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議員:整個佔領行動是政府一手搞出來的(圖)



香港立法會議員張超雄10月30日在立法會會議上的發言受到外界關注。

【看中國2014年11月03日訊】香港立法會議員張超雄10月30日在立法會會議上的發言受到外界的關注。博談網根據Youtube視頻,將粵語發言轉錄為以下的普通話文稿,以饗讀者。

主席,我的發言是:反對梁君彥議員所提出來的用特權法去調查整個的佔中運動,支持黃毓民議員要調查警方在處理10月3日當晚在佔中現場旺角的情況。

主席,我們的保皇黨不停地在說,要查整個的佔中運動,因為它的背後一定是有一些力量在策動,一定是有很多組織,而且組織嚴密,還會有外國的勢力在背後支撐。

他們這麼說,第一,不但是無知,而且根本是在侮辱參與整個佔領行動的所有市民。第二,我要指出,這個立法會,最重要的角色,在三權分立底下,我們是要監察這個政府,尤其是我們在一個沒有真正民主的制度底下,這個三權分立底下的立法會呢,更加是要以一個獨立監察政府的角色,才能免於這個已經大權獨攬、行政霸道的政府任意妄為。但現在我們的保皇黨竟然提出:要將這個立法會變成為監察以致審判民間團體、民間力量的一個工具。

你看一下,這個佔領運動,是人民。我們所面對的是整個龐大的政府——它已經擁有一切了啦,就算今天在我們立法會這裡面,其實連立法權都是由政府幾乎是壟斷的。政府提出來的法案,我們才有機會去審議,去通過。政府不提出來,我們坐在這裡,什麼都做不了。大家知道得很清楚啊,《基本法》第74條,已經把我們的立法權基本上是綁住了手腳。我們在一個制度已經是這麼不公平的情況底下,你們還要說去查民間。

一個是當權者,另外一邊是無權者。責任在哪裡呢?為什麼你們永遠都是站在高牆那一邊的呢?我們當然永遠都是站在雞蛋這一邊。

整個運動是在講什麼?是「我要真普選」嘛!在獅子山那裡都掛出來啦。是「真普選」啊!你們叫什麼?你們叫「袋住先」嘛。也就是說你也認了這個不是真普選,很清楚的。

你如果是按2007年的人大決議,講得很明:2017年是讓我們香港人選擇我們的特首,到隨後的立法會,即是2020年,給我們香港人全面直選立法會。如果你兌現這個承諾的話,今天怎麼會有這個佔中行動,怎麼會有這個雨傘運動呢?是不會發生的。

現在問題是你反口(食言)嘛。就算你反口都不要緊。你作為特區政府,你說:對不起啊,各位香港市民,因為結果是人大要反口,我們都沒權的,不過最低限度我們能夠代表你們去盡力爭取。你有沒有這個精神啊?

我上次已經講過,今次的整個佔領行動,堵路的情況,根本上就是你逼出來的。我相信從來就沒有人考慮過要堵塞金鐘。如果不是你要將所有進入集會現場的道路都封閉的話,而且如果不是你硬是要將它宣布為是一個非法集會的話,完全不會有問題的。你們自己堵塞了那些路,等人滿出到了馬路,跟著你放催淚彈。如果沒有那些催淚彈,根本不會有銅鑼灣、沒有旺角(佔領營地)。這些是你們搞出來的。

你自己一手搞出來的東西,你現在說要查,查民間,查什麼錢,查什麼外國勢力。拜託你啦,你下去看看,為什麼不下去與那些佔領者聊一聊呢?(你們)天天都在這裡。你們的辦事處都在這裡,為什麼你們走過時不能好好地坐下來呢?

你坐下來就會明白,突然間就會有人送湯來。我自己的街坊,會有兩個女人,拉著手拖(車)送她們自己煲給佔領現場的羅漢果水。為什麼啊?她有外國支持啊?突然間,樓上的一位女士,她會拿飯糰下來,送給在落裡村(音)的一些留守的人。為什麼這些人要無端端拿那麼多物資來啊?她是外國支持的啊?你和她聊一聊嘛。問問她哪裡來的,是不是外國來的嘛。問問她為什麼會買這些東西送來示威現場。她發神經啊?她錢太多啊?她沒事幹啊?白白放下自己那盤生意?她們在做生意的,這些人。我和她們談過。有的真的是放下自己那盤生意來支持的。無數那麼多啊。你隨便找幾個來聊一聊。

學生,當然他未必有掙錢的能力。但是他們用自己的身體,用自己的時間出來。你說他受外國勢力指使,你說他是被泛民(主派)煽動。拜託你們啦。(學生)他們罵少我們泛民幾句,我們都不知有多高興了。我們能煽動到他們?你真的太看得起我們了。我們能指揮得到這些人?我們拿百來萬、幾百萬出來,能搞得出這樣的運動嗎?不是吧?!

你們的維穩費,你們的國安系統,每天花多少錢去對付這個運動啊?不要說什麼捐了給(佔中三君子之一)戴耀庭幾百萬,好心啦,對你們來講,是不是太少了點啊?你們那麼喜歡查,開聽證會啊。為什麼保安事務委員會不開聽證會啊?為什麼政制事務委員會不開聽證會啊?開聽證會,聽一下市民的意見,為什麼他們要來這裡佔領?為什麼?是誰指使他們的?是誰給他們錢的?開聽證會,(他們會)排著隊來對你講,誰教唆他們的。

查民間?有沒有搞錯啊?你們拿著這把劍,原來就是對著這些無權、無勢的人。他們送物資來,我在現場,遇到一些專做貨櫃車的人,他當口當面告訴我說:我就是看到這個學生運動,被人打壓,我看不過,我就要來。他組織了五十多部這些客貨車。外國勢力啊?

早幾天,我聽到(抗議營地的)大臺講,有人送8000個飯盒過來,你不如去查一下他是不是外國勢力啊?天天都有人煲湯送來。銅鑼灣是這樣,旺角也是這樣。為什麼你不去查一下呢?

有一個姓莫的測量師、會計師背景,現在絕食了29天。我不知道有什麼外國勢力支持他。他用一個人的意志,他用自己的犧牲想告訴我們香港人聽:我們值得一個基本的政治權利,我們要自己選自己的政治領袖。就是這麼簡單。就是這麼簡單。但是你就是不讓。

而這個是你承諾過的。這個你是承諾過香港人的。現在你反口,你逼出這樣的一個佔領運動。老實講,「佔中三子」一早就講過了,他們的劇本完全不是這樣做的,完全不是這樣計畫的。他們最初那個很簡單的嘛:不就是那麼兩千人,到行人專用區坐下來,等著你來,抓走就算的啦。現在是這樣嗎?你現在下去同那些年輕人談一談。今天路透社報導它那個調查,這裡有超過9成的年輕人表示,如果要佔據超過1年,他們就會跟你佔據一年。我們叫得動嗎?是你們才叫得動啊!是政府才叫得動啊。

你們整天叫他們回去。回去,回去哪裡啊?回去一個貧富懸殊的社會,回去一個不公義的制度,回去一個官商勾結的社會,回去你們最中意的——以大欺小的秩序,繼續奴役他們,這個就是一個你要他回去的環境。

我在旺角遇到一個很多年沒見過的學生。他跟我說了兩句話,已經畫龍點睛。他說,阿Sir,這個運動是很困難,不過這個運動是在講一批人要搵食(討生活),一批人要尊嚴。他們這一代人,不是只是要吃,不是只是要生存。這批人呢,他們想要尊嚴。我不知道你是否讀過心理學,馬斯洛有個「需要的層次」:你們這些個統治者,或者這些保皇黨,就是長期要將人民壓制到最低層次那裡,生存,搵食。是,最重要的是搵食,不然就沒得吃。二十一世紀了,我們今天的年輕人,他們要高一些的層次,他們講理想,他們講尊嚴。

不行嘛?不准嘛?繼續搵食嘛。繼續你們霸道嘛。尊嚴只有你們精英才有。他們現在出來用抗爭的形式,你就要查他們,繼續打壓。

10月3日,警方怎麼做的啊?多少視頻在網上流出來。抓完放人、抓完放人(註:指警方在現場抓走毆打學生的黑幫後,到另一個地方即放走)。多少這些凶險的人,多少這些明顯是黑社會的人,我不需要重複很多的報導,很多外國媒體的報導,本地報紙的報導,你看看,當天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警方(對黑幫攻擊學生抗議者)袖手旁觀。為什麼警方這麼久都不增援人手?

為什麼我們不看真一點啊?為什麼我們就認為警方永遠專業、永遠不偏不倚啊?我也不是想針對警方。事實上,整件事,警方也只是一個打壓人民的工具。警方做了整件事的磨心。

最重點是香港人今天已經站起來。香港人今天已經不會跟你只是講搵食。我們的年輕人,我以他們為榮。今天我們見到(學生領袖)黃之鋒在《紐約時報》的文章,他講得很清楚。我們以為香港純粹是一個講錢,只是一個講利益的社會。錯啊!(這個想法)已經粉碎了!你們抓著這個核心價值——只是講錢,已經對他們沒用了。

你們騙不到他們。他們不怕你啊。連胡椒噴霧都不怕,連催淚彈都不怕,連黑社會也不怕。你們用警棍啊,用黑社會啊,找多一些那些「愛」字頭黑社會的人去襲擊他們啊。今天我們整個運動,仍然是維持著和平。數以千、萬計的示威者出來,玻璃都沒打爛過,旺角你說九反之地,金鋪照開,銀行照開。你說家長不適合帶小朋友去,好多小朋友去。危險出現的,就是當有黑社會、有「愛」字頭、有藍絲帶的人,還有,有警察,亦都可能會出現危險。

我希望警察要竭力維持政治中立,保護所有市民的人身安全。

謹此陳詞。


香港立法會議員張超雄10月30日在立法會會議上發言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