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打死村長「南霸天」 村民聯名求情被駁(圖)



2008年,王金剛被素未謀面的侯志強砍傷。


鄭立海身旁的菜地裡,村長侯志強被打死。

【看中國2014年07月14日訊】河北侯落鴨村村長侯志強除了毆打、敲詐村民,還用暴力威懾村長選舉,並自填選票。最終以接近全票獲選。地方鎮政府回應:「這說明得人心。」侯志強雖然在「意外」中死亡,但侯落鴨村明天會如何,無人知曉。

鄭潮軍因用鐵鎬打死村長侯志強,以故意殺人罪被判刑8年。而96名村民於今年,聯名上書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要求釋放鄭潮軍,理由是,侯志強主動到鄭家尋釁滋事,鄭家是正當防衛。村民們,包括侯志強曾經的同伴都說,「侯志強是個惡人,我們都怕他。」

第十次襲擊

只要他不高興,毫無徵兆的就會動手。他幾乎是在監獄、出獄、犯罪再進監獄中度過。

紅色麵包車在河北泊頭市侯落鴨村蜿蜒的土路上顛簸前行。車內38歲的侯志強隨著車身顛簸上下起伏。侯的身邊圍坐著3名小夥。

這是曾因故意傷害而數次服刑的侯志強,第十次去敲詐村上的養豬戶鄭潮軍一家。

侯志強是出了名的「愛打仗」。在這個不足千人的村莊,村民們盡量選擇避免與他共事,即便是鎮上的幹部也會稱他這樣的人為「霸天」。

38歲的侯志強是村上的坐地戶,身高不到1米7,身體壯實,方臉,大眼睛,看上去白白淨淨,但嗓門很大,「他說話很橫,說一不二。」村民稱,他的長相和反差很大。

「他只享受使用暴力帶給他的一切。」一村民說。

侯的成長伴隨著父輩們的各種暴力事件。大概在他十八歲那年,他的三叔酒後拿刀捅死了他的父親,三叔被抓去坐牢,沒多久五叔也因屢次故意傷害他人被判刑11年。

他繼承了父輩性情中暴躁的基因。他會平靜地出現在你面前,只要他不高興,毫無徵兆的就會動手。一位村民說,侯留給村民的印象是,他幾乎是在監獄、出獄、犯罪再進監獄中度過。

侯落鴨村位於泊頭市西側,地勢平坦,村民祖輩靠種糧為生。

在這個閉塞的村莊,單調的鄉下生活讓村民們常記不起自己的生日是哪天,不過如今,莊稼漢們在盡力恢復記憶。侯志強在鄭潮軍家被打死後,以往和侯有衝突的村民們開始回憶他的種種劣跡,村民把侯志強從事傷害、敲詐的事情摘錄到紙上,聯名要求法院從輕審判打死他的外地人鄭潮軍。

「這是正當防衛。」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村民認為,鄭潮軍的行為是「為民除害」,他讓大家走出了持續多年的充滿恐懼與暴力的生活。

「特殊關係」

村民們猜測脾氣暴躁的侯志強與警方有著特殊的關係。「他打人似乎永遠得不到應有的懲罰。」

「大家都習慣了,最好的辦法就是躲著他走」,王生(化名)是侯志強鄰村的村民,曾因無意碰到在鄰桌喝酒的侯志強身體,被打穿耳膜。

不過對此,侯志強並不滿意。「他還要我們補償,說他打人出了力氣。」王生的妻子回憶說「我們給了4000塊,我們知道他的名聲,不想給自己添麻煩。」

在侯落鴨村,大家已習慣了這樣一幕。侯經常毆打他不喜歡的村民。被打村民多數不報警,即便報警,警察也是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後出現。有時侯志強會被警方帶走,但沒多久就再次出現在村裡。

村民們猜測脾氣暴躁的侯志強與警方有著特殊的關係。

「他打人似乎永遠得不到應有的懲罰。」

2008年,因搶劫入獄服刑7年的侯志強,剛出獄一年,就向村民展示了自己的暴躁。這年麥收他和另一位村民在收割小麥時因誰先用聯合收割機吵了起來。

當晚,手持棍棒身後站著十幾名壯漢的侯志強便出現在上午吵架村民的門前。他襲擊了這位村民及其親屬,打傷十餘人。其間一人被打傷腿部骨折,一人被打斷頸椎,還有一人頭被打出一條口子。

幾乎在同一時間,侯志強在村裡第二次砍人。

這次的受害者叫王金剛。他說,2008年年中,因幫助朋友解決經濟糾紛,站在另一方的侯志強襲擊了他。「上來就砍,幾乎把我左臂砍斷了」。

受傷後王選擇了報警,不過接下來發生的事讓他逐漸相信,侯志強和警方之間存在著特殊關係。

「警察老找不到人,我發動了所有親友,在鎮裡、在泊頭市,我們找到了很多次,可是警察每次都要一個多小時才來。」王說,侯志強早就跑了。

這樣持續了一年多,2011年,王金剛開始自己抓侯志強,他想逮住侯志強後扭送公安,也無果。王金剛記得,自己往刑警隊跑了十幾趟,為這事跑了兩年多。

最後侯志強表示私了,他找了小弟頂下了砍人的罪名,並給了王金剛10萬塊錢,讓他不深究此事。隨後,侯去自首。

不知情的村民以為,侯志強這次一定會在監獄呆上個七八年。為此,文中出現數次被侯志強欺負的鄭潮軍一家,還把戶口遷進了侯落鴨村。

由於侯志強成為了鬥毆中的從犯,他只獲刑了半年。

7月10日,記者就上述情況向負責侯落鴨村治安的警方提出採訪請求,被告知,熟悉此事的領導已經調離,要想詳細瞭解情況需調取卷宗。隨後一天記者再次詢問被告知,現在很忙,抽不出時間去調取侯的卷宗。

村長是南霸天

南北霸天的這場仗,讓侯志強徹底奠定了在村裡的地位,「沒人敢惹他。」

尤其在2009年。這一年前後侯先後傷了多人,也遭到警方追捕,不過也就是在這一年,侯當上了村長。

侯志強當選侯落鴨村長,被十里八鄉認為是件極端滑稽之事。

很多村民說,2009年侯志強讓多個手下,挨門叫村民來他在飯館擺下的酒席喝酒,「很多村民都是被連拉帶扯強行拽了過來,來了你就得選我,不選被我發現了就找你麻煩。」

為了確保當上村長,侯志強還私自扣留了本應發到村民手裡的選票,填上了自己名字後塞進了選票箱。

「他不是怕有人競爭村長,是怕沒人來參加選舉,票數不夠選不出村長。」村民稱。

村支書侯國勝說「當時村民對此意見很大」。

村民的意見並沒有通過正常渠道反映到鎮政府,「他砍了人都沒事,誰敢不聽他的。」一位村民說。

侯國勝和多名村民稱,當地民風彪悍,800來口人的侯落鴨村又是遠近聞名的窮村,村窮是非多,大概20多年前,村裡的一戶王姓村民和侯姓村民不睦,當時的鄉鎮幹部感到調解困難,就戲說,侯家和王家分別是南北霸天,沒法管。

侯國勝甩著手說,事兒就從這壞了。他堅持認為,當時鄉鎮幹部的這種叫法導致兩個家族數十年爭鬥不止,「這裡的人尤其愛面子,侯、王兩家被幹部叫了霸天,要是哪一方被對方壓下去,這一方就非得找補回來。」

村裡人大都記得,南北霸天發生過兩次大型衝突。1991年前後,南北霸天都有人當著村幹部,雙方因在村裡小賣部賒賬爭相到村委會報銷而發生衝突,南霸天未佔到便宜。

逆轉發生在侯志強第一次坐完牢回到村裡。2008年收割小麥的季節,侯、王兩家因為誰家先用聯合收割機收麥子驟起爭執。當夜侯率領了十幾號人,將王家十幾口人都打進了醫院。

侯國勝稱,南北霸天的這場仗,讓侯志強徹底奠定了在村裡的地位,「沒人敢惹他。」

村民稱,選舉那天,跟往年一樣,鎮上派了人來指導選舉,數百名村民一臉的木然,侯志強當選了村長,得票數接近全票。

7月4日,寺門村鎮政府,兩名熟悉侯落鴨村情況的鎮幹部解釋,侯志強得票很高是實情,「這也代表了村民的呼聲嘛,得人心。」

對於村民反映的選舉違規問題,寺門村鎮的幹部說,沒有村民向鎮政府舉報過,「村主任是村民自治組織選出來的,法律沒有剝奪侯志強的被選舉權,所以鎮裡也不好說什麼。」

失衡的鄉村

61歲的村支書侯國勝說,對於村長侯志強他已經沒有任何辦法,最多到他家裡,「罵他一頓。」平時去鎮裡開會時,他提起過侯志強在村裡的霸道行為,但沒見鎮裡把這些當回事,「鎮幹部經常換,顧不上村裡的這些事。」

在侯國勝的記憶裡,2009年侯志強當選村主任後,沒人再直接向他告過侯志強的狀。

多名村民提到,以往,村民被欺負還敢說說,侯志強當村長後,大家索性放棄吱聲。村民們還看到,侯志強跟「鎮上的幹部」保持了一種微妙的關係「我們見到過侯志強給鎮上的人送魚,還老見他跟鎮幹部一起吃飯。」

侯國勝坦言,他也見過侯志強跟鎮上的幹部一起吃飯喝酒,「看上去他們關係很好。」

7月10日,寺門村鎮一名幹部說,當時的侯落鴨村主任侯志強只是跟鎮政府保持著工作關係,「沒見他跟鎮幹部吃飯喝酒。」

對於鎮裡的說法,有村民認為,這是鎮裡的懶政之舉,「侯志強是什麼人?那是禿子頭上的虱子,鎮裡到村裡問過選舉的真實情況嗎?這麼多年,難得見到鎮上的幹部出現在村裡。」

意外死亡

這位22歲的青年用鐵棍打跑了除侯志強以外的三名男人。接下來,他用鐵棍擊倒了侯志強。沒人想到侯志強死了。

侯國勝承認他對侯志強的「罵」並不能感化對方。更讓侯國勝無奈的是,2012年,鎮上讓報兩名入黨積極份子,並要求是村裡的幹部,「沒別的選擇,村裡只有侯志強和副主任倆幹部,我把倆人都報上去了。」

侯在村裡依舊依靠打架、敲詐獲得財富。

有裝修工人說,侯志強不給他裝修費;有村民說,侯把發霉的玉米強賣給自己;寺門村鎮的多個工廠主稱「每年過年,侯往廠裡送煙花爆竹,強買強賣。」

今年7月的一個午後,侯志強的兒子在家中聊起了自己的父親。和其他村民的住房相比,侯家顯得十分闊綽。套間裡擺放著專門的餐桌,屋裡貼著白色瓷磚,牆壁四角釘著牆角線,院子裡有個碩大的鐵籠子,養著兩條鬃毛油亮的藏獒。侯的兒子說,裝修的錢是一家人工作、種地的積蓄,「家裡條件在村裡以前算是差的,後來才好了起來。」

2012年6月24日,侯志強乘坐紅色麵包車來到鄭潮軍的家裡。這次他沒有要錢,只是想讓對方再吃些苦頭。

侯上次毆打鄭潮軍的父親鄭立海是十幾天前的事情。當時,鄭立海拒絕了侯朋友購買生豬的要求。為此,侯大為光火,衝進鄭的家裡教訓了後者。

鄭立海是外鄉人。據96位村民寫的聯名信顯示,侯志強找了鄭家10次麻煩,多數情況下是要錢,有些時候則是單純為了泄憤。比如,侯志強媳婦生孩子,鄭立海忙著蓋豬舍,上了禮沒去喝喜酒,被侯志強差人強拉過去揍得頭破血流。

6月24日那天,侯志強在鄭立海院門前下車,用板凳砸碎鄭家房子的玻璃,又扇了聞聲從玉米地裡趕來的鄭立海一個嘴巴。鄭妻跑去村支書家裡求救。

侯則開始毆打鄭立海,用鐵鍬和菜刀。侯沒有想到,鄭立海22歲的兒子會反抗。他用鐵棍打跑了除侯志強以外的三名男人。接下來,又用鐵棍敲倒了侯志強。

據鄭潮軍當天的筆錄稱,他是看見侯志強倒地後又弓起身子,怕侯再來打人,所以他繼續打了幾下。

鄭立海的妻子回家時,侯志強渾身是血躺在地畦裡,丈夫和兒子在院裡坐著,身上和頭上也都是血。

鄭立海告訴妻子,「再讓他打我,我在這等派出所來處理這事。」

沒人想到,侯志強死了。

幾個小時後,泊頭市貼吧裡就出現了侯志強被打死的消息,網上熱議的主題是「惡霸之死」。

2012年鄭潮軍以故意殺人罪被判15年。2013年,河北省高院以相同罪名,改判其服刑8年。今年6月10日,鄭家拿著村民聯名信,向省高院提請申訴,認為鄭潮軍實屬正當防衛。2週後,申訴被駁回。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