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拒絕屠殺 28軍被中共消聲匿跡(圖)


【看中國2013年10月05日訊】一九八九年北京戒嚴時,第二十八集團軍隸屬北京軍區,軍部駐地在山西省大同市,部隊代號是五一三六一。何燕然少將任軍長,張明春少將任軍政委,杜東海少將任副軍長,楊惠川大校任軍副政委,邱金凱大校任軍參謀長,蘇雲大校任軍政治部主任。 

第二十八集團軍是首批奉命進京執行戒嚴任務的部隊,但在中國官方有關「平息反革命暴亂」的宣傳資料中,該集團軍不見蹤影,被中共當局和鄧小平,楊尚昆等人視為表現最差的一支部隊。該集團軍沒有所屬部隊被中央軍委授予榮譽稱號或記功,也沒有官兵成為「共和國衛士」。

一、受阻於木樨地橋頭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八日,第二十八集團軍接到進京執行戒嚴任務的預先號令。軍長何燕然,軍政委張明春,軍參謀長邱金凱等人組成集團軍前進指揮部,率領進京部隊。翌日,該集團軍進京部隊全副武裝,乘坐裝甲車,軍用卡車,吉普車,沿京原公路(北京市──太原市)向北京開進。

2013/10/04/20131004171914661.png
此照片為1989年夏244團北京戒嚴時,28集團軍政委張明春(前排左三)在師政委俞深盛(前排左二)的陪同下,與部分團領導合影。前排左一:團政委任宗剛;前排左四:團長彭照杉。後排由左至右依次為:二營營長徐福利;幹部科長王國誌;一營政教張立桂;幹部股長田學東;參謀長牛正道;一營營長姚立華;政治處副主任趙貴春;幹部處幹事李敏。(網路圖片) 

六月三日,第二十八集團軍接到戒嚴指揮部命令:部隊立即向天安門廣場開進,參加清場行動當天傍晚,在軍長何燕然,軍政委張明春率領下,全體官兵全副武裝乘車從北京市延慶縣臨時駐地出發,向北京城開進。一路上不斷受到民眾的強力阻攔,開進艱難,行動遲緩,沒能按預定時間進入北京城。
    
六月四日清晨,部隊車隊才進入北京城,沿西長安街向廣場進發。這時,廣場清場行動已結束。由於第三十八集團軍於六月三日夜晚至六月四日凌晨在西長安街大開殺戒,加上坦克師剛在六部口製造了追軋學生撤離隊伍慘案,數萬憤怒的民眾聚集在西長安街上抗議,源源不斷地有民眾聞訊趕來聲援。
    
第二十八集團軍車隊抵達西長安街木樨地一帶,時間大約是六月四日清晨七點鐘,正遇上抗議高潮,男女老少悲憤不已,部隊車隊陷於人海之中,停滯不前。
   
西長安街上血腥鎮壓後的景象令官兵們感到震驚,處處可見路障,但大都已被坦克,裝甲車軋扁,或被衝撞得東倒西歪;焚燒過後的公共汽車殘骸四處分布,磚石碎塊遍地;道路兩邊的樓房牆上彈孔纍纍,地鐵站的玻璃上也有許多彈孔,不少玻璃碎裂了。
    
第二十八集團軍先頭團的車輛受阻於木樨地橋頭西側地段,起初曾經試圖突圍,但未成功。清晨七點鐘過後,開始有憤怒的民眾焚燒裝甲車,幾輛裝甲車被點燃。一群民眾爬上一輛裝甲車,揭開蓋子,叫車內的官兵出來,但官兵不肯聽從,十幾個民眾將官兵一一拽出來,另有一些民眾擁上去毆打,官兵拚命逃跑,一些民眾緊追不放。

在場學生站出來阻攔,高喊:「不要打不能打!」並與一些市民組成警戒線,形成一個「保護圈」,讓官兵們集中坐在其中,這些學生和市民一面阻止人們毆打官兵,一面向官兵講述發生屠殺情景,驚魂甫定的官兵默默傾聽學生和市民的悲憤敘述聽著聽著,有的官兵終於忍不住插話說:「真想不到是這樣,真是太慘了!」
    
其他裝甲車,軍用卡車上的官兵基本上沒挨打,一些官兵下車後很快進入了學生和市民自動形成的「保護圈」。很多槍支落到了民眾手裡,卸掉子彈夾後交給在場的學生,學生又還給「保護圈」中的官兵。
    
圍堵的民眾數不勝數,龐大的部隊車隊雖然延續好幾里地,但仍陷入人海之中。民眾不分男女老少,將每一輛軍車團團圍住,紛紛敘述軍隊屠殺情景,許多人泣不成聲。一開始,官兵們大多不相信發生屠殺,強調「人民軍隊絕不會向人民群眾開槍」。於是,一些年輕人跑到附近的復興醫院,高喊著:「要血衣,要血衣,二十八軍官兵不相信軍隊會向群眾開槍。」復興醫院是收留死傷者最多的醫院之一,醫院從裡到外,血跡斑斑。
    
二、整個部隊失去控制
   
人們將從復興醫院拿到的血衣展示給官兵們看,血的事實震撼了整個二十八集團軍,軍心渙散,許多士兵氣憤地撕掉領章,扯下帽徽,有士兵把槍支扔進護城河。靠近木樨地立交橋有七,八十輛軍車,官兵全都下了車,棄車而不顧,傾聽民眾述說,整個部隊失去控制。
    
上午十點鐘左右,憤怒的民眾又開始焚燒裝甲車和軍用卡車,官兵們不但不予以制止,甚至有官兵主動傳授快速點燃裝甲車的方法。被點燃的裝甲車,軍用卡車越來越多,一時間,從木樨地到軍事博物館的路段上火光熊熊。第二十八集團軍總共被燒燬了七十四輛軍車,包括三十一輛裝甲車和二輛通訊電臺車,是軍車被燒最多的一支戒嚴部隊。
    
約中午十二點三十分,戒嚴部隊指揮部總指揮劉華清指令空軍司令員王海派遣一架軍用直升機,飛到木樨地至軍事博物館路段上空,用高音喇叭向停滯不前的第二十八集團軍部隊唿喊:「軍委首長有令,軍隊不能受阻,受阻堅決反擊!」
    
這實際上是在下達開槍命令。軍用直升機盤旋不去,重複廣播中央軍委命令,但第二十八集團軍部隊置之不理,沒有再前進一步。民眾與官兵相處得越來越友好,交換了許多情況,一些官兵打開槍膛給民眾看,裡面沒有子彈。不少民眾主動給官兵送來了食物和飲料。
    
到了下午五點鐘,第二十八集團軍部隊全部撤走了,有一部分撤入了附近的軍事博物館。在所有的戒嚴部隊中,第二十八集團軍是唯一一支成建制沒有抵達上級所指定的戒嚴執勤位置的部隊。
    
三、消極抗命:集體承擔責任
   
第二十八集團軍是在軍長何燕然,軍政委張明春帶領下消極抗命的。「六四」事件後,中共當局對第二十八集團軍進行了歷時半年的清查整頓。一九八九年十一月,軍一級指揮官均被調離野戰軍部隊,何燕然降職調任安徽省軍區副司令員,張明春降職調任吉林省軍區副政委,參謀長邱金凱調任貴州省軍區參謀長。
    
相較於第三十八集團軍軍長徐勤先,何燕然等人所受處分顯然較輕,原因主要有二:其一,徐勤先是以「抗拒執行命令」的罪名處罰,何燕然等人則是以「執行命令不力」的理由處分;其二,徐勤先獨自承擔責任,第三十八集團軍無人與他分擔責任,何燕然等人則是集體承擔責任,整個集團軍領導層扛起責任,無人推卸責任。
    
目前所知,在清查整頓過程中表現不佳的軍、師級軍官只有步兵第八十二師師長林尊龍,後來升任第二十七集團軍參謀長。
    
真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家當時就住在木樨地到禮士路一帶,6月4日早上10點多我隨人流自西向東朝天安門走,沒有發現後面方向有任何異動,也沒有人朝反方向移動。下午兩三點時回到禮士路附近,發現西邊黑煙滾滾,路人相傳是部隊故意自行點燃裝甲車後撤走了。當時眾人歡呼,還有一個據說是退伍軍人開的坦克裝甲車朝西方向開來,並向天明槍。人群振奮。我在家吃過晚飯後,約6點鐘,走去西邊看燒燬的坦克,當時已經熄滅沒有硝煙了。有些男孩子正爬上爬下,尋找車內遺留品。當時聽在場的人講,是部隊自己離開並燒燬的裝甲車,而且他們走時留下的車已經拆去所有能拆的東西了,什麼也沒剩。大家都有說這是他們有預謀這麼干的。果然之後連續一個月的時間裏,新聞聯播播放這些燃燒的裝甲車和那輛被人開在路上還明槍的車的錄像,說歹徒如此囂張妄為,戒嚴部隊才不得已採取平叛措施。但實際這一幕是發生在平叛開槍之後的。也正因此,我在隨後的2年多都不願意再看新聞,因為我認為它是任意胡說。這篇文章是我第一次看見承認這是部隊進城後才燒燬的裝甲車事實,但是一些時間無法和我親眼看到的對上,所以我還是懷疑它的真實性!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