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棺中的父親(組圖)

2013-08-05 09:21 作者: 秦榮倩
手機版 简体 2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冰棺中的父親——秦月明

【看中國2013年08月05日訊】我叫秦榮倩,黑龍江人,今年24歲。11歲那年,父親秦月明因信仰被非法勞教,兩年後獲釋。7個月後,再遭綁架,並非法判刑十年。好不容易熬過九個年頭,企盼著冤獄中的父親能早日回來,一家四口過上安穩平靜的生活,卻在2011年父親出獄前,原已風雨飄搖的家,再度被噩耗撕裂。佳木斯監獄裡,父親那傷痕纍纍的遺體,令人無法承受。苦苦期待了9年的希望,頃刻之間徹底破碎。

冰棺中的父親滿身是傷、嘴唇青紫、口鼻流血,面目表情痛苦異常,頸部後右側大片紅腫……

父親的身影不斷在腦中浮現。為了方便鄉親,他曾獨自取土,數十天修了一條百米長、四米寬的路。辛勤的勞動,真誠善良的心感動了鄰里鄉親,他們都說:修煉法輪功的人真好。是啊,父親是在修煉法輪功後才成為人人誇讚的好人的。


作者秦榮倩對父親秦月明的追念

因病走上修煉路

幼時,我曾身患乙肝病,無法上學,父母為我四處求醫。就在一家人一籌莫展的時候,父親獲悉了法輪功有祛病健身奇效,於是開始帶著我學煉,那是1997年7月。

奇蹟在我身上發生了,短短半個月,我的病不藥而癒。父親帶我到醫院檢查時,醫生驚訝地問:「病是怎麼好的,這也太神奇了!」父親告知:是煉法輪大法煉好的。醫生都說:這功法太好了,你們回去後接著煉。由於親身受益,使得我們修煉法輪功的心異常堅定。

父親原是習武之人,1米7的個兒很壯碩,飯碗一掰就成了兩半,好幾個人都不是他的對手。原本豪邁的個性,加上喜歡喝大酒,酒後就摔東西,讓母親很是頭疼,連電視都不敢買。自從修煉法輪功後,父親如脫胎換骨般,不但戒了酒,暴躁的脾氣也變得溫和,成為家鄉人人稱讚的好人。經營的廢品生意,也因為誠實守信,生意一天比一天紅火。鄰居們很羨慕我們一家,他們說這法輪大法真好!你看他們這一家四口多幸福啊,其樂融融。

因信仰入獄

1999年,隨著江澤民下令打壓法輪功,父親也成為打壓的對象。當局為了迫使父親放棄信仰,於99年10月將其勞教3年;後雖提早在2001年釋放,卻在7個月後,遭伊春市金山屯區公安分局警察闖進家中綁架,並非法判刑十年,關押到佳木斯監獄。

父親被判刑,母親也曾多次被綁架到洗腦班和勞教所非法關押。在我13歲那年,金山屯警察為了便於拘留我,在拘留通知單上將我年紀寫成18歲。我在看守所被刑訊逼供、非法關押了31天,回家後帶著年幼的妹妹開始了四處飄蕩的打工生活。我們不僅要支撐起這個破碎不堪、一貧如洗的家,還要奔波於異鄉哈爾濱和佳木斯,看望冤獄中的父母,那種痛苦和艱辛是同齡人無法想像和承受的。看著別人家的孩子環繞在父母膝前,我和妹妹更加期盼著父母能早日回到身邊,也在不斷計算著父親歸來的日子……

自1999年法輪功遭受迫害至今14年的時間裏,父親與我們共同生活在一起的時間僅有短短的7個月,其餘的日日夜夜幾乎都是在勞教所和監獄中度過的。為了迫使父親放棄信仰,警察和犯人對他施用了「上繩」、「澆冷水」和「毒打」等酷刑折磨,但都未能摧垮他修煉後所擁有的堅忍不屈的金剛意志和處處為別人著想的高貴品質。在監獄每個月僅有6元「生活費」的情況下,汶川大地震時,父親還是捐出了40元。很多犯人被父親所感動,說他自己在受難中,心裏想的都是別人,說是法輪功教他變得這麼好。認識他的犯人都很尊敬他,尊稱他「老秦大哥」。在他被迫害致死後,很多犯人都很難過。


不到半個月,監獄又傳出另外兩名法輪功學員劉傳江、於雲剛相繼「正常死亡」的消息

團圓夢碎

父親出獄的日子越來越近,我與妹妹的期待也日漸殷切。然而,就在父親即將刑滿前,2011年2月26日,原本身體健康的父親在傷痕纍纍中離世,這一天成了我生命中最灰暗的日子。2009年7月母親從勞教所回來,我們盼望著父親也從監獄回來全家團圓的一天,未料等來的卻是噩耗,是致命的打擊。

父親在冰棺裡躺著,傷痕纍纍、全身青紫,我們無法接受監獄「心臟病死亡」的說法。隨後不到半個月的時間裏,監獄又傳出另外兩名法輪功學員劉傳江、於雲剛相繼「正常死亡」的消息。

我們瞭解到佳木斯監獄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即所謂的「轉化」),於2月份成立了「嚴管隊」(也叫集訓隊),2月21日開始暴力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僅6天時間,父親就在嚴管隊被害死。據知情人說,父親是被監獄警察架到監獄醫院進行強制灌食迫害時,被人插管插到肺裡致死。26日早上父親就被迫害死了,可直到當天晚上,我們才接到監獄的所謂「猝死」通知。父親死的很淒慘,他被灌食後,不停的發出痛苦的喊叫聲,喊了一夜,可是沒有人理睬。監獄警察對法輪功學員的生命視如草芥。


作者秦榮倩(穿白衣)與母親(穿綠衣)和妹妹秦海龍(穿藍衣)紀念父親秦月明

漫漫探求真相路

為了揭開父親的死亡真相,在他含冤離世後5個多月的時間裏,我們母女三人一直不停地奔波於佳木斯監獄、市合江地區檢察院、佳木斯市檢察院、市人大、市政法委、市信訪辦和黑龍江省高檢、省高法、省司法廳、省監獄管理局、省人大、省政法委和信訪等各部門,希望佳木斯監獄能盡快澄清父親的真實死因,但監獄不作回應。而相關部門的解釋也迥異:

一、佳木斯監獄,獄警說法不一,其中集訓隊的大隊長於義楓,口口聲聲說父親是正常死亡,而副監獄長卻告訴我們:「有可能是插管灌食死亡……」。

二、佳木斯市合江地區檢察院,檢察長唐加振:「你爸爸就是插管灌食死亡的。我現在既不敢立錯,也不敢立對,我現在只能是觀望,所以我現在立案也不行,是不立案也不行……。」

三、黑龍江省人大信訪辦,給當班的一位處長看我父親背部的照片,他一看就說:「這一看就是打死的,這就是打死的,你們怎麼不去監獄管理局,他是管監獄的,他要不給你解決你就不走了,你就天天坐在監獄管理局討說法,你就盯著他……」。

2011年8月5日,佳木斯監獄給出「秦月明系正常死亡,不予賠償」的決定。當我們要求獄方出示法律依據時,接待人員坦言無法說出實情。

在我們鍥而不舍的要求事實真相的努力下,2011年9月8日,黑龍江省高級法院賠償委員會接受了我們遞交的《刑事賠償申請書》,並予以立案。但立案後省高院卻不讓閱卷、不開庭審理、不作解剖屍檢,承辦法官王濱紅拒不出面,我們上百次地往返去省高法交涉詢問,卻沒有任何結果。各級司法部門不但官官相護,互相推諉,不接待、不調查、不作為的刁難,還對我們進行電話監聽、利誘恫嚇、住處監視、行程跟蹤和拍照錄像等威逼脅迫。

2011年11月13日,母親王秀青和妹妹秦海龍遭哈爾濱市公安局綁架,非法勞教一年半,關押在哈爾濱市前進勞教所。省610,還有哈爾濱司法局,省高法,多個部門來勸我母親:只要撤訴就放她們回家,不撤訴就在勞教所待著。這期間多次到勞教所恐嚇,哄騙。還派人強行對他們洗腦。


支持秦榮倩為父親討回公道的民眾按上紅手印

1萬5千民眾的支持

在司法途徑被關閉後,我只好走上街頭呼籲父老鄉親簽名為我們一家申冤。在親朋好友、不曾相識的好心人幫助下,短短半個月,有超過1萬5千人按上紅手印,支持我為我父親討回公道,以及立刻無條件釋放母親和妹妹。在1.5萬民眾的手印中,有一份特殊的手印來自佳木斯監獄的獄警,父親秦月明正是在佳木斯監獄中被迫害致死的。這位獄警不但按上手印聲援,還告訴我們,害死我父親的是監獄長葉楓。


「害死我父親的是監獄長葉楓」

征簽的過程中,一位民眾怒斥中共凌駕於國法之上,司法機關的人是中共的奴隸。並當場揮筆在紙上留言:「我說幾句真話,在中國同司法工作人員訴諸法律,就是對牛彈琴,幾十年來早已證明了這一點,黨的權力大於法,總是凌駕於國法之上,在中國所有司法機關工作的人都是黨的奴隸,‘依法治國’實質就是一句空話,中國人,人人都心照不宣,心知肚明,誰也不願說破罷了。」

這些征簽的民眾瞭解情況後都非常憤慨,有人說「太不像話了,怎麼也不應該這麼弄呀。」有的表示:「應該上告去,告它去,給它曝光!」還有民眾簽完字後表示:「需不需要錢,我給你錢支持!」

沉冤終將昭雪

兩年多的努力,依舊得不到任何的真相與解決。九年的等待我不敢去回想,也不願去回想。其中有太多生活上的艱辛與痛苦,有數不盡的牽掛和擔心。在那個13歲至24歲的花樣歲月裡,該是在父母羽翼下憧憬著人生美好的歲月,我被迫備嘗艱辛。

躺在佳木斯監獄冰棺中的父親至今沉冤未雪。面對無辜迫害中的種種壓力、苦難和艱辛,真心期盼所有人呵護和堅守人性中的關愛、正義和良知。希望父親的冤案早日昭雪,希望「真、善、忍」引領著我們走過這漫漫長夜,迎來黎明的曙光。


秦月明遺體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來稿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