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晉勸周王莫堵截治水被廢後修煉升天(組圖)


【看中國2013年10月04日訊】幾千年前我們的祖先就諄諄告誡人們,對待洪水災害只可用疏導的辦法,而不能堵塞水流。他們又以壅堵治水而失敗的鯀和總結其父的教訓改為疏導治水並獲得成功的大禹為例進一步闡明瞭這個道理。可是歷史上總是有人違背祖訓,非干蠢事不可。周靈王即是一例。面對洪水的到來他置太子晉苦口婆心的勸諫於不顧,非要堵塞水流不可。結果可想而知。再看當今中國大陸,成千上萬的大小堤壩切斷了幾乎所有的河流。想想歷史上的教訓,這真讓人憂心不已。

尤為難能可貴的是太子晉還向周靈王指出了所以不斷有洪水災害的根源。這根源就在於統治者違背了治世的五大原則,他們‘上不像天而下不儀地,中不和民而方不順時,不共神祇’。(大意:他們上不效法於天,下不取則於地,中不安和百姓,不順應時節,不尊奉神靈。)看看當今中國社會的種種亂象,真叫人感慨萬千:太子晉的話拿到今天來,是多麼切中時弊呀!

《國語》只記載了太子晉勸諫周靈王的宏篇大論,其他古籍中可以找到對他一生經歷的描述。這些記述告訴了我們,太子晉的智慧來源於他身上具有的許多異於常人之處。他被廢黜之後的經歷在更高層次上給了人們無限的啟示。

下面先請大家欣賞《國語》卷三中的一段。

周靈王二十二年,谷水與洛水爭流,水位暴漲,將要淹毀王宮。靈王打算堵截水流,太子晉勸諫說:「不能。我聽說古代的執政者,不毀壞山丘,不填平沼澤,不堵塞江河,不決開湖泊。山丘是土壤的聚合,沼澤是生物的家園,江河是地氣的宣導,湖泊是水流的彙集。天地演化,高處成為山丘,低處形成沼澤,開通出江河、谷地來宣導地氣,蓄聚為湖泊、窪地來滋潤生長。所以土壤聚合不離散而生物有所歸宿,地氣不沉滯鬱積而水流也不散亂,因此百姓活著有萬物可資取用而死了有地方可以安葬。既沒有夭折、疾病之憂,也沒有飢寒、匱乏之慮,所以君民能互相團結,以備不測,古代的聖明君王惟有對此是很謹慎小心的。

「過去共工背棄了這種做法,沉湎於享樂,在肆意胡為中葬送了自身,還準備堵塞百川,墜毀山陵,填塞池澤,為害天下。皇天不賜福給他,百姓不幫助他,禍亂一起發作,共工因此而滅亡。在有虞氏時,崇地的諸侯鯀肆意胡為,重蹈共工的覆轍,堯在羽山懲治了他。

「鯀的兒子禹知道過去的做法不對,改弦易轍,效法天地,類比萬物,取則於民眾,順應於群生。共工的後裔四岳幫助他,順應地形的高低,疏通河道,去除淤塞,蓄積流水繁殖生物,保全了九州的高山,暢通了九州的河流,圍住了九州的湖泊,豐滿了九州的沼澤,平整了九州的原野,安居了九州的民眾,溝通了四海之內的交往。因此,天無反常之候,地無失時之物,水無鬱積之氣,火無烈焰之災,鬼神不作亂,百姓不放縱,四季不混亂,萬物不受害。按照大禹的做法,順應自然的法則,才能建功立業,使天帝滿意。上天嘉獎他,讓他統治天下,賜姓為姒,稱有夏氏,表彰他能作福保民、生育萬物。同時分封給四岳土地,讓他們督率諸侯,賜姓為姜,稱有呂氏,表彰他們能像手足心腹一樣幫助大禹,使百物生長、人民豐足。

「大禹和四岳的成功,難道是由於上天的眷寵嗎?他們都是亡國之君的後裔,只是因他們能行大義,所以能遺澤於後代,使家族的香火不被革除而世代沿續。夏的統治雖然衰微了,但杞、鄫二國仍然存在;申、呂的四岳雖然衰落了,但齊、許二國仍然存在。只有立下大功,才能受封土傳祭祀,以至於領有天下。至於後來又失去天下,必定是過度享樂之心取代了建功立業,所以失掉了姓氏,一蹶不振,祖先無人祭奠,子孫淪為奴僕。這些家族的衰亡難道是由於上天不眷寵他們嗎?他們都是黃帝、炎帝的後裔,只是因為他們不遵循天地的法度,不順應四季的時序,不度量民神的需求,不取法生物的規則,所以絕滅無後,至今連主持祀祖的人都沒有了。至於後來又得到天下,必定是以忠信之心取代了邪亂之行,效法天地而順應時序,契合民神需求而取則於生物,因而能顯貴有後,光耀祖宗,賜姓受氏,並隨以好的名聲。只要遵循先王的遺訓,考查典禮刑法,並瞭解興盛、衰亡者的業績,完全能明白其中的道理。興盛者必有夏禹、四岳那樣的功績,衰亡者必有共工、伯鯀那樣的過失。

「現在我們的施政恐怕有違背天理之處,從而擾動了谷、洛二水的神靈,使它們爭流相鬥,以致為害王宮,陛下要堵塞掩飾,恐怕是不行的。

「俗話說:‘不要經過昏亂者的家門。’又說:‘幫廚者得食,助斗者受傷。’還說:‘不生貪心不惹禍。’《詩》上說:‘四馬戰車不停跑,五彩軍旗空中飄,戰亂髮生不太平,沒有哪國不紛擾。」又說:‘民不堪命起禍亂,怎能束手遭荼毒。’看見禍亂而不知戒懼,所受傷害必定多,掩飾終究會暴露。民眾的怨恨與亂行尚且無法遏止,更何況神靈呢?陛下為了應付河流激鬥而修葺加固王宮,猶如掩飾禍亂而幫人爭鬥,這不是擴大禍亂並傷害自身嗎?自從我們的先祖厲王、宣王、幽王、平王四代不知自惕商惹怒了上天,天降之災至今不斷。如今我們又要去擴大這些禍害,恐怕將連及子孫,王室會更加衰落,這如何是好呢?

「自從先公後稷消除禍亂以來。到了文王、武王、成王、康王時才基本安定了百姓。從後稷開始安民,經過十五王到了文王時才平定天下,到了第十八代康王時終於安撫了百姓,可見它有多麼艱難。從厲王開始變更先王的法度,已經歷了十四王。修德平天下要十五王才能成功,招禍亂天下有十五王還不夠嗎?我日夜戒懼擔憂,總是說‘不知如何修德,才能光揚王室,以此迎納上天的福祉。’陛下還要助長禍亂,那怎麼得了?陛下也應對照一下九黎、三苗的君王,乃至夏、商的末世,他們上不效法於天,下不取則於地,中不安和百姓,不順應時節,不尊奉神靈,完全拋棄了這五個準則。因而被他人毀掉了宗廟,焚燒了祭器,子孫淪為奴僕,連在下邊的百姓也遭禍害。陛下再看看前賢們行事的法度,他們都做到了這五個方面而得到了天賜的大福,受到民眾的擁戴,子孫延續繁衍,美名傳之久遠,這些都是做天子的應該知道的。

「祖先門第顯赫的子孫有的淪為農夫,是禍害了百姓的緣故;而農夫平民有的擔當了治國的重任,則是安撫了百姓的緣故,這沒有例外。《詩》上說:‘殷商的教訓並不遙遠,就在夏代的末年。’何必去修葺加固王宮呢!那樣做會招致禍亂的。對於天神來說是不祥,對於地物來說是不義,對於民情來說是不仁,對於時令來說是不順,對於古訓來說是不正,比照一下《詩》、《書》和百姓的輿論則都是亡國之君的行為。上上下下衡量下來,沒有理由這樣做,陛下請好好考慮一下!任何事情,若大的方面不遵從天象,小的方面不遵從典籍,上不合天道,下不合地利,中不合民眾的願望,不順應四季的時序行事,必然沒有法度。既要辦事而又沒有法度,這是致害之道啊。」

周靈王不聽勸告終於堵塞了水流。到了周景王時朝內多寵臣,禍亂由此開始萌生。景王去世後,王室大亂。到了周定王時,王室就衰微了。

以上是《國語》中關於太子晉勸諫周靈王的記載。但是太子晉的故事遠不止於此。 現據《太平廣記》等書對太子晉此前此後的事跡補充如下。

東周時周靈王太子,姬姓,名晉,字子喬,人稱太子晉。他生而神異,幼而好道。雖宮中珍饈玉饌,錦衣華服,他卻視如不見,而獨愛靜坐吹笙,樂音清雅,作鳳凰鳴,引來了成群結隊的白鸞、朱鳳,在庭前應節起舞。

周靈王在位二十七年,碌碌無為。但太子晉卻天資靈穎,溫良博學,史載太子晉「幼有成德,聰明博達,溫恭敦敏」。十五歲行冠禮後以太子身份輔佐朝政,諸侯歸附。

當時晉平公曾派春秋時期著名的音樂家、政治活動家師曠前往朝見,與他探討君子治國之道。太子晉旁徵博引,侃侃而談,精闢的論述和機智的談吐使師曠對這位十五歲的太子心悅誠服。當時上至靈王,下到百官,都將周王室復興厚望寄於太子晉一身。

誰知不久後,榖、洛二水氾濫,危及王宮。情急之際,周靈王準備用壅堵的辦法治水,這遭到太子晉強烈反對。太子晉的據理力爭、直言不諱觸怒了周靈王。周靈王一怒之下,將太子晉廢黜為庶人。太子晉內心鬱鬱,遂出遊於伊、洛間,不料碰到了仙人浮丘公,傳授他「石精金光藏景錄神」之法,後來浮丘公又將他帶上嵩山修煉,一去就是三十餘年。

三十多年後,太子晉遇見老友恆良,請恆良轉告太子晉家人,說在七月七日那天到緱氏山上相見。到了那天,但見雲霧繚繞,耳聽得笙鶴幽鳴,太子晉果然騎著白鶴出現在群峰之間,亦真亦幻,雖可望而不可即。

盤桓數日之後,太子晉揮手與世人作別,永離塵囂,升仙而去。太子晉升天後被封為右弼真人,天帝命他領五嶽司侍帝晨,並負責治理桐柏金庭洞天,兼掌管吳越水旱,成為天台山的主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