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就是愧對社會(圖)

2014-07-13 07:41 作者: 三十會部分理事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14年07月13日訊】「當有一天我們對重大事情沉默不語,這便是我們生命枯萎的開始。」(Our lives begin to end the day we become silent about things that matter.)已故美國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論沉默,不只是針對黑人與白人的平權問題,也涉及美國民眾對越戰發生初期應否提出質疑。

我們都是一群自詡受到香港社會多年栽培,至今成為各行各業的專業領袖,甚至是創業者。共同的理念促使我們十年前參加了三十會,即使沒有既定政治立場,又沒有其他組織的財政支持。我們一直堅持透過獨立思考及深入研究的精神,就我城的重大議題發表意見和建議。

大家由年輕小夥子變成有兒有女滿身包袱的中年人,與香港走過關鍵十年,一直提醒自己不要無的放矢,也不要在安逸中沉睡,對香港的重大事件視而不見,繼續供我的樓,繼續微觀地提升自家孩子的智能,卻無視現時部分政經領袖的高分反智。

誰人不想如一些爭著替我們出聲的團體所講,安居樂業,錢越賺越多?但是,眼看這城近月的變化,我們在忙碌和自保中驚覺「重大事件」(things that matter)接踵而至,即使每月辛勞後仍然有收入,雖然經濟運轉令我們和家人仍表面安居,但有些大家原先視為陽光空氣般理所當然的價值和做法,卻在一片「維穩拼經濟」的口號中,極速地被否定,被挪走。令我們難以安逸的,不單是如何落實普選,還有……這時,我們自問,大家還能選擇沉默嗎?

香港社會經濟制度完善的背後,是靠過往累積的核心價值和優勢支撐著,這包括:人權、法治、透明的制度、公平公正的程序、尊重多元、謹守專業、言論和新聞自由等。

談法治:自中央出臺白皮書,以「依法治國/港」的rule by law之氣勢,企圖壓倒rule of law和本港司法獨立的原有做法。甚至有律師爭相投誠。幾十萬市民在七一遊行過後,幾百人因留守遮打道而被警方拘留在黃竹坑警校,既沒有人落口供又沒有正式落案,義務律師一度難以接觸被拘留人士。自1967暴動發生後的香港,無論被捕的人懷疑犯了什麼彌天大罪,都不見執法當局要如此行使權力!撰文之際,得悉七一遊行主辦團體的頭車司機因開車慢而阻塞人流被捕,難道要單靠警權治港嗎?

透明的制度:港視牌照風波,令人驚訝的不是最終的決定,而是主事當局在神不知鬼不覺中搬龍門,無視顧問的建議,又在作出令人非議的決定後拖延回應,任當局如何辯駁,也難撇黑箱作業之惡名。

少一個免費電視臺觀賞也罷。但東北前期撥款霸王硬上弓的一幕,確實徹底地踩著公平程序的底線,搞到議會變成動物園。東北發展確實有很多值得討論的地方,關注團體和部分村民希望不遷不拆,而官方在諸多的用地限制中尋求最快地開發住宅地的需要亦不容勿視。不過,一個零票當選的財委會主席,竟然胡亂演譯議事規則,用粗暴的手法阻止議員發言,並趁亂通過撥亂,議會文明被毀於一旦。尤記得,幾年前在舊立法會大樓財委會討論高鐵撥款,主事的政治問責官員一直走在前面,回應反對建高鐵議員的馬拉松式提問。但今天,一局政治團隊之首卻經常要在屬下後面,只靠建制派委員會主席撕破臉皮阻止議員發問來送撥款一程,議會的倒退,令人情何以堪!

大家也不要忘記即使是區議會,近年也頻頻有部分主席運用權力甚至出動保安,要反對政府政策的議員襟聲。這種制度的崩壞,難保有一天(或就在今天)已滲進其他公共事務範疇。以往,我們認識很多來自建制派或泛民的精英,即使政治立場有異,但大家在諮詢委員會或其他政策辯論的擂臺都是遵守規則,務求以理服人,因此這類的社會領袖令人有信心和而不同。但今天,協助破壞原有制度的一些議員、評論員,議政質素的低下,運用語言偽術的拙劣,充分演譯劣幣驅逐良幣的荒謬。

新聞自由:劉進圖被襲,明報七月二日版頭的變動……這些反映什麼?若有人仍口口聲聲以個別事件來解釋,就儼如一個社區頻頻有人爆竊,但你去報警時警察只以「無拉到人」或「日日都有爆竊架啦」來敷衍你。

香港有意無意間,被轉型了,變成一個大學校長都不認識的香港。不要再說要融合,要包容,要顧全大局。連保持自己既有生活方式,做事的規矩,持守核心價值的能力都無,那有資格講什麼發展?仍是那個老邏輯,有人希望香港只是一個不談政治的「經濟城市」。十七年過去了,香港還是被某些領袖如此反智地定位,實在感到鬱結。

普選大家可能沒有共識,但我們成長的香港是有自由,講規矩,跟程序,應該沒有人反對。如果當權者可以扼殺市民自由,破壞做事規矩,繞過既定程序,這將會成為一個極權的制度,屆時我們就被迫生存在極權社會。

極權社會的烏雲來勢洶洶,若你還不認為是馬丁路德金形容的「重大事件」,當大家面對不公義時過分沉默,只會讓自己的道德內涵和價值追求被掏空,讓自己變成一具只拼經濟的行屍走肉而已。

看著這個每天有人極具系統地和密集地「指鹿為馬」的香港,今天我們若選擇沉默,便是愧對自己、愧對社會、愧對下一代。

注*:*李律仁, 梁百行, 陳昭容, 王兼揚, 鄭志明, 張亮, 魏華星, 劉培榮, 莊綺雯, 龔耀輝, 陳玉峰, 劉詠芝, 何建威 , 梁淑儀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信報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