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六中全會是為抓捕江澤民做最後的準備(圖)

2016-08-09 09:13 作者: 王友群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抓捕江澤民已是民心所向(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6年08月09日訊】將在10月舉行的中共六中全會的議題之一是審議通過《黨內監督條例》。我曾經是中共《黨內監督條例》起草小組成員。江澤民曾就「黨內監督」發表了許多冠冕堂皇的講話,但江澤民本人是最不願受到實實在在監督的主兒。這次習近平專門用一次中央全會來審議通過《黨內監督條例》,有虛有實。虛的不用說了,實的就是為抓捕「腐敗治國」、「淫亂治國」的江澤民做最後的準備。

中共是在什麼情況下提出要起草《黨內監督條例》的呢?是在蘇東劇變之時。1989年2月,匈牙利共產黨宣布放棄執政地位,開始多黨政治。1989年11月17日,捷克斯洛伐克發生天鵝絨革命,共產黨下臺,剛剛出獄42天的哈維爾當選總統,半年後,捷共宣布解散。1989年12月25日,齊奧塞斯庫夫婦在羅馬尼亞南部登博維察縣兵營廁所前一塊空地上被處決,長達25年的齊奧塞斯庫獨裁政權宣告垮臺,羅馬尼亞共產黨隨之解體。1989年6月,波蘭共產黨在議會大選中慘敗;1990年1月,波蘭共產黨解體。1989年11月19日,柏林牆倒塌;12月,德國共產黨改名為民主社會主義黨;1990年10月3日,東西德統一。1990年,南斯拉夫各加盟共和國都舉行了基於多黨制的民主選舉,共產黨失去執政地位。蘇聯政局正處在急劇變化之中,正面臨亡黨亡國的巨大風險。這個時候,中共有點恐慌了。

1990年3月12日,中共十三屆六中全會通過了一個關於加強同群眾聯繫的決議。其中提到近些年來許多黨員幹部中也滋長了官僚主義、個人主義和以權謀私等腐敗現象,有的發展到相當嚴重的地步。決議並建議全國人大常委會擬定實行工作監督和法律監督的監督法,國務院制定行政監督法規。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會同中央組織部擬定黨內監督條例。當時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喬石對起草《黨內監督條例》還真當一回事,專門組織了一個起草小組,參考了國內外一些有效的監督制度,起草了一個對中共政治局、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中共中央總書記有一些硬性約束力的《黨內監督條例》。據中共高層參與這個條例起草的人親口講,這個條例上報到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那裡之後,江澤民說了一句話:「只要我當一天總書記,這樣的監督條例就絕對不能出臺!」就這一句話,由喬石組織起草的這個《黨內監督條例》被封殺了。

1994年9月28日,中共十四屆四中全會通過關於黨建等幾個問題的決議。可能當時已經是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的喬石等一些人還惦記著這件事,在這個決議中,又一次提到「要完善黨內監督機制,制定黨內監督條例」。由於江澤民對起草這個條例沒有一絲一毫的積極性,喬石此時已不任中紀委書記。從1978年12月中紀委恢復重建到1992年中共十四大,長達14年的時間裏,中紀委書記一直由中共政治局常委兼任。中共全國代表大會選出兩個委員會:一個是中央委員會,一個是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從理論上講,中紀委的地位比中央委員會下面的中央政法委、中央組織部、中央宣傳部等都要高,中紀委書記理應由中共政治局常委兼任。可能江澤民對於前任中紀委書記喬石不滿,在中共十四大期間,中紀委書記被江澤民故意降格,由中共政治局委員尉健行兼任中紀委書記。尉健行還惦記著進中共政治局常委會,做什麼,不做什麼,他得惦量惦量。雖然中共十四屆四中全會通過了決議,但江澤民不著急,他也沒有辦法急。起草《黨內監督條例》的事,高高舉起,又輕輕放下了。

但畢竟兩次中央全會都提出要起草《黨內監督條例》,這件事還不能不辦。到了1995年末,中紀委、中組部又組建了一個《黨內監督條例》起草小組。由當時的中紀委副書記徐青任組長,中組部副部長虞雲耀任副組長,成員包括中紀委和中組部的有關人員。到當時為止,所有此前關於《黨內監督條例》的材料全部移交給我保管。所有與黨內監督條例有關的活動,我都參加了。起草小組先後在中紀委、中央辦公廳、中組部、中宣部、中央黨校召開了一系列的座談會,包括在職的省(部)級幹部座談會和離退休老幹部座談會,還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和山東泰安做過調研。最重要的一次調研是1996年春到北京玉泉山訪問中共元老薄一波。當時去了四個人:一個部級官員,中紀委副書記徐青,兩位局級官員,中紀委法規室主任張印忠,中紀委法規室副主任屈萬祥,再就是副處級官員王友群。回機關後,由我執筆起草了薄一波訪談錄。薄一波當時談來談去說了一大堆,就是沒有談怎麼搞好黨內監督問題!臨出門時,薄一波冷不丁拋出一句:「我就想多活幾年!」在回來的路上,屈萬祥從薄一波的談話中心領神會到:起草《黨內監督條例》根本不用急!當年10月,屈萬祥帶我去新疆調研,去了天山天池、吐魯番、石河子、喀什,遍嘗了香梨、葡萄、哈密瓜,回到北京後,連個調查報告都沒寫!

1997年9月中共十五大後,尉健行終於成了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起草《黨內監督條例》的事又慢慢悠悠上路了。但直到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尉健行退休,江澤民退出中央委員會,也沒有起草出一個新的《黨內監督條例》來。中共十六大後,吳官正繼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2003年1月,第三次成立《黨內監督條例》起草小組,到2003年12月,經中共政治局討論通過後,《黨內監督條例(試行)》正式頒佈施行。當時的情形是:本來說好了七位中共政治局常委,除胡錦濤之外,包括江澤民在內的其他六人,在中共十六大後全部退休,但是,貪權、戀權的江澤民又耍了一次流氓,在十六大即將結束時,通過他提拔的一些軍人給新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來了一個突然襲擊,強迫胡錦濤接受江澤民繼續當軍委主席。在十六大結束時,江澤民在講話中只提「以胡錦濤為總書記的黨中央」,而不是「以胡錦濤為核心的黨中央」,胡錦濤不是核心,誰是核心呢?掌握軍權的江澤民還是核心。而在中共十六大時,江澤民將原來的七位常委增加到九位,將迫害法輪功有功的羅干,提拔重用為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將迫害法輪功有功的周永康,提拔重用為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務委員,公安部部長。周永康成為當時國務院所屬部委中地位最高的部長,只有在極左的十年「文革」中協助毛澤東打倒國家主席劉少奇的公安部長謝富治的地位與之相當。在這樣一個邪惡的布局下形成的《黨內監督條例》會是個什麼樣子?我對照了一下喬石時期起草的《黨內監督條例》,新的條例中所有的稜角全部,不是磨平了,而是磨光了,對江澤民沒有任何制約作用!

將於今年10月在北京舉行的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將審議通過新的《黨內監督條例》。根據我對江澤民迫害法輪功17年來中共的體制、機制、法制的瞭解,我對中共依法治國、依法治黨不存在一絲一毫的幻想。只要中共存在一天,中國就根本不可能依法治國,也不可能依法治黨。從已經查處的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委書記周永康,原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原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共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原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等人的情況來看,中共的腐敗已是惡性癌症晚期的晚期了,對於中共的解體,任何人,無論多麼強勢,都無力回天了。但習近平通過一次中央全會來審議《黨內監督條例》有沒有用?有用。中共十八大以來,習近平通過強力反貪打老虎,將江澤民的軍中勢力,包括3名上將,6名中將,47名少將,共56只「軍老虎」全都關進了「鐵籠子」。兩軍對壘,習近平已經佔了上風,中共體制內起決定作用的軍權已經掌握在習近平手中了。但習江斗是一場你死我活的較量,習近平不徹底蕩平江澤民的勢力,江派勢力隨時會反撲,隨時會攪局,隨時會垂死掙扎。由一次中央全全而不是中央政治局審議通過《黨內監督條例》加上《關於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就是給江澤民、曾慶紅立規矩,給江派常委劉雲山、張德江、張高麗立規矩,犯了那一硬槓槓,就按哪一條辦,沒有任何情面可言。

去年以來,江澤民大勢已去的跡象越來越清晰了。從中央黨校門前江澤民題詞的巨石被移走,江澤民在軍隊的許多題詞被剷除,江澤民題詞的廈門集美大橋巨石突然斷裂,到今年以來,江澤民先後十次缺席中共新老常委的名字集體露面,從上海最著名的律師鄭恩龐曝料江澤民父子被內控而鄭恩寵的待遇越來越優厚等情況看,江澤民已是習近平的瓮中之鱉了。目前只有江派常委劉雲山還在逮著機會就折騰,不作不死,劉雲山繼續「作」下去,必死無疑。習近平現在的重心在軍隊,其次在打造鐵籠子。先把拳頭收回來,再重拳出擊。六中全會是一個關鍵節點,大戲、好戲在六中全會後開場。

習近平如能一鼓作氣,乘勝追擊,將當今中國最大的大老虎江澤民關進鐵籠子,必將順利迎來中國歷史大變革的轉折點。

(文章略有刪節)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新唐人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