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沛】《無恥的洋人》中共在德國的老朋友施密特

2014-08-22 00:57 作者: 徐沛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第八章

中共在德國的老朋友施密特

二〇〇九年,既是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協助西德居民,擺脫法西斯極權專制走上民主共和,成立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六十週年,又是共產國際在大陸顛覆自由的中華民國,建立共產黨極權專制的六十週年。 

在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有八個分屬兩個民主黨派的政要當選為總理,在以他們為首的德國政府的帶領下,戰爭廢墟上的德國變成了一個富裕的自由國度。共產黨竊奪中國大陸的政權後,謀財害命,禍國殃民,剝奪了大陸居民的一切人權,包括生育權。共產黨的最高領導從毛澤東到鄧小平,從江澤民到胡錦濤,無不血債纍纍。 

希特勒上臺後,德國居民開始大規模流亡,中國尤其上海也曾是德國猶太人的避難地;共產黨專政後,中國居民開始大規模流亡,德國尤其西德也成為中國大陸人的避難地。 

照理,自由世界的政要與共產黨的領導水火不兼容,是天敵,然而,自從第四任德國社民黨總理勃蘭特在紅色勢力的滲透下,開始以各種藉口與共產極權來往並建交後,德國的第五任和第七任總理—施密特和施羅德都淪為共產專制及其暴君的吹鼓手。施密特和施羅德像勃蘭特一樣屬德國社民黨,這是一個在共產主義運動中產生的政黨,與共產黨同根,但不主張暴力奪取政權。 

二〇〇八年,在德國之聲的「丹紅門」曝光前,施密特就引起中共反對派的批評。德國之聲的中共黨員把洋五毛輪番邀請到中文節目中,一起變著法子,打扮中共暴政。在中共及其黨員青睞的德國五毛中,施密特名氣最大,有「施密特大嘴」的稱號,因為他能言善辯,欺世盜名。 

出自「施密特大嘴」的「垃圾論」也通過「丹紅門」進入中文世界,障礙華人視聽,值得加以清理。 

讚美與希特勒、斯大林齊名的罪魁禍首

出自「丹紅門」的施密特言論不少,其中有被中國共產黨新聞網轉載的《施密特眼中的毛澤東和中國》,以及引言「如果所有國家都能在外交政策上像中國一樣小心謹慎,世界就會太平些」。 
在毛澤東去世三十週年之際,比張丹紅還紅的一個女五毛專門花費德國納稅人的錢,從科隆到漢堡採訪施密特。原標題是《專訪德國前總理施密特》。女五毛在導言中特別強調,「施密特曾於1975年到北京會晤毛澤東,也是唯一與毛澤東見過面的德國總理。這位已87歲的老人今年九月底將推出專著‘鄰國-中國’,其中關於中國崛起的觀點明顯有別於西方主流觀點。」注意,施密特與另一個洋五毛澤林的談話錄還沒有發表,女五毛已經知道內容並開始為之宣傳! 

接著,女五毛聲稱,「‘如果所有國家,所有勢力集團都能夠在外交政策上像中國一樣小心謹慎的話,那麼世界將要太平得多。’這是施密特在接受德國之聲中文網專訪結束時說的一句話。」 

可是德國之聲中文網二〇〇六年九月十二日在《德國前總理施密特談毛、中國的過去和未來》標題下發表的德文語音版卻表明,上述語句離訪談結束還差很遠。 

為何女五毛要在德國之聲中文網上突出這句話呢?這豈非再次證明德國之聲中文網被利用來以洋五毛之名吹捧中共,為中共宣傳嗎? 

稍微瞭解大陸歷史的人都知道,中共從一九四九年篡奪中國政權後,對內整人運動不斷,對外武裝衝突不斷。五十年代初,中共派兵參與金日成企圖顛覆南韓的戰爭,直接與聯合國的維和部隊開戰;一九六二年,中共向曾支持過它的尼赫魯開火,印度得到國際社會包括蘇聯的支持,雖敗尤勝;一九六五年,毛澤東企圖聯合巴基斯坦挑戰印度未果;一九六九年,中共與扶持它篡奪政權的蘇共交戰;一九七九年,中共出兵攻打靠它篡奪越南政權的越共。 

與此同時,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共還一直挑動和支持各國共產黨武裝篡奪本國政權。印度尼西亞共產黨聽毛澤東的話而招致滅頂之災並禍及華人。蘇哈托正是順應了反共的民意,才得以戰勝共產黨的政變,建立反共的軍政權。而成功篡奪政權的柬埔寨共產黨在三年又八個月裡害死了五分之一的國民,其禍國殃民程度超過支持它的中共。不過「紅色高棉」比中共暴政短命,早已崩潰,罪魁也遭到懲罰。 

施密特或許老糊塗了,但採訪他的女五毛正當中年,何以睜著眼睛說瞎話? 

她的介紹也只提及施密特光鮮的表面:「曾為聯邦德國第五任總理的赫爾穆特-施密特於1918年12月在漢堡出生。在納粹統治期間曾被迫應徵入伍,1945年被英軍俘虜,後被送往英國設在比利時的戰俘營。返回德國後,施密特開始了大學生涯,在漢堡攻讀國民經濟和政治科學。1946年加入社民黨。1974年至1982年擔任聯邦德國總理。自1983年起為德國時代週刊出版人之一。1986年退出政壇。施密特應周恩來邀請於1975年訪問中國,成為第一位訪問中國的聯邦德國總理。」 

可是德文的維基上明明寫著:施密特的父親是一個猶太德國商人和一個餐廳服務員的私生子。為了否認猶太血統,施密特和他父親一起偽造證件,否則,他就不可能「被迫應徵入伍」,當上納粹德國的軍官。為了自保,施密特在上軍校時,中斷與兩個朋友的來往,因為他們參與反納粹地下組織。施密特在總理任期不到時,就因失去信任而被迫下臺。 

趨炎附勢,為了私利,不擇手段可能是施密特年輕時為希特勒而戰,老邁時為共產黨效力的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可能是他早年被納粹極權主義文化毒害太深,已失去對共產極權主義文化的抵抗力。 

毛澤東在施密特的記憶中並不美好,在上述訪談中,他說,「我與毛只見過一面,我們談了三個小時。我很難回答對毛的印象這個問題,因為毛當時給我的感覺是他至少已得過一次中風,發音有困難,無法準確地表達自己的思想。當時毛的周圍有三位女性,他們都是英語翻譯。毛講中文,三位女士把毛的講話譯成英語,但有時他們也不明白毛的意思,就彼此商量,有時,他們會把毛的話寫在紙條上,問毛您說的是這個意思嗎?毛點頭,或是親自修改紙條上的文字。也就是說毛已經嚴重致殘。」(「致殘」顯然用詞不當,毛應該是因病失去了語言能力。) 

儘管如此,施密特對毛的評價還是與中宣部保持一致,雖然其時毛的保健醫生李志綏和張戎夫婦的驚世之作都先後在德國出版,足以解體毛澤東偽造的「光輝形象」。可施密特卻還說,「在驅除日本侵略者,解放中國方面,毛的確功不可沒」。他甚至想當然地讚揚,「毛沒有發動戰爭」並聲稱「在朝鮮戰爭期間,毛的態度一直比較審慎,直到美軍北上直逼中國邊境,毛才決定出手。在外交政策上,毛的立場令人驚訝的非常克制和溫和,包括對臺灣。」 

這位女五毛把出自「施密特大嘴」的中宣部論調全盤照搬到德國之聲中文節目中,可能是為了抵消該節目對張戎夫婦的巨作的報導,其中包括二〇〇五年九月二十八日的電話採訪《張戎:鮮為人知的毛澤東是怎樣寫成的》。張戎在這次訪談中明確表示,她希望中共「能夠跟毛澤東劃清界線(限),能夠堅決摒棄毛和毛的一切遺產。現在中國經濟發展很快,但世界上的人民不會對中國放心,如果中國不堅決跟毛澤東劃清界線(限)的話。因為從我們的書裡可以看出,毛澤東造成了7000多萬中國人的死亡,他還說,為了他的那些項目上馬,中國人可以死一半。而且毛澤東一心要的是稱霸世界。如果中國領導人還繼續說他們是毛澤東的接班人,你說全世界人民能放心嗎?」 

張戎用大量的事實證明毛澤東「是極度的自私,和隨心所欲。他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而沒有想到中國人民。他又是一個極度的鐵石心腸的人,對他的家人也是如此,他給中國帶來了巨大的災難,中國領導人自己說是一個前所未有浩劫。毛澤東在道德上是一無可取的。他導致7000萬中國人在和平時期死亡,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數字。比方說在大飢荒,據我們統計,3800萬人死了以後,毛澤東還要繼續搞大躍進,所謂大躍進是什麼呢?實際上就是出口糧食,出口到蘇聯去買核武器,核工業,核軍事工業,來使中國變成一個超級軍事強國,使毛澤東本人可以稱霸世界。」 

身在德國的施密特能不知道這些自由資訊嗎?他為什麼像中共的應聲蟲一樣評價毛呢?一個稱職的德國之聲記者肯定會問施密特如何看待以張戎為代表的中國知識人發掘出來的歷史真相。所以,專門跑到漢堡去記錄紅色謊言並借「人權之聲」加以傳播,只能是五毛的行為和中共滲透德國之聲的證據。 

女五毛想借施密特之口吹捧中共的目的確實昭然若揭。她問,「您於兩年前出版了‘未來列強’一書,以政治家特有的視角和眼光觀察世界。本月底您將推出另一本新書‘鄰國-中國’。您認為,中國的崛起會對世界起到哪些作用?」施密特的答案居然是「中國的發展的確是一個奇蹟,這樣一個現像在整個世界歷史上任何地方都找不到先例。」施密特在另一洋五毛澤林的幫助下出版《鄰國-中國》的動機就是,「因為我由衷地希望,西歐以及德國居民能夠認識到,我們必須與中國保持友好關係,這符合我們的自身利益」。 

施密特希望讀者都像他一樣見利忘義,無視中共對人權的踐踏,以人權惡棍為友,怎麼可能?(未完待續)

来源:看中國來稿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