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了5年仍沒身份 加國難民為何如此快樂?(圖)


在英語課上認識了Enma,她來自薩爾瓦多(西班牙文語:El Salvador),位於中美洲北部,也是中美洲面積最小的國家,全國面積21393平方公里。Enma說她的祖國有600萬人口。

來上課的同學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不光英語水準參差不齊,相信個人處境也不盡相同。Enma每次來上課都穿得特別漂亮,化了妝,雅緻但並不昂貴的服裝配上同色系的指甲油,讓人感覺好舒服。她愛笑,每次見面擁抱一下,笑容溢出來感染每個人。有時候我會羨慕地跟她說,Enma真是太可愛了。

她並不年輕,接近50歲。身材保持的很好。每次我們都坐在同一排,課餘聊天,總是從她美麗的指甲開始。她說每週她都會換不同的指甲油,完全是自己DIY,指甲上鑲上不同的金色銀色,相當於沙龍的水準了。

在和精神飽滿、美麗雅緻的Enma當同學幾個月後,有一天我們聊到為什麼要移民到加拿大。非常讓我吃驚:她們全家竟然是難民移民!而且她的案子還在不確定之中。她在她的國家是一個成功的麻醉師,現在已經在加拿大呆了5年,仍然沒有身份。最新的狀況是移民部已經否決了她的申請,目前律師正幫她上訴。

我第一次看到她掉了眼淚,再不是那個笑容滿面的Enma,不過持續時間不長,很快她又恢復了正常。她說:「我愛加拿大,我喜歡這裡。」即使放棄原來國家的白領工作,在加拿大黑了5年也沒拿到身份,她無怨無悔。但殘酷的現實是如果她的申訴再被否決,她和家人就必須返回薩爾瓦多。

Enma讓我對難民有了不同的理解。她的社會保險SIN卡已經過期,她只能在這所學校不斷學習,目前英文已經讀到了7級。她的母語是西班牙語。老師喜歡她,因為她真的很努力,討人歡喜。課後我們一起去吃中國餐,逛街。我問她為什麼在這麼大的壓力下還能笑容滿面?她說我能和家人在一起,我愛我老公,他也愛我,我為什麼會不高興呢?Enma老公比她大14歲,她回憶起初戀的經過,說她走在街上,手裡拎著重物,丈夫看到就幫她,這就是愛的開始。

愛讓人快樂。做麻醉師的Enma認為丈夫愛她,讓她的荷爾蒙保持好的水平,所以年近50仍然保持很好的狀態。她反問我:你有丈夫,有家,有什麼理由不開心呢?

来源:安安博客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