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耀庭:「等埋發叔」事件的深層意義(圖)

2015-06-24 09:53 作者: 戴耀庭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5/06/23/20150623215244577.jpg
劉皇發

【看中國2015年06月24日訊】立法會表決政改方案,出現了一個意想不到的投票結果,反對方案的有二十八票,但支持的竟只得八票,因大部分本應投支持票的建制派議員在投票前的十數秒突然離場。他們的理由是要「等埋發叔」,因劉皇發未趕及回來投票,故他們希望以法定人數不足為由把投票的時間拖延十五分鐘,讓劉皇發能趕及回來投票。但因建制派內部溝通不足,導致仍有建制派議員留在會議廳,令立法會仍有足夠法定人數,使投票程序可以繼續,才出現了這樣的投票結果。

這雖改變不了投票結果的政治及法律效果,但這「等埋發叔」事件卻可能暴露出一些更深層的政治現實及意義。我這裡不會作什麼陰謀式的推論,而只是按所有人都能看得見的事去作為推論的基礎。

一、政改表決對中央政府來說是那麼重要的事,但建制派卻為了一個看來不太重要的理由而導致此錯漏,表示了建制派與中央政府的價值判斷存在不少的落差。中央政府一直以來做事,都強調要有百分百保證,中央政府支持的特首選舉辦法就是如此。但在政改投票這事上,建制派卻明顯未能完全體會中央政府的心意,容許以一些不太重要的理由去冒一些不必要的風險,結果就鬧出了今次大笑話來。這肯定不是中央政府所能接受的。在未來,中央政府自然要重新檢視香港的建制派是否能真正執行得到中央的指令。

二、建制派一直批評泛民主派在政改問題上捆綁投票,不作獨立思考,但從今次事件卻看到建制派也同樣是捆綁在一起。金融界議員吳亮星事後坦白地說自己不知離開的理由,但因建制派做事一向都是「不會問,先起行」,故跟著大隊離場。吳亮星這心態正反映出建制派才是捆綁式做事情。公眾可清楚看到建制派是說一套做一套,所做的就如他們指摘人一樣,自己才是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

其實在政治上,一個黨派要把成員捆綁在一起決定事情,也是無可厚非的。但今次事件更暴露了建制派的弱點,就是他們想把大家捆綁在一起,但卻缺乏操控力去把派內的不同力量捆綁起來。這也凸顯了建制派內部存在著不小的矛盾,溝通也是很不足,才導致建制派會出現了這種低級的錯誤。

暴露中聯辦干預香港事務

三、但我認為這事件暴露更重要的事實,就是在事件發生後,建制派與中聯辦的關係。經民聯的梁君彥公開承認在事後主動約見中聯辦副主任解釋事件,而對方表示理解。自由黨五位議員都有留在會議廳投了支持票。自由黨的主席鐘國斌並不介意公開表示,中聯辦在事後曾致電自由黨黨魁方剛瞭解事件,並讚揚自由黨留在會議廳投票的決定。

其實建制派沒有投票並沒有對整件事情有什麼實質影響,他們投不投票,政改方案怎也是通過不了。他們頂多也只是需要向支持他們的選民交代,但建制派卻好像非常在意中聯辦會如何看這失誤。這些事情讓公眾看到建制派差不多是把中聯辦視為他們的上級,做錯了事要向上級匯報解釋,做對了事因得到上級讚賞而感安慰。但這些立法會議員不是由港人選出來代表他們嗎?為何有事情發生,他們第一時間竟是走去中聯辦交代。這暴露了「一國兩制」的真像,也揭視了若「袋住先」的方案真的通過了,那由「普選」產生的特首,是否也要事事需向中聯辦匯報呢?

「等埋發叔」事件讓港人更加明白為何我們不能「袋住先」,因我們能得到的民主,就很大可能只是這種質素的民主。「等埋發叔」事件必然令建制派很尷尬,但中央政府應感到更尷尬,因這事件把中聯辦干預香港事務的事實,那麼赤裸裸地宣於人前。有些事情是寧願人知,莫讓人見的。港人也可透過這事件看得更清楚香港的建制派是什麼一會事。到2016年立法會選舉時,「票債票償」也不知會得出什麼結果來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