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利利亞的「騾女」(組圖)


2013/11/06/20131106222802577.jpg

【看中國2013年11月07日訊】西班牙的海外屬地梅利利亞,是商品經由摩洛哥進入北非的重要口岸。根據摩洛哥的規定,只要過境人背得動,帶進來的貨物就算個人行李,可以免稅。這一規定催生出摩洛哥邊境一個獨特的行業、獨特的人群----騾女。BBC記者普萊斯利聽取她們的苦衷。

梅利利亞(西班牙位於北非的海外屬地)和摩洛哥之間,聳立著三人多高的隔離護欄。清晨,一天的邊境貿易就要開始了,商販們忙著打理商品、凖備過境,護欄邊塵土飛揚。

舊衣服、布料、各種洗漱化妝品、居家用品……都將被運往摩洛哥和非洲其他地區。等著過境的人足有好幾千,汽車馬達轟鳴、人群大呼小叫,噪音震耳欲聾。

到處都是包裹,硬紙箱、包裝袋,封上膠帶,捆著繩子。碩大的包裹,幾乎完全遮住壓彎了腰的摩洛哥女人----這就是梅利利亞的「騾女」。

「唐人街」是梅利利亞和摩洛哥之間唯一專供行人使用的過境點。只要騾女背得動,她帶過去的貨物就算「個人行李」,可以免稅帶進摩洛哥。

2013/11/06/20131106222802615.jpg

騾女是摩洛哥納多爾(Nador)省居民,有權進出梅利利亞,但不可以在那裡定居。

拉蒂法在由好幾百名女人排成的亂糟糟的長龍中站好隊,把背上的貨----60公斤重的舊衣物----放在地下。拉蒂法作騾女已經有24年了,背進摩洛哥一捆貨物,可以獲得三歐元(2.6英鎊)的報酬。

如果有別的選擇,拉蒂法才不會去當騾作馬。她說,「家人要吃飯。我有四個孩子,沒有丈夫。丈夫總打我,離婚了。」

突然,人潮湧動,拉蒂法消失在人和貨的大海中……

和拉蒂法一樣,許多做騾女的女人都是離婚、分居、需要養家餬口的單身母親。在摩洛哥這樣一個重傳統的社會,單身女人的生活非常艱難。對於很多人來說,作騾女,是唯一的生計。

有些騾女一天能過境三到四次,每次負重高達80公斤。報酬水平不穩定,騾女抱怨,必須給摩洛哥警衛「上供」。

2013/11/06/20131106222802297.jpg

梅利利亞也在就此類邊境貿易是否應該繼續存在展開辯論。「聯盟進步民主黨」的格拉(Emilio Guerra)說,「這些女人冒著生命危險,發生過騾女因為高強度體力勞動喪命的事。她們的工作條件像是半奴工。我們希望搬運業有規章制度,工作條件有安全保障。」

他認為,歸根結底,梅利利亞必須改變現有的經濟模式,減少對貿易的依賴程度。不過,梅利利亞地方政府的商務顧問洛佩茲(Jose Maria Lopez)並不同意這種說法。

他認為,「這樣的商業活動有很好的正面效應。對於一些搬運工來說,這是謀生的唯一途徑。工作確實很辛苦,不過有些人的收入比摩洛哥工人的平均工資還要高。」

騾女邊貿也給其他成千上萬的摩洛哥家庭帶來巨大的收益。他們在店舖內出售騾女背回的商品,或者二次出口到更遠的南部國家。

洛佩茲估計,梅利利亞這類「非常規貿易」的規模高達三億歐元。不過也有人認為,這是走私,規模相當於洛佩茲數字的兩倍。

返回來再說唐人街過境口岸,現場的氣氛幾近瘋狂。中午要關門,騾女必須趕快進入摩洛哥,然後返回來再跑第二趟。

負責維持秩序、避免發生踩踏事故的民防官奧蒂加(Arturo Ortega)說,「今天還不算忙。天天到這兒來,可能會覺得眼前這一切很正常。這怎麼能算正常?」

哈斯娜靠在圍欄邊,腳下沒有包裹,面前是一群背著大包的年輕男人。她說,「男人搶走了我們的生意。」傳統上,運貨的都是女人,現在,她們也面臨摩洛哥失業男人的競爭。哈斯娜擠不上去,沒有拿到貨。

哈斯娜有一個小孩兒,丈夫有病。她懷著六個月的身孕,不過這不足以成為歇業的理由。「今天我要能背一趟貨,就能掙五、六歐元。要是能找到清潔工、保姆的活,我不會來做騾女。不過眼下,根本沒有別的工作。」

2013/11/06/20131106222802200.jpg
腿受傷的瑪麗亞還是要去為人背貨

一旁站著的瑪麗亞抓住了我們的視線,因為,她拄著枴杖。

和其他騾女不同,瑪麗亞會說一點西班牙語。她告訴我們,一次排隊時摔倒,腿受了傷。她還有病——乳房腫瘤。瑪麗亞在這兒等了整整一上午,面對人山人海,覺得自己無法和別人爭,看來今天只能空著手回家了。

瑪麗亞一家就住在緊靠梅利利亞的摩洛哥小鎮。她和三個女兒擠在兩間小屋中,家裡沒有自來水,好心的鄰居讓母女四人借用家裡的水龍頭。瑪麗亞原來有丈夫,自己作餐館服務員。四年前,她的生活開始走下坡路。瑪麗亞被確診患乳腺癌,丈夫跑了,當時,她還懷著孕。

「醫生說,治療會讓我流產。不過,孩子活著生下來了。我們給她起名叫馬拉克,意思是天使。」

瑪麗亞的兩個大女兒站在一旁。她們都沒有上學,媽媽出來背貨,她們在家裡照看妹妹馬拉克。她們很擔心媽媽。16歲的大女兒說,媽媽腿受傷已經不是第一次了,醫生說,她不應該再去背重東西。不過,「媽媽去背貨,我們才能吃得上飯。」

想到女兒未來也可能被迫去做騾女,瑪麗亞非常氣憤。她說,「女兒能嫁人最好了。這份工作很危險、沒有尊嚴,我恨透了,但是我沒別的辦法。」

13歲的二女兒遞過來一個小滑板,瑪麗亞臉上露出微笑。再去背貨,可能就更容易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