駭人聽聞!抓捕81歲鐵流前先毒殺其狗(圖)

2014-09-17 07:52 作者: 李一鳴

手機版 简体 19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老作家鐵流先生今年初在美國其女兒家中的生活照。(來源:看中國)

【看中國2014年09月17日訊】(看中國記者李一鳴綜合報導)《看中國》網站專欄作家、81歲的中國老作家鐵流,上週末在北京以「尋釁滋事」的罪名被中共警方帶走並遭刑事拘留。據大陸維權律師劉曉原的微信披露,鐵流的夫人任女士已在星期天(14日)晚間收到了刑拘通知書,被告知鐵流現被關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任女士認定其丈夫是因為寫文章惹怒了中共當局,因為鐵流最近在網上發表了一篇抨擊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的文章。任女士說,在鐵流被拘之前,發生了一起惡性事件。上週六上午,他們夫婦二人發現有人用摻毒的肉毒害他們家的狗,鐵流給這隻由藏獒及其他品種雜交的狗取名叫「毛毛」,隱藏著對毛澤東的諷刺。任女士表示,毛澤東的極左派支持者也一直憎惡鐵流,並不斷地向他的手機發送威脅信息。

鐵流原名黃澤榮,但廣為人知的是他的筆名。鐵流於1933年出生在中國西南部,起初曾是狂熱的革命青年,後來遭到嚴酷的政治迫害,在中共的勞改營中被關押了23年。最終他對共產黨不再抱任何幻想。

著文揭露中共如泣如訴 被抓後新浪微博屏蔽他的筆名 

據劉曉原律師微信消息:「(9月14日) 下午六時二十分許,鐵流老先生的手機已關機。隨後,他的夫人透過家中固定電話中表示,週六晚有十幾個警察到她家中,出示傳喚證,說鐵流涉嫌尋釁滋事。警方還出示搜查證,扣押了一些書刊、電腦等物品,家中的保姆和住在家中的朋友(鐵流的「右派」朋友,長期住他家)也被叫去派出所沒有回。當天晚上九時三十分鐵流夫人電話表示,家中已經收到警方的刑拘通知書。

老作家被抓之後,新浪微博上屏蔽了鐵流的搜尋結果,足見中共警方做賊心虛。一些維權人士與文化界人士在網上對鐵流被刑拘表示訝異,同時批評新浪微博屏蔽鐵流的消息。


新浪微博上屏蔽了鐵流的搜尋結果。(網路圖片)

鐵流曾任《成都日報》記者。在1957年反右時被劃為右派,遭勞改關押長達23年。他在《23年血淚吟》一文中寫道:「1957年12月28日,成都日報社召開全體編採人員大會,宣布開除‘右派份子黃澤榮(曉楓)公職,送勞動教養,強制改造。’接著,人事保衛科派出三個彪形大漢,把我押送到關押小偷、流氓、乞丐的成都市天祥寺收容站。行前,滿頭白髮的繼母和新婚不久妻子,含淚懷抱不足一歲女兒,踉踉蹌蹌尾隨相送……」他曾在2007年3月發起組織全國老右派聯名向中央上書,要求徹底否定「反右」,以避免歷史悲劇重演。1985年2月鐵流投身商海,專事文化產業與公關策劃,2010年以100萬人民幣成立「鐵流新聞基金」,協助受害的記者和作家。

毒殺其狗在先 莫須有罪名抓人中共涉嫌報復

鐵流的妻子任蘅芳在接受電話採訪中說,在鐵流被拘之前,發生了一起惡性事件。週六上午,他們夫婦二人發現有人用摻毒的肉毒殺他們家的狗,鐵流給這隻由藏獒及其他品種雜交的狗取名叫「毛毛」,是對毛澤東的諷刺。任女士否認鄰居害死狗的說法,她懷疑凶犯是受中共指使的毛左派支持者,他們一直憎惡鐵流,並向他的手機發送威脅信息。

在週日凌晨的黑暗中,警方敲開了北京東郊鐵流家的門,把傳喚證遞給他,警察搜查了他們的家,並扣押了四臺筆記本電腦、一臺iPad、鐵流的手機,以及幾摞書刊,其中許多是鐵流個人出版的,警方說他的罪名是「尋釁滋事」。 「他問了‘我尋了什麼釁滋什麼事了?’他們說,‘到你該知道時候就讓你知道。’」任蘅芳說。「我們已經警告他在發表文章前應該再三考慮,但他的性格很固執。」

關注鐵流案的律師劉曉原同時也是鐵流多年的朋友。他在電話採訪中說,週日晚些時候,鐵流被警方正式刑事拘留,這意味著警方可以至少扣押他30天。任蘅芳說,警方也以涉嫌「尋釁滋事」為由,拘留了鐵流的保姆黃敬,後者曾幫助他完成出版工作。任蘅芳還說,關押著鐵流的拘留所拒絕接受採訪。

「尋釁滋事」是一個模糊而寬泛的概念,也是一項莫須有的罪名。劉曉原說,中國政府正越來越多地利用這一指控針對中共的反對者。「像他這個年紀的人因為寫文章被刑事拘留,確實是幾乎聞所未聞,」劉曉原說。

錚錚鐵骨揭露中共 文壇楷模著書百卷

1957年,當鐵流還是一名記者和初露頭角的作家時,他就被貼上右派標籤,遭到譴責,這些右派人士響應毛澤東的號召,猛烈批評黨的政策,然後發現自己成了反革命敵人。鐵流在回憶錄中稱,他在勞改營中度過了23年,直到1980年才得以平反,在此期間,他通常處於飢餓及恐懼狀態。

鐵流靠從事新聞及公關工作謀生,最近幾年致力於出版書籍和小冊子----內容是其他右派人士及在毛澤東時代遭到迫害的人的回憶錄。這類回憶錄在中國是遭禁的,但鐵流出版的這數十本成本低廉、裝幀簡陋的書籍和小冊子,在朋友、前右派人士及歷史學家中廣泛流傳,打破了黨對毛澤東的劣行的沉默。

任女士提到丈夫時說,「他是太天真了。」她說,「在被拘之前,他說中共不會對他這種老人怎麼樣。他覺得最糟糕也就把他請出去喝茶。」喝茶是國家安全人員進行非正式審訊的常用說法,有時確實邊喝茶邊問話。

鐵流並沒有因為受到威脅而變得軟弱。他一直積極敢言,代表著中國當代異見人士與上一代遭到迫害的知識份子聯合起來的力量。他1957年被劃為右派,此後成為一名多產的回憶錄出版人,這些回憶錄的作者都是正在老去的、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毛澤東發動的大清洗和其他運動的受害者。

 「當然是有連續性,」北京知名異見人士胡佳說。「我的父母和他們那一代右派人士的經歷和觀點,你在《人民日報》和課堂裡邊找不到,很多人將經歷和觀點傳了下來。」

抓捕老作家威脅公眾 網友調侃中共「內心脆弱」

異議作家杜導斌星期一(15日)在騰訊微博上說:「鐵流被刑拘一事說明,只要寫作,說話,不是溜須拍馬,而是批評對政,就隨時可能被‘尋釁滋事’。」

網名「耕稼者」的中國民主同盟(民盟)黨員萬正煌說:「這是整個世界政治史上最大的一個笑話!這也充分說明瞭極權主義的外表強大,內心脆弱。」

看中國記者曾試圖聯絡北京市公安局宣傳部門核實老作家鐵流被捕的消息,但總機工作人員以「保密,無權轉接」為由拒絕轉接電話。

2010年10月,一群中國新聞工作者聯名致函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要求取消媒體管制,實現新聞自由。鐵流也是聯署人之一。鐵流與經濟學者茅於軾交情深厚,今年3月鐵流曾撰文表示「堅決與茅於軾站在一起,抗擊任何擁毛崇毛的邪惡勢力」。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