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沛】《無恥的洋人》顧彬吹捧者

2014-10-21 00:45 作者: 徐沛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二〇〇五年,顧彬的文學史在德國出版時,就有著名的洋毛分子魏格林(Susanne Weigelin-Schwiedrzik)發表好評,稱讚顧彬的「偉大行為」,在她筆下顧彬是「書桌前的和尚」。顯然毛分子都好大喜功,價值觀混亂,不懂顧彬的言行正好與和尚相反。不以和為尚算什麼和尚?  

魏格林現任維也納大學漢學系教授。打開該大學網站上她的個人網頁, 首先躍入眼帘的是毛澤東穿著草綠軍裝,左臂戴紅袖章招手的照片。比希特勒造成更多人非正常死亡的毛澤東,在有黃色五角星的紅色背景前,像機器人一樣搖動著右手。 

在各色獨知與紅色勢力圍繞「丹紅門」的交鋒中,流亡德國的哲學學者還學文,曾撰文《回應49位有色歐洲學者》,特別介紹過魏格林。在此轉述如下。一九七五年,二十歲的魏格林獲中共當局特准,到北京留學兩年,七年後靠論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黨史寫作」(Parteigeschichtsschreibung in der VR China)獲得博士學位,六年後,通過教授資格論文「‘史’和‘論’ —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史學方法論的研究」(「Shi」 und 「Lun」. Studien zur Methodologie der Historiographie in der VR China),三十四歲時,成為海德堡大學漢學教授。 

還學文九十年代中,去海德堡大學演講時認識魏格林。談到「六四」,魏格林斷言中國人不懂民主,八九民運由西方策動。還學文雖然瞭解魏的專業是中共黨史,卻仍然難以想像,魏竟有一個中宣部式的花崗岩大腦。魏格林愉快地向還學文講述,當年她從西德到大陸留學獲得的優待,以及七十年代,她的丈夫施威德茨克(Wolfgang M. Schwiedrzik)作為德共(KPD)中央政治局委員訪問中國,得到鄧小平接見的「幸運」等等。 

魏格林曾是顧彬的學生,兩人一個推崇毛澤東,一個推崇魯迅,算是氣味相投,畢竟毛澤東自視與「魯迅的心是相通的」,而毛澤東的保健醫生李志綏在回憶錄中,證實毛澤東患「被迫害妄想症」。 
靜觀顧彬反思魯迅
  我不曾見識魏格林,但我在德國從一開始發表作品就知顧彬活在魯迅的陰影中。 

「六四」屠殺後,德國文學、藝術和評論季刊《時序女神》(die horen)出了兩本中國專刊,內容豐富多彩,我的六首德文小詩和一篇短文發表在第一本上。 

第二本上則有顧彬於一九八九年十二月寫就的《恐懼的常態》,開篇就說,「在西方,中國享有一個禮貌的和文化高度發達的民族的聲譽。作家魯迅卻把他的祖國理解為軟刀子的地方。整個中國文化對他來說就是一個屠宰場。在那兒有不同思想的人會被產生於道德觀的概念消滅。 

這樣看來,中國就是個野蠻人的國家,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只是一個證明」。 

其時二十三歲的我,對共產黨的來龍去脈還不瞭解,但卻否認中共殺人與中華文化有關,畢竟我生長在中華文化底蘊深厚的四川,從小就獲知「人命關天」。雖然如此,顧彬所言 ,「明確的是,德國納粹曾對猶太人意味著什麼,中國共產黨對於知識人來說就意味著什麼」對我卻很有啟發。 

在上述報導《顧彬:40年的愛給了中國文學》中,顧彬說,「1988年翻譯完成《魯迅全集》6卷本後,想到自己才四十幾歲,應該還能再做一番更大的事業,所以我開始著手中國文學史研究。」可這套六卷本的魯迅選集一九九四年才在瑞士出版。依此推斷,顧彬翻譯完後,花了幾年時間才在鄰國瑞士找到出版社。 

然而二〇〇八年,顧彬卻在題為《顧彬:中國文學沒希望,魯迅是德國的》的採訪中聲稱,「對我來說,魯迅不是一個中國的存在,他是一個世界文學的作用,完全超越中國文學。所以,魯迅為什麼給德國文學留下這麼深刻的印象呢? 很多德國文學作家,包括非常有名、非常成功的作家、他們跟著魯迅寫作,所以他是我們(德國)的,不是你們的。」 

其實顧彬應該說,魯迅是共產黨的,是他的。我從一九八八年起就生活在西方,認識無數作家,無人提過魯迅。不過我曾專門去聽過一個研究魯迅,獲得博士學位的德國漢學者的相關報告,並以此斷定西方漢學界深受共產黨文化滲透。顧彬翻譯的《魯迅全集》可能不是德國人能讀到的唯一的和最早的魯迅作品,但憑此足以斷定,顧彬像魯迅一樣堪稱「偉大說誑者」(周作人語),像魯迅一樣用狂言來宣泄心中的憂鬱。 

第一次見到顧彬是在我海歸不成,加入流亡華人行列的九十年代末。楊煉被請到科隆開詩歌朗誦會,我去捧場。當時,我見楊煉展示他在大陸出版的詩集,既疑惑又失望。公開活動結束後,我當著憂鬱的顧彬指責開朗的楊煉,大意是,要想出名,就寫小說,何必這樣。我讚賞張戎,用外文寫書,揭中共底細。 

二〇〇三年,第二次海歸不成後,我開始上網。清水君(黃金秋)的力作《魯迅:漢奸還是族魂?》促使我反思魯迅,斷定以魯迅為首的五四人詆毀和破壞了以「儒釋道」為精髓的傳統文化,導致「共產主義幽靈」乘虛而入,禍亂中華。 

這之後,我給顧彬去過幾個電話,希望他關注張耀傑、孫乃修等學者的相關研究。我還給他發過兩次電郵,向他推薦帶著思想成果逃離大陸的辛灝年和袁紅冰,以及他們在美國和澳洲創辦的《黃花崗》和《自由聖火》,並把我的一篇涉及魯迅的德文演講和題為《我看紅色文藝及其源頭》的中文報告發給他參考。 

可惜無濟於事,顧彬甘當魯迅徒,步魯迅的後塵,像魯迅一樣欺軟怕硬,只敢罵遭殃的平民百姓,不敢罵施害的中共當局,淪為「小罵大幫忙」的共產「中國通」。(未完待續)

来源:看中國專欄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