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將軍單騎挑戰鬼子飛機(圖)


2013/10/20/20131020203924438.jpg

【看中國2013年10月24日訊】「男兒欲報國恩重,死在沙場是善終」,是當年出川抗戰的川軍將士座右銘。

朱再明,巴縣陶家鄉人(現九龍坡區陶家鎮),生於1896年,1951年在四川巴縣被鎮壓去世。據巴南區檔案局保存的《朱再明自傳》載,「再明世為農業,民國二年十六歲時,鑒於北洋軍閥執政受日本帝國主義支配,政體日非,乃決心從戎報國」。朱16歲當兵,參加過護法戰爭、北伐戰爭。1937年抗戰爆發後,朱隨川軍29集團軍出川,先後任陸軍161師966團上校團長、161師481旅少將旅長、149師少將師長等職,參加了武漢會戰、襄河保衛戰、隨棗會戰、棗宜會戰、大洪山保衛戰等,成為從巴縣出川的軍銜最高的抗日將領。

膽大單騎與鬼子飛機鬥狠

說起父親,朱顯鐘和弟弟朱顯鵬都很激動,「作為抗日軍人,他的膽子特別大,曾單騎與日軍飛機鬥狠!」

那是1938年秋武漢會戰時。據軍事史家李意志介紹,大部分抗日川軍都參加過武漢會戰,朱再明所屬第29集團軍,系川軍將領王纘緒的部隊,該集團軍出川時喊過一句響亮口號:「敵軍一日不退出國境,川軍一日誓不返鄉!」

朱時任陸軍161師481旅966團上校團長,武漢會戰是他與日軍第一次交手。據29集團軍少校參謀倪續臣回憶,1938年10月初,日軍攻陷武漢外圍重鎮田家鎮後,國民政府軍委會令川軍161師、162師實施上巴河阻擊戰。上巴河位於黃岡東北,是著名的物資集散地。10月15日拂曉,這個鄂東小鎮陷入一片火海,日軍第13師團68聯隊、第6師團牛島支隊在騎兵、炮兵、空軍和坦克配合下,向守軍發起猛攻,炮火將上巴河大橋附近200米炸成焦土,陣地上硝煙蔽日,朱再明率部頑強阻敵五天,最終還是潰敗。

據上巴河戰役親歷者、朱再明從陶家鄉帶出川的貼身衛士邱雲甫回憶,潰敗的川軍混雜在老百姓中向西奔逃。

天上日軍飛機盤旋轟炸,地上日軍追得很緊,撤退軍民亂成一團,正發燒打擺子的朱再明憤怒了:「格龜兒子的!」朱再明大吼一聲,掙紮著從擔架上爬起來,命令衛士黃炳忠和邱雲甫把他扶上馬,然後一邊打馬飛奔,一面高喊:「快閃開,都臥倒!」

朱騎的是匹大白馬,很顯眼,日軍飛機對他猛追不舍,又是掃射又是投彈。「他敢單槍匹馬與日本飛機鬥狠,沒膽量哪行?幸運的是,他不但救了撤退軍民,還逃過日機追殺,戰後被提升481旅少將旅長。」解甲歸田時,朱將大白馬帶回重慶餵養。「他感念大白馬救過自己的命呢!」朱顯鐘還記得當年家中曾掛著兩張照片:上方一張是蔣介石贈送的,上書「再明同志,蔣中正」;下方一張,「父親全副戎裝騎在白馬上。」

神槍單槍撂倒4個日軍

「日本的天皇號轟炸機,也遭神槍手朱師長打落了!」陶家鎮六旬老人程世仿說起朱再明就很興奮。程與朱的衛士邱雲甫同屬一個生產隊,常在一起擺朱師長打日軍的故事。「擺了幾十年,都刻進我腦殼了。」

1939年1月,日軍轟炸機群進攻湖北荊門縣沙洋鎮,由陸軍航空兵「天皇號」指揮長渡邊廣太郎大佐率隊。轉戰到此的朱再明率161師協同兄弟部隊149師與敵激戰,用機槍將天皇號擊落。敵機迫降襄河東岸後,渡邊等6人從機艙逃出,搶得木船一條,企圖逃回漢口,被朱率部擊斃。「從查獲的渡邊日記中得知,渡邊曾兩次指揮轟炸重慶。」

究竟是161師還是149師擊落的「天皇號」,在川軍浩如煙海的抗戰史料中莫衷一是。朱顯鐘認為,「當時父親的部隊和149師都開了火,無論是哪個師打下的,榮譽都是咱們四川人。」據軍事作家薩蘇近年在日本檔案館的調查,天皇號確實是29集團軍打下的,指揮官是149師893團團長李濃。

「他駐守沙洋時,遭日機瘋狂轟炸,便下令集中4個營的輕重機槍向日機還擊,擊落一架大型飛機。」這是一架經改裝的九九式偵察機,因多次榮立戰功,被日軍命名為「天皇號」,「沒想被川軍揍了下來。」

雖如是,朱再明的槍法好卻毋庸置疑。「他16歲參軍就開始練槍,北伐戰爭時已是神槍手。」程世仿告訴記者,「當年巴縣一帶的習武之人,都有夜練打香(火)頭的習慣,朱師長也是靠打香頭練出的槍法。

」有一次,在湖北行軍途中,161師參謀長要與朱再明比槍法,誰輸誰請客。「當時一個老頭在河邊釣魚,朱舉槍就打,魚線應聲斷落,參謀長甘拜下風。」

更神奇的是在隨棗會戰時,朱再明帶5個衛士去視察地形。當地屬丘陵,山路七彎八拐,一行人剛拐過山坳,迎面過來一隊日軍偵察兵!「朱師長調轉馬頭狂奔,鬼子拍馬急追。中國馬多是雜種馬,鬼子騎的是東洋馬,根本跑不贏他們。朱師長見狀翻身下馬,滾進路邊草叢,抬手舉槍,一槍一個,一連撂倒4個日軍,剩下的落荒而逃。」

骨硬堅守大洪山一年多

湖北省北部綿延百裡的大洪山,是全國目前唯一健在的抗日「八百壯士」楊養正的故鄉。1940年,29集團軍根據第五戰區命令,與第33集團軍(總司令張自忠將軍)協同固守大洪山,在1年零4個月的防禦戰中,「父親的部隊打得非常艱苦,這從他的任職就可以證明:1939年他是481旅旅長,進大洪山後改為481團少將團長,可見減員之嚴重、戰爭之慘烈。」朱顯鐘稱。

據李意志介紹,當年王纘緒率29集團軍駐守大洪山西麓、南麓一線,「經歷武漢保衛戰後,該集團軍人員、武器損失過半,8萬官兵整編後不足5萬,且武器陋劣,糧食補給更是困難,經常吃了上頓不知哪去找下頓。」

即便如此,朱再明仍率部堅持抗戰。1940年3月,日軍第8師團師團長谷川指揮2個旅團圍攻大洪山,王纘緒率部與敵激戰。

一天,29集團軍被包圍,血戰幾天仍打不出去,王命令朱再明設法突圍,朱以慘重傷亡殺出一條血路,掩護全軍撤退。是役,殲敵5000餘人;當年5月1日,日軍為控制長江交通、切斷通往重慶的運輸線,集結30萬大軍發動棗宜會戰,第33集團軍總司令張自忠率兩個團駐守襄河西岸,16日壯烈殉國於宜城南瓜店,戰區總司令李宗仁令第59軍和川軍161師,必須搶回張自忠遺體!朱再明率部突入重圍,配合59軍將張的遺體搶出,運回重慶葬於北碚梅花山麓;1940年11月,日軍第13師團挾騎兵、炮兵和空軍再犯大洪山,這時朱再明已調任149師任代理師長,他奉命隱蔽出擊,血戰3日後,當日軍正待分進突擊時,朱身先士卒,率數千將士從沙河砦扁前線突襲敵陣,當場擊斃日軍騎兵聯隊長川阪,斃傷日軍七八百人,奪獲戰馬7匹,武器軍用品無數,是役川軍亦陣亡308人。

性烈「你想當亡國奴麼?」

幾經征戰,1943年朱再明因傷病困擾解甲歸田。「傷病是一個方面,另一方面,軍中的爾虞我詐讓他憋悶,於是回鄉。」朱顯鐘記得,「回鄉後父親並未解除軍職,在重慶檔案館保存的南京國防部1948年退役職金清冊中,他還有沒領取的法幣1487萬元。」

朱家兄弟印象中,父親是位和善鄉紳。「總穿著長衫,抽雪茄,忙時管理果園,那是他從廣東運回的廣柑樹,種了幾百畝,閑時就到茶館找老鄉喝茶聊天。」

隆冬的一個下午,朱顯鵬帶記者走進陶家鎮友愛村青龍灣,尋訪朱家老屋和朱再明墓地。土牆青瓦的院落,依稀可見當年氣派。「父親對鄉鄰很和氣,那時我家每年都要給窮人賒藥、舍糧。」朱顯鐘清楚記得,「父親唯一凶狠的時候,是我們不聽話時,他會緊繃著臉罵我們:‘你這個奴才,想當亡國奴麼?’」

除了這句留有深刻抗日烙印的話,朱再明給兒女們留下的,只有一座孤零零的墳包。上世紀90年代末,朱家兒女發現墳包被刨開一個洞。

「盜墓賊以為在這座將軍墓裡,能挖到金銀財寳,結果除了一副薄板,啥也沒有。」

寂寥荒草下,抗日將領朱再明已沉睡近60年。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