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政協高官們之間的致命交集 (圖)

2014-07-25 03:44 作者: 夏新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近日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公安局局長武長順落馬,引起公眾對前天津政法王宋平順當年神秘死亡的關注。而在宋平順、武長順把持天津政法時期,另一位現任天津政協副主席的「事業」因政法公安的大力支持得以爆炸性擴展。這背後或隱藏著令人心悸的黑幕。(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4年07月25日訊】(看中國記者夏新綜合報導)中紀委網站7月20日中午宣布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長武長順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調查。武長順成為十八大後天津第一位落馬的省部級官員。現年60歲的武長順,在天津政法界經營44年,浸淫津門公安一把手已經長達11年。武長順落馬後,其前任領導天津政協主席、政法委書記宋平順的神秘死亡和天津另一位現任政協副主席的神秘職業開始引起各方關注。

武長順官場貴人死因成謎

武長順從基層警察高升最大的助力來自於原天津政協主席、政法委書記宋平順的提拔。1993年,宋平順升任天津市政法委書記,並任天津市副市長、市委常委。2003年1月,宋升任天津市政協主席,但仍破例兼任天津市政法委書記,直至2006年3月才卸去政法委書記一職。

據海外媒體披露,武長順當交管局黨委書記、局長時,把天津所有公交道路上的交通信號燈設備以及天津市公、檢、法系統所有的警服、警具器械的生意都孝敬了宋平順的情婦徐敏成立的天津順風公司。

2003年2月,武長順升任天津公安局局長;同年6月,武兼任武警天津總隊第一政委、黨委第一書記,成為天津政法界舉足輕重的人物。據財新網報導,宋平順直至案發前三月,仍是武長順直接領導。武長順與宋平順一向走得很近,兩人均發跡於公安口,當地有大順二順之稱。

大順宋平順雖然權傾一時,但下場悲慘。官方報導,2007年6月3日,時任天津市政協主席的宋平順,在接受中紀委的一次詢問後在辦公室自殺身亡。正部級的宋平順由此成為文革後畏罪自殺的最高級別官員。

海外博訊網當時引述消息披露,在當日傍晚,中紀委調查官員約談宋兩小時,希望他「說清楚」,不料中紀委人員走後不久,宋即被發現身亡。有外媒曾引述匿名消息稱,宋是服用過量安眠藥致死。但有內部人士當時向本報披露,宋是被塑料袋蒙面窒息而死,且雙手被手銬銬著。後種說法更為宋平順的不明死亡增添了疑雲。

2007年7月,死後的宋平順被開除黨籍。中紀委宣布,宋平順道德敗壞,包養情婦;濫用手中權力,為情婦牟取巨額不正當利益。分析人士認為,這些罪名在官場中很普遍,並非大罪,一般的反腐,對在天津有幾十年根基的宋平順來說,並非無路可走,不需迅速自殺。其中極有可能是另有重磅黑幕,導致更高曾某派系不得不選擇將宋滅口。

藝人1年兩次換肝

大陸知名演員傅彪1年內的兩次換肝經歷在大陸廣為人知。據《金陵晚報》2004年9月17日報導,2004年8月28日傅彪出現在第十屆電影華表獎頒獎晚會,此前一週他被查出肝癌晚期,「因為傅彪人緣特別好,司法界、公安界以及社會各界的朋友都傾力相助。經多方面全力配合,傅彪終於找到一位20多歲的年輕死囚,他的血型和傅彪相同,身體檢查後的多項指標和傅彪非常吻合。傅彪冷了的心一下熱了起來。9月4日,死囚被執法後,他的健康肝臟迅速送到北京,傅彪在武警總醫院順利完成了肝臟移植手術。這個手術集合了天時、地利、人和種種因素,各方面每個細節都配合到位。」

根據此篇報導,從8月20日左右傅彪被查出肝癌晚期,到找到年輕配體,到配體被執行死刑,肝臟換給傅彪,約半個月。

此次肝臟移植後8個多月,傅彪情形再度惡化,2005年4月28日,傅彪在天津第一中心醫院進行了第二次肝臟移植手術。手術後4個月,2005年8月30日,傅彪因為肝癌在北京去世,終年42歲。

傅彪去世後,2005年9月《華商報》引述武警總醫院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醫務人員透露,目前國內做一次肝移植手術費用昂貴,低則二三十萬元,高則四五十萬元。傅彪兩次肝移植手術花掉將近90萬元。傅彪的病情由全國著名器官移植專家瀋中陽教授親自挂帥。

美國衛生部的官方數據表明,在美國,肝移植的平均等待時間是兩年,腎移植的平均等待時間是3年。傅彪在一年的時間裏,根據病情的需要,進行了兩次肝移植手術,這或歸因於在傅彪兩次移植手術中出現的一個人和兩家醫院——移植專家瀋中陽、武警總醫院和天津第一中心醫院。

圖說:近日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公安局局長武長順落馬,引起公眾對前天津政法王宋平順當年神秘死亡的關注。而在宋平順、武長順把持天津政法時期,另一位現任天津政協副主席的「事業」因政法公安的大力支持得以爆炸性擴展。這背後或隱藏著令人心悸的黑幕。(網路圖片)

「二順」武長順是現任天津政協副主席,2007年神秘死亡的「大順」宋平順則曾擔任天津政協主席,而在傅彪手術中出現的全國著名器官移植專家瀋中陽教授則恰好也是一位現任天津政協副主席。在宋平順和武長順把持天津政法時,瀋中陽也把自己的「特殊事業」推到了巔峰,而瀋中陽事業的爆炸性發展則明顯需要來自政法方面的「大力配合和支持」。

公開資料顯示,瀋中陽於1984年8月由中國醫科大學畢業分配到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從事器官移植方面工作。2001年瀋中陽在北京組建「武警總醫院肝移植中心」並擔任中心主任。大約在同期,2000年12月,瀋中陽在天津第一中心醫院組建天津市器官移植中心,後發展為東方器官移植中心。2004年7月8日,《天津日報》在報導中透露該醫院已成為世界最大肝移植中心。

2006年3月5日《長春日報》報業集團主辦的《影視圖書週報》的19版聚焦版全版刊登一篇名為〈中國成全球器官移植中心〉的報導。署名記者湛彥輝在該文中披露,據不完全統計,僅近3年就有3千多名韓國人赴華移植器官,而其他國家和地區在華移植器官的人數每年也在1千人以上。

該文引述一位剛在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接受過器官移植手術的韓國男子的話說,「在韓國尋求腦死亡者的器官像摘取天上的星星一樣困難」。但文中引述韓國的患者家屬說,他們在天津等待器官移植並不是很難,例行體檢後患者等待的時間在1星期左右。

該文根據採訪數據披露,至2004年底,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累計完成肝移植1,500例,腎移植近800例,同時還有角膜移植,僅2004年該中心就完成了近900例肝臟和腎臟移植手術。而在2005年12月16日後的兩個星期裡就做了53例肝移植。

文中透露,在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的4層咖啡廳,一些患者家屬們經常在一起交流信息,他們打聽到「捐贈人」的年齡大部分在20∼30多歲之間,而這些「捐贈人」的確切身份,則大都無從知曉。

武和李東生是一根籐上的瓜

去年12月12日歐洲議會通過了反對活摘法輪功習練者等良知犯器官緊急議案。

7月22日,有知情人士向海外媒體披露,610辦公室主任、前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去年12月20日落馬的直接原因即是去年12月12日歐洲議會通過的反活摘器官緊急議案,引起中共高層震驚,現任高層為留後路則要迅速拿出相應對策,於是將原本安排在2014年落馬的李東生提前拋出。

而近日《京華時報》發表評論文章稱,雖然武長順違紀違法的情節尚未披露,但在此之前以李東生為代表的幾名公安政法系統官員先後落馬,容易讓人將這些案件視為「一根籐上的瓜」。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