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莆田系醫生爆料:達不到創收任務三個月就被炒


【看中國2016年05月10日訊】一個副主任醫師職稱就能租間房子成立一個科室,達不到創收任務的醫生,往往在醫院待不了兩三個月,「膽子大、下手狠」的醫生的收入往往是其他醫生的數倍,檢查結果隨意炮製,談及一些民營醫院裡的黑幕,曾在包括莆田系醫院在內的多家民營醫院供職的李老先生義憤填膺:「他們的信譽和醫療水平太差。」

一紙副主任醫師資質租間房子就是一個科室

據陸媒報導,李老先生今年79歲,退休前曾在西安市一家區級中醫院上班,副主任醫師職稱。退休後,他曾輾轉在全國各地多家民營醫院應聘當醫生,其中不乏莆田系醫院。但這些年的從醫經歷讓他萌生退意,用李老先生的話講,他見識了發生在這些醫院裡的太多齷齪事。

李老先生應聘很少失敗,因為他有著副主任醫師的職稱。

「進去後才知道,有很多醫院的科室簡直就是開玩笑。」李老先生說,能招聘到有高級職稱的退休醫生最好,要是招不到,他們也會想辦法挖到一些退休的衛生部門幹部或知名醫院的醫生,但不需要這些醫生真正去坐診,只需要其主任醫師或者副主任醫師的名頭。

「一些莆田系醫院成立一個科室非常簡單,只要有人有副主任醫師以上職稱,利用這個名頭,租間房子收拾一下,一個科室就成立了。」李老先生說,持有副主任醫師職稱的人可以不做具體的業務,醫院再聘些人員充實到科室,醫生護士都有了,配上廣告,一個「高水平」的專科科室就成立了,「實際上,這樣的科室能為患者提供怎樣的治療水平呢?」

「膽子大」的醫生收入高出同事數倍

說起自己退休後這些年來的從醫經歷,李老先生用「不堪回首」來形容。

「我在任何一家民營醫院上班都超不過半年,大多數都是兩三個月就被醫院炒了。」李老先生講,去莆田系民營醫院應聘時,院方往往看上的是他的副主任醫師職稱,並將他推到前方,但患者來看病時,他都會按常規手段進行治療,有時看患者經濟情況不好,還會想辦法為其省錢,卻往往受到醫院領導的責怪。

「可能是礙於我的年齡,他們也不會說得很明確,但會提醒我應該怎麼做。」李老先生說,實際上,他又怎能聽不出來領導的意思,但自己就是做不來,只會按照常規醫理藥理為患者治病,但不久領導就會找他談話,有的說讓他休息,有的乾脆讓他走人。

其實,退休後仍然在一線為人看病,是李老先生的生活習慣使然,他並不需要為生計發愁,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他的收入可以想見,然而他的那些同事們的收入卻高出他數倍。

李老先生介紹,曾經和他同時應聘到醫院的有一個外地來的年輕小夥子,「那小夥膽子大,下手狠,肯給患者做各種檢查、化驗,然後開出大劑量的藥品,如果說我一天能掙100元的話,他就是1000元。」

小病說成大病檢查結果隨意炮製

李老先生講,在他待過的某些醫院裡,一般情況下,只要老百姓走進了醫院,很少能「全身而退」。

「沒病看出病,小病說成大病是主要手段。」李老先生說,患者進入醫院後,有一個必經環節就是排隊拿著門診醫生開具的各類化驗單、檢查單後去做檢查。不管是檢查還是化驗,出來的數據都具有一定的專業性,對於一般老百姓來說,基本都看不懂這些單據上的數據或符號,「這就給醫院創造了一個空間。」

李老先生說,很多化驗都有一個正常的參考數值,而有一些則是以加減號來代表陽性、陰性,而在這些單據上面稍作手腳神不知、鬼不覺,患者等到結果,沒病的成了小病,拿去給醫生解讀,小病成了大病,開一堆藥品,挂幾天液體都不在話下。

在經過一段時間治療後,仍是以醫院的檢查化驗為準,仍然可能做出手腳,「數值顯示,好轉了或者痊癒了,但我在內部我知道,怎麼可能好了呢,醫院提供的是怎樣的治療?」李老先生說道。

目前,李老先生因為年事已高,已經不再繼續工作,但這些經歷讓他對某些民營醫院尤其是莆田系醫院頗有看法。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