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軍中的奇葩 她為毛澤東九年懷了十胎!(圖)

2016-06-10 06:00 作者: 程默

手機版 简体 15個留言 列印 特大


1936年,毛澤東與賀子珍在陝北。(網路圖片)

毛澤東和賀子珍的聚散是中共黨史上一段語焉不詳的插曲。毛澤東與賀子珍聚於1928年的井岡山,當時毛的第二任妻子楊開慧還在湖南從事地下活動。毛此時拋棄冒生命危險為中共工作的老婆與剛滿十八歲、漂亮的賀子珍結合,於個人道德,實屬十分下流。

中共黨魁毛澤東的外孫女孔東梅出書,讓人們再度想起被大陸媒體淡忘的賀子珍:一個與毛澤東結婚九年,懷胎十次,最後孤獨死去的女人。

孔東梅是毛澤東與賀子珍女兒李敏的女兒。曾在北大攻讀博士的孔東梅曾寫書談到外婆賀子珍說:「外婆一生懷過十胎,生育六次,最艱辛的莫過於長征中在川黔兩省交界處那次了......外婆在行軍路上突然生產,幾個女戰士把外婆抬到山坡上,孩子剛生下來就送走了。」

據中共黨史介紹,賀子珍,江西省永新縣雲山人,人稱「永新一枝花」。17歲加入中共,18歲組織永新農民暴動後上井岡山,不久與34歲的毛澤東同居。1928年19歲的賀子珍與毛結婚。兩年後的1930年,毛澤東的第二任妻子楊開慧因拒絕聲明與毛脫離夫妻關係,在長沙被處死,毛的三個兒子成了流浪兒。

從1928年到1937年九年間,賀子珍作為毛的妻子兼秘書,曾為毛懷了十個孩子,共生下三子三女,最後唯一留在毛身邊的只有李敏。其他子女,算上楊開慧所生三子排序,賀子珍為毛生的六個孩子分別如下:

長女毛金花,1929年3月出生於福建,送人後失去聯繫。四子1930年出生在江西,出生後夭折。1932年11月五子毛岸紅,乳名「毛毛」,生於福建,長征後下落不明。1935年2月次女生於貴州,生下即送人。1936年三女李敏(小名「姣姣」)出生於陝北,1938年10月六子生於莫斯科,十個月後夭折。

1935年在雲貴交界處,賀子珍因飛機炸彈曾受重傷,其頭上、胸脯上、臂膀上共17處負傷,險些喪命。後來人活下來了,但這些彈片一直留在體中。

毛澤東與賀子珍散於1937年的延安。中共官方的說法是賀經過長征的磨難,特別是途中被迫將一個幼兒寄養他人,精神一度有些失常,後來自己要求去蘇聯治病,離開了延安。這麼一來毛賀離異的帳就算在了國民黨的頭上。但經過「長征磨難」的女同志多矣,將孩子寄養掉也不在少數,為何獨有年紀最輕、身體最好的賀子珍會精神不正常呢?這種精神失常難道與毛澤東沒有關係嗎?

毛賀的離異的背景,實際上和當時在延安的美國女記者史沫特萊和其漂亮的女翻譯吳廣惠有關。以下是史沫特萊告訴斯諾、由斯諾後來轉述的故事。雖然這兩人都是中共官方所供奉的「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神龕中的大神,但這段故事在進香時是無論如何不會提及的。

美國左派女記者史沫特萊30年代中期就在上海和中共以及親共的政界和文化界人士有來往,和魯迅、宋慶齡等是朋友。1937年一月,西安事變後,她應邀來到延安。一路上受到左權、彭德懷和賀龍的接待,進延安前左派女作家丁玲受中共委派前來迎接。史沫特萊一到延安就受到毛澤東和朱德的接見。到達延安的第二天,延安黨政機關舉行歡迎大會,史沫特萊在會上暢談了一個多小時自己的反帝鬥爭經歷。

1937年史沫特萊提出加入中共的申請,但被中共拒絕了。她嚎淘大哭,把前來通知她的陸定一驚得不知所措,只能用「當一個黨外記者作用更大」來安慰這個美國女人。

史沫特萊到延安後的第二個月,毛澤東、周恩來和朱德等親自要史沫特萊教他們跳社交舞。他們告訴史沫特萊:在艱苦鬥爭之餘,革命者需要休息和放鬆。為了開展工作,他們替她找來了一臺舊留聲機和一些西方音樂唱片。史沫特萊一開始不太相信這些穿著厚棉襖的農民革命家會合著維也納小夜曲翩翩起舞,但毛澤東和周恩來等人再三邀請,終於使她相信了他們的誠意。於是延安的窯洞裡響起了30年後被批判為是靡靡之音的西方音樂

男女勾肩搭背在一起歡舞,固然讓毛周朱等領導人和其他高級幹部開顏,但卻讓他們的老婆怨恨起來。這些女性多半是經過長征的,到了延安後男多女少,奇貨可居,加上丈夫的高位,日子本來過得稱心如意。雖然有一批又一批年輕的知識女性從北平和上海等大都市來到延安,吸引了一些老幹部的目光,但這些學生丫頭屬於受教育的,一直被女紅軍大姐們壓著一頭。

而跳舞的風氣一開,白天在「老大姐」們面前規規矩矩的女青年一個個在晚上和那些「姐夫」們跳得興高采烈。女紅軍們開始還去光顧舞場,後來越看越窩心,便集體抵制起來。她們漸漸覺得是史沫特萊的存在給自己帶來了威脅。毛澤東的老婆賀子珍就是她們當中對史沫特萊積怨最深的。

史沫特萊多次採訪毛澤東和朱德,她的翻譯是一個叫吳廣惠的女人,她年輕漂亮,剛離過婚,和史沫特萊一起後起了個英文名字叫莉莉(LILY)。她是史沫特萊的得力助手和舞場上的夥伴,也是「老大姐」們怨恨的對象。她就住在史沫特萊隔壁的窯洞,很多高級幹部都瞞著他們的老婆到她的窯洞裡去聊天,很多時候莉莉要史茉特萊也在場。

毛澤東對莉莉非常感興趣,他不但利用一切時間要她做翻譯,而且教她寫詩,時間一長莉莉也會和著毛詩的韻腳湊出幾首詩。每到黃昏日落時分,毛就帶著一個警衛來到史茉特萊的窯洞,就著米酒或茶吟詩作賦或是談天說地。

有一天晚上,史茉特萊剛剛上床要休息,聽見窯洞外面有腳步聲,接著有人敲隔壁莉莉的房門。從說話的聲音中史茉特萊知道這是毛澤東。她聽見門開了又關上的聲音。很快,從窯洞外面又傳來急促的腳步聲,接著史茉特萊聽到莉莉的房門被猛地撞開,一個女人高聲地在叫罵。史茉特萊從床上一躍而起,披上外套就衝了出去。

在莉莉的窯洞裡,毛澤東坐在桌邊,賀子珍狂怒地用手電筒筒敲他的頭,一面哭一面繼續叫罵。賀子珍大鬧莉莉窯洞的事第二天傳了開去,全城議論紛紛,毛澤東被迫在中共中央會議上介紹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中央決定黨員幹部不得再議論這件事。

儘管在槍林彈雨生死未卜的日子裡,賀子珍盡心服侍毛,為毛生下六個孩子,但毛依然拈花惹草。28歲的賀子珍接受不了毛與漂亮的女翻譯吳廣惠幽會,終日與毛吵架。

不久,中共以「精神病」為由,將賀子珍送到莫斯科就醫,吳廣惠亦被逐出延安。隨後45歲的毛澤東邂逅江青,兩人迅速同居。由於江青曾先後和四位男人同居過,再加上當時毛還未與賀子珍離婚,中共起初反對毛江結合,但在毛的一再堅持下,後同意了他們的同居。

1947年賀子珍回國,但由於毛已與江青結婚,賀子珍無法回到北京,後擔任浙江省杭州市婦聯主任,1984年在上海孤獨離世。

賀子珍的外孫女孔東梅表示,她寫自己的外公毛澤東,是想「還原一個浪漫情懷的革命者」,告訴讀者,毛澤東也有和普通人一樣的「美好情感」。

在一生化公司工作的王女士表示:從毛身上,看不出一點丈夫應有的體貼和忠誠,毛幾次未離婚就先跟別的女人同居,不說犯了重婚罪,也算流氓通姦。但表面上,你看《蝶戀花》寫得多感人,全是假話。在人活下來都難的戰爭年代,毛卻連續不斷讓賀子珍懷上孩子。現在有個詞叫性奴,我看她跟性奴差不多了。人不是機器,哪能這樣折騰?

有網友評論說,共產黨的頭目們都差不多,馬克思與燕妮的陪嫁保母私通,生了孩子說是恩格斯的、列寧嫖妓染梅毒、斯大林霸佔歌星被控訴。據毛的私人醫生介紹,後來的毛澤東過的更是糜爛透頂的生活,一貫以女人為玩物,這樣的流氓騙子,真是印證了流氓無產者的「光榮」稱號。

責任編輯:陳天鵬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