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潮將退:誰會被晒在沙灘上?

——仕途變危途,中產將返貧

2016-08-06 09:00 作者: 如松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6年08月06日訊】以前曾經說過兩個話題,第一,仕途已成危途;第二,高資產淨值人群將在未來遭遇困境。

這兩點都有很多人有疑問,第一是迷茫的性質;第二點是不相信者居多。今日就說說這兩件事。

任何貨幣長期貶值的時代,都會形成貧富差距嚴重惡化的後果,在特色的社會會形成兩種土豪,一種是大款性質的土豪,過去攀附權力致富,這部分人很多,主要集中在房地產領域;第二種是隱形的土豪,看看老虎蒼蠅們被抓之後的家產就很清楚。事實上,後者的財富總量遠遠超過前者,只不過這些人不敢暴露而已,被抓住的應該屬於是少數。

如今,以個人的觀點來看,失業的情形已經很嚴重,即便一些企業不准許辭退職工,但收入水平也不同程度的下滑,這在不發達地區已經很嚴重;即便一些發達地區也在降低工資和福利。大家要記得,隨著貨幣不斷貶值,維持基本生存所要求的基本收入水平已經大幅提升。比如:本人剛工作的時候(1986年,北京),100元左右的家庭收入,基本可以維持三口之家生活,今天呢?廣州的三口之家月支出估計不少於七八千元,維持基本生存的收入水平大幅提高了,這種狀況當然是物價上漲帶來的。即便扣除生活水平提高的因素,漲幅也很可觀。這種維持基本生存的收入水平上漲的趨勢還在繼續,未來,如果央行不斷救助那些「黑洞」省份(前些時說過的遼寧),這種上漲的趨勢還會加速。當人們收入水平不斷上升的時候,維持基本生存的收入水平不斷上升,給人們帶來的壓力就不是很大;可是,當失業增長、收入下降遇上基本生活成本不斷上升的時候,困難人群的壓力就會急劇加大。

此時,窮人的日子就會非常艱難,怒火就會不斷累積,遇到一定的契機就會爆發,帶來的是社會動盪和政權不穩。

一方面,土豪肆意炫富,部分官吏階層隱藏了巨額財富,另一方面,窮人的日子日趨艱難,就會不斷鬧事。如果你作為國家的管理者會怎麼辦?必須平復窮人的這種憤怒(因為這部分人的基數實在太大,影響社會的穩定甚至政權的生存),平復的辦法就只能是打擊土豪和官吏。剛好,官吏的屁股基本都不乾淨,抓誰都是99.9%正確的,所以,在這樣的時候仕途已成危途。當然,筆者的這個圈子中也有很多官員,國家的事情也不是筆者這類小人物決定的,只是提醒各位罷了。你可能認為現在的反腐已經很嚴厲,但這樣做的目的僅僅是反腐(或許還有其他原因,暫不討論),比較簡單,涉及面比較窄;未來,為了平復這種憤怒的時候,就不再是這麼簡單了,無論涉及面還是深度,都會擴大,而且和反腐無關。當然,這是個人的觀點,僅供參考。

曾經的宏偉藍圖無法實現,曾經的承諾無法兌現,相反,卻有很多人陷入貧困,總要給社會一個答覆並轉移窮人的怒氣。高層和最底層都不能承擔這個「責任」,再加上中間階層本身也不乾淨,強拆、貪腐等事情幹了不少,只能是勉為其難地「勇挑重擔」了。

筆者在此僅僅是提醒(自己也出身於這個階層),無論有意傷害這個社會上的任何人、任何階層的行為(使用土地財政傷害農民的行為就讓人痛恨不已,貪腐更讓全社會憤怒),本人都不贊成,平等、共贏才是一個社會的前途,

高資產淨值人群將成為未來的痛苦人群,部分人表示不同意,實際上和上述的原理是一致的,也有平復社會憤怒的含義,但還有更深刻的含義,那就是財政總需要有一個主體來支撐。過去三十年,犧牲的是農民的利益,成就了財政,也成就了這些高資產淨值的人群,這就是土地財政。如今,土地財政已經難以持續了(前面已經闡述過相關問題),您以為今天還會有別的選擇嗎?必須讓這部分高資產淨值人群承擔更多的責任(誰讓大家在過去成為受益者哪?),當然,文件上不會這麼說,本質上這麼做罷了。

好在毋需爭辯,立即就有了結果。據媒體報導:日前,政治局召開會議,分析研究了當前經濟形勢,部署了下半年經濟工作。會議指出,「降成本的重點是增加勞動力市場靈活性、抑制資產泡沫和降低宏觀稅負」。

先說明一個前提:如果匯率跳水,意味著什麼?估計每個人都懂得——不到絕路的時候,不可能讓匯率跳水(不讓匯率跳水不等於匯率就不會跳水),總要抵抗的。

過去這些年,天朝不斷推動資產價格,這必定帶來生產要素價格的上升,製造業、服務業受到持續的擠壓。可製造業、服務業才是國際收支平衡的根本保證,你總不能將這塊土地上的房屋出口吧。當製造業、服務業在國際上喪失競爭力的時候(今天的企業不斷破產,就是這一結果),意味著匯率麻煩來了。如果匯率危機,意味著什麼?這就不解釋了。所以,這次會議上談到了「降成本」,這個「降成本」毫無疑問指的是降低製造業和服務業的成本(而不是給房地產降成本),這三個字很重要。

降成本的措施是:

其一,增加勞動力市場的靈活性。到底什麼是增強勞動力市場靈活性呢?這句話的潛台詞是目前國內勞動力市場不夠靈活,呆板。那麼勞動力市場不夠靈活、呆板的具體體現是什麼呢?就是樓部長一直在說的《勞動合同法》導致企業用工限制太多,對企業捆綁太多,制約了企業生產力。為什麼說《勞動合同法》會對企業生產力造成較大的負面影響呢?比如:企業生產具有淡旺季——70%的工業企業都會有淡旺季,旺季對勞動力的需求可能是淡季的2-3倍,如果企業不受勞動合同法的強制性限制,企業可以採用淡季放假的辦法來留人,旺季回來上班仍是熟手;現在各地都有最低工資的限制,企業需要遵守,生產成本就受到了限制;如果企業大量地辭退員工,也很可能受到地方政府的干涉(前段時間,遼寧剛剛制定了一個規定),等等。所有這些東東,都抬升了企業的成本和產品成本,企業的國際競爭力下降。未來,企業的權力將上升,員工的地位將下降,讓企業擁有更大的自主權,提升企業產品的市場競爭力。

這就是所謂的「靈活性」。

其二,「抑制資產泡沫」及「降低宏觀稅負」,這兩段話實際是一個含義。

承認有資產價格泡沫確實不容易。其實,如果國際收支沒有壓力,泡沫繼續沸騰下去,領導們也不會關心,終歸,房地產對財政還是有很大貢獻的。之所以說有泡沫,根子還在於這個價格已經高到嚴重地威脅到了國際收支,同時對財政的貢獻已經滿足不了財政的要求。既然是一個正在失效的東西(相當於人老珠黃),同時又威脅到匯率,自然就可以拋棄了,也就可以說它有泡沫了(如果房地產還可以完全解決所有省市的財政問題,估計永遠不會有泡沫)。

降低宏觀稅負,這句話有些含糊,貪污腐敗、行政效率低下實際是宏觀稅負的主要部分,但這裡更可能指的是超級地租。既然這個超級地租的主要受益者已經成為資產的持有者(土地財政滿足不了財政的要求),同時又成為匯率的主要威脅,自然就需要進入到被打擊的行列。降低宏觀稅負這個名詞使用的是非常合適的。比如:如果你有一套房子,房租不斷上漲,受益者是你。租房人的房租不斷上升,企業支付的工資就會不斷上升,企業就會破產,此時政府開始對房子徵稅,很可能打壓了價格,既有利於降低企業的負擔,又可以讓財政增收,這就是必然的選擇。當然,高資產淨值的人群就會比較痛苦,你需要將自己的利益分給企業和財政。

個人預計,今年購買房子的人,因為收入受限而被迫使用很多房貸,同時也沒有相應的對沖措施,未來將很艱難。

結論是:中產很可能大規模返貧。

之所以這麼說,就是基於三點:土地財政對財政的貢獻度下降,不足以滿足很多地區的要求(比如東北、西北、西南的很多省份),成了昨日黃花,人老珠黃;同時,這個人老珠黃的傢伙威脅到了匯率(這基本等於政權);再次,繼續推動房地產,主要的受益者已經不是政府,而是中心城市的一些高資產淨值的人群,相反因為匯率受到威脅,政府倒逐漸成了受害者。在這樣的局勢之下,政策自然會轉變。看看今年6月的財政赤字,就知道為何政策需要轉變(而且會立即轉變,所有的法律障礙都不是障礙),雖然不斷刺激房地產,但依舊出現了巨額的財政赤字,相對財政的要求來說,房地產「人老珠黃」了。

所以,不要被那些地王矇蔽了雙眼。

現在將財政收入轉向存量,也一樣難以挽救匯率,因為這必定在銀行系統形成巨額的壞賬。未來,為了救助這些銀行,財政已經無能為力,只能藉助央行印鈔,結局還是一樣。但還是有一定的作用,那就是為經濟和社會爭取一點緩衝時間罷了。大天朝的習慣做法就是拖一天是一天。如果不進行比較徹底的體制改革(提高財政的效率、轉換財政支出的方向),結局就難以改變。

改革吧,這是華山一條路;除了改革,沒有任何可以改變結局的辦法。

現在正是大潮即將退去的時候,看誰被晒在沙灘上。

很多人會就此認為筆者看多或看空房地產,其實無所謂看空還是看多,當脫離了居住功能之後,幾十年產權的房屋在我看來沒有絲毫的意義,不過是炒作的籌碼而已,和股票籌碼沒有絲毫的差別,所以,無論漲跌,對筆者都沒有意義。之所以在此提及,不過是趨勢研判的需要,也提醒周邊的朋友們注意趨勢的轉變,僅此而已。

筆者也一貫不關心政策,因為有兩樣東西決定了政策:第一,社會的需要和執政的需要;第二,財政的需要。他們決定了政策的動向,研究內在的趨勢和政策產生的動力源不是更好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