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青隨筆】「封建迷信」騙了我們多久?(組圖)

2014-09-28 08:00 作者: 劉翰青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http://img.secretchina.com/dat/media/21/2014/02/04/20140204144606201.jpg
「封建迷信」一詞,對於現代的中國人,尤其年在而立之上者,應該是印象深刻的。
 
在紅朝的文化體系中,舉凡與超常現象有關聯者——無論對神仙佛道的信仰,還是輪迴報應等現象,甚或傳統的道德標準——都被以批判貶斥或挖苦嘲笑的口吻,冠以「封建迷信」的帽子,並通過紅朝緊密掌控的教育體系,及包括報刊廣播、影視作品在內的傳媒工具,將這種印象灌輸到國人的頭腦中,使人不知不覺中,把「封建迷信」等同於愚昧無知、妖魔鬼怪。然而,「封建迷信」真的是洪水猛獸嗎?
 
何為「封建」?
「封建」一詞,於史書之中,最早見於《左傳》——「周公吊二叔之不咸,固封建親戚,以藩屏周」(《左傳·僖公二十四年》)。
 
所謂「封建」者,乃「封邦建國」一詞的簡稱,即天子把自已直接管轄的王畿以外的土地,分封給諸侯,由諸侯在天子這個「天下共主」的德澤之下,建立自己的封國和軍隊,而諸侯在自己的封國之內,再將其直屬範圍之外的領地分封給卿大夫,這是一種自上而下的封建統一。
 
因而,在中華五千文明史中,只有夏、商、週三代,才是真正的「封建」。自秦始皇「廢封建,置郡縣」,後世雖曾偶有短期或局部的封邦建國,但已無法與三代時之情形同日而語。簡而言之,自秦而下兩千餘年,中國與「封建」幾乎再無關聯。
 
「封建」的誤用
至近代,自中國傳入的「封建」一詞,被日本人用以翻譯「feudal」等詞彙,其實這個用法並不準確。
 
「feudal」一詞原指歐洲中世紀的領主制度,表面看來,歐洲的領主、封臣和採邑,與中國夏、商、週三代的封建制度相似,實則不然。如前所述,中國三代時的封建制度,乃是自上而下的;而歐洲的領主制(「feudal」),則是自下而上的——羅馬帝國崩潰之後,歐洲沒有了統一的政權,於是一些人結夥投靠不同的小貴族,以求庇護,小貴族又依樣投靠不同的大貴族,以此形成了歐洲中世紀的社會格局。
 
然而,「封建」一詞,在經歷了這樣的誤會之後,竟被民國初年某些反傳統文人拿來利用。
 
「封建」何以被利用?
早期在中國傳播馬列教的干將之一——陳獨秀,把中國近代出現的種種問題統統歸咎於所謂「封建」,在陳氏筆下,「固有之倫理、法律、學術、禮俗,無一非封建制度之遺」(摘自陳獨秀的《敬告青年》),於是,幾乎一切與中華傳統相關的因素,都被裝進了「封建」這個文化籮筐。陳氏則進一步以「反封建」這個似是而非的旗號,煽動起一百年前那場實為反傳統、反正統的所謂「新文化」運動。
 
馬列教遠東支部的另一干將——蔡和森,則秉承其莫斯科總教教主——斯大林對當時的中國所謂半封建社會的「胡」言(作者按:以中國傳統的看法,斯大林屬於胡人,胡人之言,自然是胡言),又剽竊了陳獨秀「半殖民地」的說法,製造了一個所謂「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怪胎,成為日後紅朝歪曲史實的文化工具。
而「躋身」「四大噁心」之列的郭沫若,為使中國歷史「符合」馬列教的所謂」社會發展五階段說「(作者註:馬列教宣傳——所有人類社會,都必然經過原始共產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最終到達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社會,世界各國各族,概莫能外。其實這種劃分本身就不倫不類,奴隸與非奴隸社會——應以人身依附關係劃分,封建與非封建——本是行政區劃制度,是否資本主義——則是以經濟模式劃分,但是,到了馬列教那裡,都驢唇硬對馬嘴的混成了一鍋粥),上窮碧落下黃泉,絞盡腦汁,拼湊證據,硬把夏、商、週三代劃分為所謂」奴隸社會「(作者註:事實上,中國歷史上並不存在所謂」奴隸社會「),而把秦代之後與」封建「幾乎無關、而廣泛實行郡縣制行政區劃的兩千年,稱為」封建社會「。
 
紅朝篡奪江山之後,利用國家資源,向國人灌輸上述之謬論。誠如錢穆先生在《中國社會演變》一文中所言——「若連家人父子的一片恩情也算是封建,人民對國家民族傳統文化歷史的一片崇敬愛護之心也算是封建,如此漫無標準,則打倒封建,無異打倒一切。」因而,在紅朝打著」反封建「之類旗號,破壞中華傳統文化,並利用國家機器強力推行數十年之後,一向推崇」父慈子孝、夫唱婦隨「的中國人,在」文革「中竟父子反目、夫妻互鬥,也就不足為怪了。
 
」迷信「的含義與歪曲
(網路圖片)
紅朝為其意識形態的立足,數十年不遺餘力的給國人灌輸無神論、唯物論,將宗教信仰、占卜預測等等統統稱為」迷信「,並貼上了極其負面的標籤。
 
事實上,所謂」迷信「,顧名思義,即指人對事物著迷的相信。人對任何事物都可能「迷信」,譬如「迷信」科學。由此而知,」迷信「並非與」科學「對立的詞彙,乃與前文提到的」封建「一詞類似,原本是一個極其普通的詞彙,不過是紅朝為摧毀中華傳統,故意曲解原意而製造的一個文化籮筐而已。
 
就「迷信」一詞本意而言,並非壞事。學生如果不「迷信」於學校,如何能認真學習知識?學者不「迷信」於自己的專業,如何做研究?……多少人感嘆世風日下、人心不古,豈非正因為當今世人丟掉了傳統的信仰,喪失了對天地神佛的敬畏、對生命的尊重……
 
我們還要被騙多久?
被紅朝話語系統歪曲者,絕非僅」封建迷信「而已,然」封建迷信「可謂一典型代表,馬列教不僅扭曲了詞語的本意,且其極力詆毀、並強加於」封建迷信「一詞的內涵中,多半恰恰是我們本該承繼的文化精髓。
 
紅朝建政六十餘年,然馬列教對華夏的文化入侵,當自上世紀初那場反傳統的所謂」新文化「運動始,多少歷史的真相從此被扭曲,多少文明的輝煌從此被抹殺……百年之後的今天,正本清源、撥亂反正,還原中華文化的本來面目,當是驅除馬列、光復中華的重要一環。

翰青留詩為證:
馬教禍人間,
讕言妄逆天。
紅朝路窮處,
諸事現真顏。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