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壟斷者的暴政(圖)

2016-05-04 07:50 作者: 連清川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6/05/03/20160503195015638.jpg
百度已經成為無恥的壟斷者(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6年05月04日訊】10年了,在谷歌退出中國之後,百度不僅僅爛了,而且爛到根子裡了。

信息時代的基礎設施

我們處在一個信息高速公路的時代。每個在信息時代裡富有野心的公司,都在搶奪各種入口。比如,阿里巴巴已經形成了強大的商品流入口,微信成為了強大的社交入口,而百度,就是信息入口。

信息高速公路的硬體設施和軟體設施,形成信息時代的基礎設施建設。基礎設施建設決定了一個國家信息高速公路暢通與否的關鍵性因素。例如,如果國家的光纖鋪設里程不夠,就會降低信息傳輸的數據量,通俗地講,就會降低網速,也就降低了信息的流量。而如果軟體設施的不暢通,同樣,也會阻礙信息流轉的速度。

這個道理其實非常簡單。就拿真實世界的高速公路和信息高速公路對比。如果一條高速公路所使用的水泥或者鋼筋不達標的話,那麼道路很快就會出問題,比如塌陷,水土流失,使高速公路的通行速度比省道縣道還要緩慢。

那麼軟體設施是什麼呢?就是高速公路上的指示標。一條從上海通往杭州的高速公路上,如果指示標上標明的是從上海通往南京的話,你想像它的結果會是什麼?

百度,就是一個在高速公路上放指示牌的公司,但是它把所有的指示牌都標上價格,就此標向錯誤的方向。

青年魏則西的悲劇是一個以生命作為警示的極端事件,但是這個事件的龐大的悲劇性結果,卻誤導人們只看見了百度的千萬罪惡之一,而沒有看到百度最大的罪惡:它以其極其自私的盈利方式,剝奪和延緩了整個國家的信息時代的方向。

搜索引擎乃是信息時代的一個導航工具,它肩負著為所有的公民導向有益、準確的信息的責任。它的基本倫理,就是為搜索關鍵詞的公民,提供其技術能力所能提供的最有效、最準確的信息。

百度一再的辯解是:它只是一個平臺公司,沒有責任去核實所有它所呈現的信息的真實性。這個狡辯猶如一個製藥廠,它有沒有責任保證其生產的藥品是具有療效的?為什麼說真實性是其根本的商業倫理?因為這是商業得以成立的基本元素。百度可以提供假信息,宛如一個藥廠可以生產假藥。

百度的惡卻不僅僅至於此而已。當年的競價排名和現在的購買關鍵詞的生意,就如同高速公路上的指示牌,如果價高者得的話,我們就會發現「上海-杭州」的指示牌就會變成「浦發銀行-淘寳城」,所有的車輛就會迷失方向。因此,當我們搜索任何含有商業性內容的時候,我們都會發現,我們已經完全被百度的商業利益誤導,在我們的滑鼠經過無數次的移動終於尋找到我們所需要的信息的時候,百度通過延緩和延長信息流的通暢,獲得了自己的利益。也就是說,我們整個國家都通過犧牲自己的時間和流量,為百度的利益買單了。

但是!還有更加深層次的罪惡。對於莆田游醫的危害性,其實通過媒體不間斷的曝光之後,人們已經有所防範,即便是最閉塞的鄉村,恐怕莆田系這個名稱都會有所耳聞。每個散落在中國土地上的游醫,都會遭遇一定的懷疑和抵抗。在過去的十多年時間裏,由於政府對於傳統媒介上醫療和醫院廣告的嚴厲打壓,幾乎所有的醫療廣告都轉移到了網際網路上,而百度更是醫療廣告的極大受益者。百度收集了遍及於各地的惡於一體,以平臺的名義給予背書。這可謂是收集萬惡以贏一家之利啊。

據說,百度的名稱來自於「眾裡尋他千百度,那人正在,燈火闌珊處」。多麼曼妙的想像,如今可以改為「眾裡尋他千百度,那人正在,垃圾淹死處」。

壟斷者的暴政

根據中華人民網路安全協會最新的調查,2016年第一季度,百度搜索的市場佔有率是69%,好搜(原360搜索)佔17.8%,搜狗佔6.6%。

在谷歌退出中國之後,儘管百度從一度曾佔有80%以上的市場佔有率,下滑到現在的69%,然而毫無疑問的,是它仍然具有絕對支配權的壟斷地位。

對於搜索引擎的生意經而言,廣告仍然是其盈利的主要來源。Google所發明的AdSense技術,其核心在於匹配,即根據用戶的搜索,匹配與其相關的商家的內容,對用戶而言,其所搜索的內容的旁邊,如果出現與其內容相匹配的廣告內容的時候,這實際上大大地為用戶提供了使用價值,用戶能夠一鍵獲得所需要的商品或服務。

百度在這個基礎上,做了一個「大膽的改造」,它是根據客戶的出價,來提供內容給用戶。這一改變,根本改變了這個商業的本質。AdSense的本質,是提供給用戶額外的廣告信息;而百度提供給用戶的,就是廣告本身。內容本身已經被犧牲了,至少是被邊緣化了。

當谷歌尚在中國的時候,百度還算是一個進取的公司。眾多的創造,包括百度音樂搜索、貼吧等等,都是在谷歌的市場份額急劇上升階段出現的。但是在谷歌敗走麥城之後,百度已經成為了一個徹底無恥和卑鄙的壟斷者。

根據財新傳媒的報導,2014年,醫療相關廣告主在百度的總營收中約佔15%-25%;而莆田系佔到總營收的5%-15%。當線下醫療廣告被嚴厲管制之後,醫療廣告無法選擇,只有通過線上渠道。而百度作為一個壟斷者,就擁有了定價權。

壟斷者的地位不僅僅使廣告主無從選擇,更加使用戶也無法選擇。幾乎所有的用戶都曾有在百度的商業信息的迷宮中上當受騙的經歷,但是當他們無法從其它的搜索引擎中獲得更好的服務的時候,只有百度。百度於是更加變本加厲地提升對於廣告主的壓榨。這就是壟斷的惡性循環。

百度龐大的技術力量,投入到了其主要的廣告系統鳳巢之中,而不是發展更加需要技術力量支撐的類似於AdSense的匹配系統。鳳巢是一個封閉系統,其工作原理在於使所有的廣告主無法得知其它廣告主的出價;而AdSense是一個開放系統,其原理在於最匹配者得。

這就是壟斷者與開放者的差別:壟斷者一定需要製造信息迷宮,以使所有的用戶無法獲得真實的信息;而開放者必須透明化其信息系統,以使廣告客戶與用戶都能夠利益最大化。

如何消滅或削弱百度?

對於百度的厭惡或者痛恨,通過魏則西事件,似乎已經上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但不幸的是,人們總是健忘的。百度曾經在過去的歲月裡,遭遇過多次公關危機,包括莆田系集體罷投、出賣血友病貼吧等事件,最終都有驚無險地過關了,因為恰恰在於其足夠龐大的體量與市場佔有率,無論是政府或者民眾,都輕易無法撼動。

當一個公司已經足以影響乃至於控制性命攸關的醫療產業,政府的監管與民間的力量,必須警覺其對於整體社會健康的負面作用。

僅僅從民間力量而言,最起碼有三條道路可以選擇:

其一,秋菊式集體訴訟。包括魏則西家屬在內的眾多百度醫療廣告的受害者,可以提起集體訴訟,向百度索取高額賠償費用。百度在這些事件中,並非利益非相關方,而是直接的利益相關方。通過百度搜索而被莆田系或其它假醫院、無效醫院所坑害的受害者,基本上施害者都是通過百度鳳巢系統的廣告投放者。百度在這些事件中,至少有發布虛假廣告的嫌疑,無論從實際療效,或者是醫療資質上去核查。

其二,分拆百度。《反壟斷法》第19條規定,「一個經營者在相關市場的市場份額達到二分之一的」就構成了具有市場支配地位。無論在PC搜索引擎市場上,還是移動搜索引擎市場上,百度的市場佔有率,都已經遠遠地超過了一半。無論是公民,還是其它經營搜索引擎的公司,都可以通過反壟斷法的相關規定,要求分拆百度。分拆可以是垂直分拆(比如PC和移動分拆,或者信息和視頻分拆)。分拆之後的公司成為了不同的市場主體,無論哪種分拆,都會造成競爭格局,從而打破百度的壟斷地位。只要有一家公司開展開放性的AdSense廣告業務,都會改變整體的搜索引擎市場格局。

其三,告洋狀。百度是一家納斯達克上市公司。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可沒那麼好糊弄,它的職責之一,就是審核所有在美國上市的公司的合法合規性,其中就包括了倫理審查。如果有受害者能夠提交關於百度從事「不道德交易」的舉報,那麼SEC就有責任調查百度,甚至要求百度整改以符合其交易條件。美國的輿論監督也將會迫使SEC嚴肅對待來自於受害者的投訴。

在今天,成功,無論是怎樣的成功,都具有千百度的魅力。人們在經過了1980、90年代的原始積累之後,看見了一絲中國商業道德的曙光。人們常常認為,網際網路創業的一代,並沒有原罪。可惜,魏則西的一道血色,卻讓人們對於網際網路創業的一代,必須重新戴上審視的目光。

作為信息時代基礎建設的百度,以其盈利地基上的鮮血,令網際網路一代,也蒙上了原罪的夢魘。百度,以及萬千爭奪入口的公司,當其缺乏商業倫理與制度約束的時候,任何一代的創造,其實都不過是販賣人血饅頭的舊把戲重演。而所謂的信息時代,不過是由一條新時代孟姜女鋪就的假高速。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