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女救父未成,反遭綁架拘捕

2013-08-11 12:10 作者: 劉曉原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08月11日訊】8月7日,丁紅芬兒子收到了無錫市公安局濱湖區分局逮捕丁紅芬的通知書。

7月9日,我與李方平律師到無錫市第二看守所,分別申請會見丁紅芬、許海鳳。沒想到,看守所提出要預約,將我們安排在7月11日會見。

在辦理手續過程中,看到本地律師來辦理會見,看守所都是立即予以安排。對此,我們向看守所提出質疑,警察說,刑事訴訟法中有四十八小時安排會見規定,他們的做法並不違法。我提出為何本地律師會見就不要安排,警察也不作任何解釋,後來,我們向值班副所長投訴,也是這種解釋;再找值班教導所反映,他開始說是會見室只有四個不夠用,所以要安排到十一日會見。

我們說是最早辦理會見手續,他不說話了。轉後強調四十八小時內安排不違法。我反駁他們,說這是選擇性執法。如要按四十八小時預約安排才能會見,就應對所有來會見律師一視同仁。後來,我去找駐所檢察室的檢察官反映。檢察官稱,如看守所安排會見超過四十八小時,他們才會接受我的投訴。檢察官問我是一個什麼案件,我說是一起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案,丁紅芬等人是因為從賓館營救父親和訪民,反被街道僱請的保安公司人員帶走,十天後才被刑事拘留。檢察官反問我,前不久,中紀委官員不是說過不會截訪了嗎?我說,上面說是一套,下面做的是另一套。檢察官可能是對這起案件有興趣,從電腦中調取了看守所羈押涉嫌人的信息。他說,丁紅芬等人不是因為在6月23日打砸賓館被抓走的嗎?我說並不是打砸賓館鬧事而是救人,6月23日被保安帶走後,在7月3日又被公安機關刑拘。

離開駐所檢察室,我再回到看守所與警官交涉,直到中午下班了,也沒有結果。

下午,我們去了無錫市公安局法制處投訴,接待我們的警官還算是客氣,他說,會見的問題會幫助協調,至於反映丁紅芬等人被非法關押問題,應當向檢察院控告。然後,我們去了無錫市人民檢察院控告。在信訪接待室,穿著便裝的兩個年輕女子和一個中年男子出來接待,我們問他們的身份也不說,但保安告訴我們,他們確實是檢察官。因為家屬以前來控告過,中年男子就上樓去打電話,兩個年輕女子,與我們一起站著,也不給做記錄。隨後,中年男子出來了,他說,你們提到的會見問題,看守所已經安排在四十八小時內會見。控告非法關押的問題,你們必須要拿出證據。我們說,家屬提供了很多線索,檢察院應去偵查才是。這個中年男子態度很不好,無法,我們只得離開。

我再隨家屬到了無錫市公安局警務督查處投訴。警務督查是在無錫市人民政府辦公大樓內辦公。保安不讓我們進入大院,由他們打電話聯繫。兩個警察出來接受我們的投訴,警察也沒有讓我們進入大院,站在門衛外面接受我們投訴,時間不到十分鐘。

李方平律師在來無錫前,已買好9日晚從南京飛重慶機票,著急去重慶辦案。我也在事前買好10日從中午從南京飛深圳的機票。無法,我只好退了機票,李方平律師按時飛去重慶。

7月10日晚,鄭律師獲得信息,說我11日會見出來後,可能會遭到社會上的人毆打。這樣的信息,真讓我有點誠惶誠恐。但我想就是遭暗殺,也要按時去會見。蘇州和無錫的朋友聽說此事後,陪著我去了看守所。沒想到,會見順利,也沒有什麼騷擾。

丁紅芬告訴我,她父親、弟弟等人,還有許海鳳八十二歲母親,在六月中旬去了北京上訪。隨即在北京被截訪。當時,弟弟給她打了電話,說被當地維穩人員給抓住了。

丁紅芬曾經有過被截訪經歷,也曾多次從非法關押訪民的賓館救人。6月22日晚,她與幾個維權人士找到這家關押她父親和其他訪民的賓館,救出了包括她父親在內的六個訪民。隨即,她打電話給110報非法拘禁。不久,轄區派出所來了兩個警察和一個便衣。丁紅芬要求警察把保安人員帶走。在交涉過程中,她說警方通知了街道辦事處。他們來了很多人,有的穿著印有「特勤」字樣衣服,把她和其他幾人銬在路邊。她說,這些人是某保安公司僱用的社會人員。而保安公司則是由街道辦事處僱請。當晚她被這些人員帶到和平商務賓館關押,當時他父親也關在旁邊房間裡。她由兩個年輕男子看守,第二天即6月23日,也沒有給她飯吃,房間裡也沒有睡覺的床。

6月24日至28日,她被轉移到另一家飯店裡非法關押。房間裡沒有床,也沒有空調,窗戶被釘死,每天仍由男人看守。在此期間,由於不配合,還被看守人員毆打。

6月29日至7月1日,她被轉移至離家中不遠的一家賓館非法關押。7月1日凌晨時,還有自稱是警察的人給她做筆錄,這些人沒有穿警服,沒有出示證件,更沒有出具法律手續。由於她不配合,還把她帶到另一個房間,戴上手銬,銬在審訊椅子上。

我問她,賓館裡怎麼有審訊椅子?她說,是從派出所搬過來的。

7月2日,她被送到派出所做了筆錄,在派出所裡呆了一天。7月3日下午,派出所警察帶她到無錫市第四人民醫院做身體檢查。後把她帶到無錫市公安局濱湖分局,向她宣布刑拘決定,指控她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犯罪。下午三時,將她送進無錫市第二看守所。

6月22日晚,將丁紅芬等人從賓館抓走後,家屬一直在四處尋找,還到市公安局、市檢察院控告,也去過江蘇省公安廳控告。此後,還有多人被抓走。有訪民稱,前後抓走的有二十人,據我瞭解的情況是有七人被刑拘。

丁紅芬說,她是去營救自己的父親、弟弟還有其他訪民,以前曾多次向有關部門控告過非法關押訪民問題,但因引不起任何的重視,他們只得靠家屬們的力量去營救。

有法學專家認為,在公權力量不作為時,公民有權通過私力來救濟。

我在網際網路上看過一份無錫訪民被非法關押的名單,有姓名,有時間,有非法關押次數,還有聯繫電話,名單多達156人。

這些人絕大多數是因為房屋被強拆、土地被征而上訪。

據訪民稱,他們去北京上訪被抓回後,就會被當地送進「法制學習班」。名曰是學習班,其實是限制人身自由。不允許自由活動,也不允許回家,更不允許家人看望。有的人在這種學習班裡一關就是幾個月。

據說,以法制學習班來限制訪民自由,無錫市走在全國的前列。據傳,當年的法制學習班的創造者,已經成了江蘇的副省級幹部。

訪民截訪回當地後,被非法關押,被拘留,被勞教,被精神病,被判刑,這方面的嚴重侵犯人權事件,我也聽說過不少。但我沒想到的是,一個地級城市會有如此之多的訪民遭非法關押。

在丁紅芬案件中,讓我感到十分驚訝的是,這家類似於北京「安元鼎」的保安公司,為何至今還沒有得到查處?是沒有人控告嗎?肯定不是,因為丁紅芬等人曾多次控告過,也在網際網路上曝光過。如此看來,這家保安公司似有保護傘。

7月1日,丁紅芬還在被保安公司人員控制在賓館裡時,警察也進入這家賓館裡給她做審訊,從中就可看出保安公司背後有警察的身影。

北京「安元鼎」因為非法關押、毆打訪民被查處了,相關人員也被追究刑事責任。那麼,無錫的「安元鼎」還要得到何時才查處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