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娜:髒話都形容不了你們的卑鄙!(圖)

——舊文重溫



兩次大滿貫得主,中國網壇一姐李娜(看中國配圖)

【看中國2014年02月03日訊】(友情提醒:本文純屬虛構)

看到你們談到的關於我的新聞,我很失望。我崩潰?什麼叫崩潰?如今大橋垮塌叫側滑,收入下降叫負增長,我的失敗叫崩潰?網路編輯就差點把標題取成李娜失敗源於缺調少教?

對我的非難,從奧運會開始一直到現在。孫晉芳阿姨,我想問您:如果我的失敗叫崩潰,劉翔的那一幕叫什麼?國家體育總局提前知道嗎?您知道嗎?我想請你說句實話,您可以不說。說實話時要記住:如果你說了實話,你的官位會不會崩潰?你能不能承受崩潰?中國的記者也很無良。李永波的團隊至今不為讓球事件道歉,體育總局不見處理,我沒見幾個記者非議。也許是上峰有令不得非議。而這些無良的記者便把一切污水潑向我一個女人身上。

直到現在,中國的媒體有欺負女人的傳統。文革結束,把一切髒水潑向了江青。中國人也有欺負女人的習慣,只不過今天,這些人瞄向了我。我能承受的住,我必須承受的住,你們從來不是一個人在戰鬥,我從來都是一個人在承受。

我從小失去了父親,遇到難事沒人能替我扛,遇到委屈我能向誰說?不到30歲的我經歷了全國媒體的口誅筆伐。那份心痛,誰能瞭解我?但我沒有崩潰。有全國網友的支持,有老公姜山的支持,我沒有崩潰,我很慶幸,今天的網路媒體,我能看到支持我的人,這些人在新華社的媒體從來找不到。正如,在政府的漲價聽證會,你找不到反對漲價的人。只有姜山才是我的依靠,我只有在姜山懷裡才能痛快地哭一場。

有人說我不懂得配合體委的領導,我不是不懂得配合,我在體育圈裡呆了這麼多年,見了太多的醜惡與不堪。有人說奧動冠軍在香港親民,在內地不親民。到底是誰唯利是圖?是我嗎?運動員為什麼不在內地親民,因為內地給不了他們錢。這些運動員,在教練和領導眼裡,只不過是賺錢陞官的工具而已。這些運動員也習慣了當工具,只有當他們傷痕纍纍退役的時候,才知道下場有多慘。說實在的,我希望每個中國參加奧運會的運動員都拿一塊金牌,否則那些沒有拿到金牌的運動員退役後人生太慘,太慘,他們就是藥渣。有人批評我,在奧運會出工不出力,這是胡說八道。按你們說我愛錢的邏輯,我肯定要在奧運會拚命打,我勝利了,會有更多的廣告找我。

我是一個不到30歲的女子,就體會到了60歲的人生,領教了中國媒體那份無恥,什麼心情?打個比方,當年劉少奇看到《人民日報》批他是大工賊的心情。賀龍被紅衛兵毆打時的心情?其實,我不怪這些媒體記者,這些記者很悲哀。我知道,離開圈養的中國運動員體制,變成散養運動員,我取得的成績微不足道。但讓主持圈養運動員的領導們,心裏不舒服,他們之前極力給運動員們灌輸:沒有我們的舉國體制,你們連飯都吃不上。讓我們聽他們的話,不能有半點不服從。廣告都得給他們提成,明明是我們運動員用自己的血養著他們,他們還要我們感謝他們。但我打破了他們的神話,只是成功地養活了我自己,我的團隊,他們便把我視為怪物,明裡或暗裡,讓記者寫文章批判我。

沒事,我能承受得住,不管我今天的運動生涯如何,我已向圈養的運動員證明:姐妹們,我們能,我們也行。據說,皮划艇的教練和官員們喝茅台,卻沒有錢給運動員買好的裝備。孫晉芳阿姨,你應當管管這些,而不是我的崩潰。另外,還請孫晉芳阿姨多看一看桑蘭,她活得太不容易了。因公負傷後,媒體極盡冷嘲熱諷之事,尤其對跨洋官司。你想一想,一個小姑娘從16歲,就要開始了輪椅上的人生,這是多麼殘酷!一個小姑娘為了後半生的生活費用,迫不得已打跨國官司,看看中國媒體記者那份無恥。也許只有這些記者被車撞成癱瘓的人,才能理解桑蘭的無助。這就是我從此不再信中國媒體記者的原因。

TMD,不要以為我不會說髒話。我只是想----有時髒話都形容不了你們的卑鄙與無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網文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