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誠商業帝國大挪移預判政治風險?

2013-11-19 07:03 作者: 葉檀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1月19日訊】在商言商,李嘉誠拋售內地資產,是對大勢的基本判斷:歐美經濟復興,新興經濟體暫時處於弱勢,而香港的風險在上升,收益相對下降。

削減內地資產以增加購買歐美資產的籌碼,如果李氏判斷新興經濟體會振興,就會高拋歐美資產增持中國資產。考慮到李嘉誠已經成為舉足輕重的「國際資本家」,歐美市場將是李氏全球布局的關鍵部分,這與目前全球經濟、金融重心仍在歐美相關。

11月5日,長園集團發布公告,公司第一大股東長和投資有限公司在10月31日至11月1日之間,通過上海證券交易所大宗交易的方式累計減持本公司股份4317萬股,達到公司總股本的5.00%。今年以來,長和投資於今年1月28日、1月29日、8月9日三次累計減持5%,在8月9日至9月9日間三次累計減持5%。加上近期減持的5%,今年以來長和投資累計減持長園集團15%的股份,持股比例由之前的35.76%下降至目前的20.76%,累計套現達9.17億元。

這不是李氏第一次套現。10月9日,李嘉誠旗下的長江實業已將香港嘉湖銀座商場,以58.5億港元的總價整體出售;國慶長假前,李旗下的另一家上市公司電能實業宣布,拆售旗下的香港電燈有限公司;在內地,他以60億元人民幣的底價叫賣其在上海陸家嘴開發的首個寫字樓項目「東方匯經OFC」,同時宣布拋售位於廣州的西城都薈廣場。今年7月底,李旗下和記黃埔發布公告出售陪伴港人40年的百佳超市,10月18日,公告暫停出售,但不等於終止。

李氏在歐美的布局時間可謂長久,從2000年至今,李家父子已經或者即將控制英國天然氣近三成的市場,約四分之一的電力分銷市場,以及約5%的供水市場。此外,港口、機場與金融市場業務也在李氏收購範圍之內。從芬蘭、荷蘭到紐西蘭,處處可見李氏商業帝國的身影:自2010年以來,長和系總共在香港和中國內地以外完成了11筆收購,涉及金額約1868億港元。這其中,歐洲地區佔比高達96.75%。

李氏商業帝國大挪移,說明預判未來會遭遇風險。

首先是不確定性的政治風險,無論在內地還是在香港,貧富差距引發階層矛盾。2012年,香港反映貧富差距的實際基尼係數高達0.537,創40年來新高,有10萬人在富裕之地只能住在用鐵絲網紮成的「籠屋」裡。許多原因中,不公平競爭難辭其咎,相關法規直到2008年才出臺,2010年一本《地產霸權》直接指明了香港6大家族的壟斷。貨櫃碼頭工人直指李氏商業王國的大罷工,也就順理成章,針對李氏帝國資本運作的指責也從未停止,其中有些指責並非無據。

另一方面,李嘉誠的內地遭遇小官員的挑戰,與內地企業家一樣難以突破天花板,為回報家鄉斥巨資建立的汕頭大學,受到各種約束,到現在還難以掙脫野雞大學的形象。

打不過,逃。這是至理名言。2013年年初,李嘉誠明確表示,多年前就發覺,有些人可能會因為妒忌或其他原因不太高興,「雖然我做了好多對香港有益的事,但每多做一樣,就會有人認為多一樣生意是李嘉誠的,我不想這樣」。多區域投資是擺脫不確定性風險最好的辦法,起碼現在的中國還需要全球代言人,信奉牆外開花牆內香。

其次是中華經濟區投資收益下行的風險。

是的,現在房地產價格還在狂漲,但與歐美的兩位數相比不可同日而語,內地全要素生產率下降、企業負債率上升、投資回報率下行,都不是經濟健康運行的好徵兆。任何資本家追求的都是高回報與低成本,而不是在房地產猛漲之時繼續購地、購資產接盤。李嘉誠不會在內地資產價格高漲時大規模購地、買工廠,不會在利率、匯率改革的靴子未落地前輕易出手,從布局方向看,歐美的基礎能源、電訊等公用事業、廢物處理綠色經濟,被繼續看好。

金融危機後,全球經濟要重新取得平衡,香港、內地都在摸索新的方向,而歐美已大致清晰。

成為全球經濟先行者,才能站穩腳跟,今後無論出手內地或者香港資產,都有了雄厚的資本,而市場經濟國家健全的產權保護體制也將成為超人的護身符。反過來說,只有在全球站穩腳跟,才能超越左右,以後在大中華經濟圈的地位不可動搖。

把李嘉誠撤資與經濟崩潰與政治聯繫在一起,沒有意義,說明轉型期超人需要新空間,原有的空間已經不太適宜,如果李氏習得公平競爭的真經,對於中國政治經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