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了薛明凱 阻不了各地聲援者的心(組圖)


觀察團:公開薛明凱父親的死因
2014年2月7日,江西維權人士黃賓和應立鋼週五曾到江蘇徐州與其他觀察團成員會合,二人舉起抗議字條,要求公開薛明凱父親的死因。(相片源自:民生觀察網)

【看中國2014年02月08日訊】山東異見人士薛明凱的父親被傳喚期間離奇死亡,薛明凱原計畫返回曲阜為父親守靈,但在起程當日突然失蹤。親朋估計他已遭當局控制,而參與聲援行動的網友不斷,部分人士再遭公安打壓。

安徽維權人士錢進,週五(7日)接受本臺訪問時表示,好友薛明凱夫妻倆,本週初於朋友們的掩護下,成功脫離國保的監控,離開河南鄭州,另找安全地棲身。週三薛父薛福順頭七當日,薛明凱曾致電給他,指已經買好火車票,預計週四下午抵達老家山東曲阜。

錢進表示,薛明凱承諾,到達後會報平安,但錢進一直等不到對方的電話。週五致電薛明凱的電話仍無人接聽,他相信薛明凱夫婦很大機會已被曲阜市國保控制。

錢進: 他當晚打給我,說明天(週四)早上七點多,從河北邯鄲坐車回老家,但之後一直沒有發消息。晚上我打給他,他手機關上,那按照我們之間的約定,打不通電話就意味著,他們已給維穩控制。

錢進指,薛明凱本人及親友均有心理準備,當踏入山東必定會遭到關押軟禁。但薛明凱堅持要深入虎穴,為父親無故死亡討回公道。

他指,大家能為薛明凱做的,就是密切關注事態發展,相信更多網民及維權人士組成觀察團到曲阜,能令當地政府有所忌諱,不會危害薛明凱夫婦的人身安全。

不過錢進承認,多個地方網友組成的公民觀察團到達曲阜,或在趕赴途中,便遭到山東政府大規模圍剿驅趕。

他估計,仍有大批維權人士及網友四方八面湧往曲阜,令事件繼續發酵。局方欲淡化事件,意圖息事寧人未必奏效。

錢進: 公民團給他們逮一批送走一批,逮一批送走一批,他們就是要穩定民心民意。把他們(薛明凱)找個地方關起來,讓網上輿論減少。
記者: 到時才商量處理方法?
錢進: 對的,到時(政府)就好說賠償問題。

本臺曾致電山東省曲阜市公安局瞭解薛明凱去向,但接聽電話的警員表示,不接受媒體電話採訪。

而週三曾到達曲阜,向當地公安遞交調查薛父死因呼籲書的一批公民觀察團成員,遭山東國保逐離,轉折遣送到江蘇省徐州後,週五中午,再遭兩地國保闖入他們入住的一家賓館,當中八名成員遭強行推上車帶走。

觀察團成員之一的江蘇訪民單麗華向本臺表示,由於自己有心臟病,當時與國保理論期間感不適,對方才放過她不用帶走。

單麗華: 約(週五凌晨)兩點,我們到達徐州找到一間賓館住下來,住一晚後準備今天下午就走了,大家回老家去了,但中午十二點多,他們山東的國保就衝進來,要我們跟他們走。

她認為曲阜市及徐州市國保過份敏感,擔心有公民觀察團成員會隨時折返。

該批被擄走的公民觀察團成員,包括網友「秀才江湖」吳斌、小彪、賈榀、楊崇、程廣瑞等人。下午四時許,本臺成功聯繫「秀才江湖」吳斌,他指當時身在安徽省境內的蕭縣新莊鎮。吳斌怒斥,國保於天寒地凍之下,於公路上逐一把觀察團成員推下車,對方更卑鄙地沒收手機電池,意圖令他們無法與外界聯繫。

吳斌說: 國保是幾公里就丟下一個在路上,我們八個人全給丟下。國保把我們手機的電池全拔掉,還好我有一組後備電在身上。之前丟在路上的人已陸續取得到聯絡,正集合回一起。

公民觀察團另外兩名成員武僧馬強及陳茂森,週二從曲阜遭遣返回家後,均遭到軟禁,暫時未知何時能恢復自由。北京的周莉,從山東遣返回家後,同樣被軟禁家中。

24歲的薛明凱因參與民主運動,兩度被判刑入獄,而他的父母親為兒子上訪、鳴冤,飽受打壓。1月23日,曲阜當局將薛明凱父母軟禁在當地一間旅館,兩人逃往市檢察院求助,但再被公安分別關押,其間薛福順離奇墜樓身亡。當局稱薛福順是「自殺」,而家屬不相信,事件引起社會關注。

據維權網站《民生觀察》報導,週五在山東兗州,也聚集了一批剛到達的公民觀察團成員,包括湖北毛善春及尹旭安、山東聊城的趙未、江西的龔新華、廖桂華等人,另外廣州的李小玲等十多人,亦正趕赴山東途中。


2014年2月7日,被山東國保遣送到江蘇徐州的公民觀察團成員,「秀才江湖」吳斌、小彪、賈榀、楊崇、程廣瑞、單麗華等人,早上在徐州街上留影,其後多人被曲阜國保闖入賓館一度抓走。(屠夫微博)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