過濾。我通過中間人將此事向Google公司報告,Google公司的一名官員和我取得了聯繫,Google公司為我受到攻擊的情況專門進行了處理,但效果並不明顯。

網上污蔑我的文章

在同一時間,不明身份的人士還在網上發布造謠污蔑後置攻擊本人的文章數百篇,個人認為,這是有組織的污蔑和抹黑行為。

北京時間2012年5月28日下午4時,對我Twitter及Gmail的攻擊同時停止了,這也說明,對我的攻擊來自於有組織的行為。

從2009年起的4年來,我收到的釣魚攻擊郵件及木馬郵件不計其數,從我破解的對方一個郵件攻擊系統來看,在192人的攻擊對像當中,主要包括了中國的異見人士、維權律師及外國報導中國問題的記者。從我監測到的攻擊來源及最開始電話騷擾背景中聽到的普通話,我認為攻擊來自於中國大陸。

我希望美國國會和政府,能將這種針對人權捍衛者(human rights defender)的攻擊行為認定為人權迫害,對所有從事相關攻擊行為的機構、公司及人員實施經濟制裁及簽證制裁。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