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 「帝國紅利」套現,推動世界房產泡沫化(圖)

2016-03-14 08:31 作者: 何清漣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6/03/04/20160304101715704.jpg
中國房地產是個巨大的泡沫(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6年03月14日訊】中國兩會期間,國家發改委主任徐紹史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中國經濟不可能硬著陸,也沒有拖累世界經濟。但世界經濟不確定不穩定的因素依然存在,會影響中國經濟。是否硬著陸,我已寫文章談過,本來也不想再就中國經濟是否影響世界寫什麼了,但徐主任這番話卻讓我欲罷不能。

中國經濟在哪些方面影響世界

先得盤點一下中國經濟影響世界的舊帳。近30多年來,中國通過對外開放,先是接受外國投資,解決了發展資金。然後是加入WTO,向全世界輸出廉價商品,這兩者既吸納了臺灣、香港等「四小龍」的產業,當然也導致四小龍的衰落,還使發達國家工作崗位外流,中國算做了賺錢買賣,咱中國人自然贊成。

等到中國積攢了足夠的實力,自90年代中期開始向外輸出資本,四面出擊,在全球範圍內進行戰略型投資收購資源產業,雖然失敗多於成功,但中國資本的不計血本與大方,卻給世界留下了深刻印象。

中國與世界經濟的關係,有正有負,全看你站在什麼立場評價。站在中國立場上,那當然是百分之百正能量。除了有少數毛左時不時出來發表言論,稱外國資本在中國剝削勞工,是吸血資本,但在輿論權一統於政府的中國,這不是官方言論,也就姑且忽略不論。但對世界各國來說,因時段不同,有賺有賠,自然有苦有樂。

先說中國製造的廉價商品。世紀之交約七、八年時間內,中國確實讓世界各國消費者享受了廉價的好處。但到了2005年,先是含鉛的玩具因有毒受到消費者抵制,接下來是中國製造的食品原料、奶粉、飼料含有三聚氰胺、農藥殘留物及各種有毒物質受到抵制,然後再輪到紡織品、皮革、建築材料(如牆板)等產品含有有毒物質。總之是在WTO中不斷遭受申訴,逼得美國成立TPP,希望繞開中國成立另一個國際貿易組織——這些,讓中國來評價,當然全是世界害怕中國強大的圍堵陰謀;讓世界來評價,中國是一個不遵守規則的麻煩製造者,咱惹不起,躲得起吧?

世界工廠玩完了,只剩下印鈔票進行鐵公基建設了。從2009年開始,中國成了全球第一印鈔機,但玩到2012年,也實在玩不動了,形成98.3億平方米房產庫存,以及幾十個產業的過剩產能。想用一帶一路輸出到全世界30多個國家,但這些國家不太爭氣,不是動亂就是戰亂,或者經濟衰退。這樣一來,中國也不能再敞開手四處購買大宗商品,這種情況讓全世界很添堵,我在《中國經濟衰退,資源國發展夢碎》一文裡剖析過:那些鐵礦石與資源出口國,比如澳大利亞、巴西、南非、中東國家、俄羅斯、哈薩克斯坦等,因失去中國這個買主,國內相關行業工人失業、經濟增長停滯。還有那些向中國出口豬肉、小麥、玉米、大米的國家,仍然指望著中國這個大宗商品的超級買家下單,以提振本國經濟。中國拿不出錢來購買,當然不能說是中國經濟拖累了世界,只能說是世界指望中國帶動本國經濟發展這個願望落了空。因此徐紹史主任的話也不算完全沒道理。

房地產套貸:「帝國紅利」實現的最後時機

中國房地產市場也與世界有關。這種關係如何產生?且看以下分析。

中國北京深圳上海等一線城市近兩個月的房地產價格瘋漲,漲到什麼地步?騰訊網一條消息瘋傳:上海和深圳是去年中國房價漲幅領先的兩個城市,上海漲幅為18.2%,深圳 漲幅為47.5%。深圳一個小區住房的市值高達140億,和中國第五大機場深圳機場148億的市值相當。但這個小區一年能帶來的租金收入,卻遠低於深圳機場一年創造出的淨利潤。房價為何上漲得這樣離譜?乃是因為中國大批人正在將房地產泡沫這一「帝國紅利」通過銀行套貸變現,並想方設法撤至境外。

3月8日,財新網在《監管將規範首付貸 房貸配資大揭秘》一文中談到,銀行受制於監管壓力不能直接提供「首付貸」產品,卻通過表外理財資金或「陰陽合同」的方式大量間接參與其中。場外資金也如飢似渴地藉助這波上漲的樓市湧入房貸市場,有的P2P平臺甚至提供1/2首付全額的授信金額。這輪場外配資的野蠻生長中正在醞釀著中國特色的房市次貸危機,就連重慶市市長黃奇帆都在兩會重慶團討論時表達了擔憂,要注意金融創新的槓桿和理財產品為了牟利而加的槓桿,因為美國次貸危機的源頭就是零首付。

《深圳上海樓價暴漲的驚人真相:資金逃離中國的管道》是同類文章中分析得最清楚到位的一篇。作者談到,深圳炒作的主要是舊房,因此與去庫存無關,主要是房主在利用槓桿套貸抽離資金。能夠這樣做的原因是由於央行統一調控下的存貸息差過大;再加上資金資源被國有大行壟斷,銀行的信貸資源絕大部分被國企央企和特權民企壟斷。銀行信貸資金利息往往不超過10%,而根據微金所的數據,中國民間借貸市場平均利率水準則在30%左右。中國實業企業平均利潤率只有5%,於是許多國企央企以及特權民企從銀行貸到廉價資金之後,不是從事實業生產,而是從事資金倒賣。如今,中國的影子銀行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利率黑市。作者還預言,由於房產在中國國民財富中所佔的份額最大,約佔50%左右,房產的大幅上漲意味著人民幣的國內購買力相應貶值。一旦樓價大跌,帶給老百姓的慘重損失將遠甚於2015年的股市。

這些處心積慮從房市抽離的中國資金將影響世界。

「帝國紅利」推動全世界房產泡沫化

今年2月中國外匯管理局披露的2015年中國國際收支平衡數據顯示,2015年末中國外匯儲備餘額3.3萬億美元,較上年末減少5127億美元。今年1月外匯儲備再下降994億美元,此後中國政府加強外匯管制,「發動了一場聲勢浩大的遏制資本外流運動」,2月份只減少了286億美元,降至3.202萬億美元。

與2014年6月底的3.99萬億相比,中國的外匯儲備至今已減少將近7900億美元,這麼巨額的資金流往國際社會,必將產生巨大的影響。這些資金流向何處?部分用於投資,這種投資的主要形式是在全球購置房產,並且推動著全球各地房價上漲。

據中國與全球化智庫發布的《中國企業全球化報告(2015)》顯示,2013年,中國房企在海外投資房地產的金額達到219.27億美元;而2014年投資規模更高達398.87億美元,其中在美國投入的購房資金達286億。2015年上半年,僅投資案例數就已經接近2014年全年的投資案例數量,以萬科、綠地、萬達等巨頭為首,多個房企頻頻在海外市場通過開發、獨立買入等手段進行布局。這種投資已經大大改變了各地的人口布局。

《為什麼中國人鍾情於「全球購房」》(《財經國家週刊》2015年9月7日)指出,南韓濟州島:2009年,中國人持有該島土地2萬平方米。截至2015年4月末,這一數字已經上升到了1173萬平方米,6年增長了近600倍。所有濟州島被外國人持有土地面積中,中國人佔據了近60%的比率。英國倫敦、澳大利亞、迪拜等十餘個國家與地區,都是中國富人鍾情的購房投資之地。

外國投行業人士很少想到,中國外匯管製造成人民幣幣值偏高,中國這臺全球最大的印鈔機吐出來的鈔票,正在源源不斷地流往世界。中國房產價格早就偏離其實際價值,京津滬深等地一套600萬人民幣的房子(約150平米左右),變現後到美國東西部地區(紐約曼哈頓、舊金山等地除外),可買一棟帶有大花園、游泳池,面積三倍於中國的獨棟屋。以這種比值計算,中國人在房地產市場上套貸實現的「帝國紅利」,將中國經濟泡沫擴散至全球,稀釋其他國家的財富。

如果說中國人不作全球大宗資源糧食等產品的買家,算不上拖累全球,但這種套現帝國紅利,用大量紙鈔換來其他國家的真實財富,推動世界經濟泡沫化,不是拖累又是什麼?當然,在全球化的今天,這種拖累通過擊鼓傳花形式實現,最後該誰買單,就算誰倒霉。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