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離18年重聚 一碗泡麵成王治文最深記憶(組圖)

2016-08-13 11:00 作者: 艾琳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女兒王曉丹陪同父親王治文去廣州面試前留影。 (圖片:王曉丹提供)

【看中國2016年08月13日訊】「哎呀,你小的時候可不會做家務事,連火柴都不會打,刀就更不會用了!」王治文驚訝地走到女兒面前,接過女兒王曉丹為他做好的熱騰騰麵條。他一邊吃著,一邊不停的說,「好吃,好吃!」這是王治文18年來第一次與女兒見面,也是第一次品嚐女兒的手藝。

「那晚是我跟我爸爸相處最難忘的時光。」王曉丹說,當第一眼見到父親時,父親驚訝的拍著自己的心和肚子說,「你怎麼來了?你怎麼來了!」父親很擔心自己的特殊身份,給她帶來麻煩,因此不停的說著,「太讓我擔心了,太讓我擔心了。」

王治文,原中國大陸法輪大法研究會義務負責人之一,1999年7月20日,前中共最高領導人江澤民下令對法輪功展開全國性的鎮壓後,他是第一批遭到非法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並且被重判16年,在遭受15年監禁後,至2014年10月獲得釋放。

王治文出獄後,旅居美國的女兒王曉丹擔心父親人身安全再度陷入險境,因此決定與先生回國將父親接往美國團聚。

18年後重聚 一碗泡麵 一本書

「其實剛到廣州時,沒有發現被特務跟蹤的時候,心情是愉快的。」記者在紐約中領館前見到了剛從中國大陸返回美國,再次為營救父親而四處奔波的王曉丹。瘦小的身軀與她言談中散發出堅強不屈的神情,形成明顯對比。在酷暑烈日下,她講述著與父親重逢的片段回憶。

「記得第一天晚上我給爸爸做飯,因為沒有出去買東西,所以我決定給爸爸做一碗從美國帶去的韓國辣泡麵。」說話間,王曉丹似乎又回到了與父親相處的那個美好夜晚。

「記得我在切黃瓜時,爸爸特別高興,他站在我旁邊,津津樂道的說,哎呀,你小的時候可不會做家務事,連火柴都不會打,刀就更不會用了,你走的時候也不會的呀!」王治文想起了女兒18年前未出國前的模樣。

王曉丹有些難為情的說,「沒有給你做點好吃的,只有泡麵和黃瓜。」王治文趕忙說,「沒關係,我吃什麼都行。」

一碗泡麵,外加幾片小黃瓜,王治文津津有味的吃著,還時不時的稱讚女兒的好手藝。廣東的夏天悶熱難耐,可一家人卻都沉醉在這碗讓人吃後冒出一身熱汗的湯麵中。

18年重聚,對於一般的家人來說,一定會有講不完的心裏話,但是對於王曉丹父女來說,一起閱讀法輪功的書籍《轉法輪》卻是最有意義的一件事。

「我們一塊讀《轉法輪》的時候,我爸爸打坐坐在一塊小方毯上,他看著我,眉飛色舞的說,好久沒有人跟我學法了。」王曉丹說,父親告訴她,出來以後,由於自己被中共24小時監控、跟蹤,所以他始終沒有和其他法輪功學員接觸。他擔心連累別人,因此遭到中共陷害。

王曉丹在得知父親的遭遇後,心裏很難過,同時也產生了埋怨和怨恨的情緒,而王治文就像是早就讀懂了女兒一樣,馬上提醒女兒,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要保持良好的心態,不要讓怨恨等負面的情緒影響了自己,甚至控制了自己。

「爸爸的心性比我好。」王曉丹流露出佩服的神情。

夜半時分,王治文和女兒、女婿擠在一間小小的房間裡,心情卻是格外輕鬆與自在。

王曉丹形容,那段時光很溫馨、很平和,也令人難以忘記。「記得當時爸爸望著我先生,然後對我說,他很欣賞我的先生,因為感覺他儀錶堂堂,非常出色。可我對爸爸說,爸爸你以前也很帥啊!」但父親卻趕忙擺手、害羞地說,「哎呀,現在頭髮都沒有了,所以出門才習慣帶個帽子,把光頭擋一下。」王治文覺得,雖然年紀大了,頭髮少了,但平時還是要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


王治文15年監禁後面貌差異巨大。(圖片:NTDTV)

夜色深沉,周圍的居民已經相繼入睡,可王曉丹父女開始為誰睡床上、誰睡沙發而你推我讓。王曉丹說,「租的房子只有一張床,爸爸堅持睡在沙發上,不肯睡床,」每當提起此事,她仍心裏過意不去,「我跟我爸說,好不容易見到你,我不可能讓你睡到沙發上,他卻說,他沒有關係,早就習慣了,然後就硬把我和我先生推到床邊去。」

王曉丹不需思索的形容父親,「他就是這種事事為別人著想的人。」

歷經磨難初心不變 護照被剪父女再分離

「剛到廣州的時候剛好趕上颱風,街上沒有人,我們在雨裡被淋的透濕,但爸爸卻說感覺好自由,精神上的一種自由。」王曉丹話鋒一轉說,「但是接下來的日子,我們就沒有自由了,因為我們發現,我們被跟蹤了。」

一天,王曉丹夫婦陪同父親去廣州面試後,準備接父親前往美國團聚。結果在行程中,他們發現至少有數十名特務跟在他們附近拍照、跟蹤。

王曉丹的先生傑夫憶述,「他們一直跟著我們,一直跟著我們。雖然我知道法輪功在中國的迫害形勢,但我仍然很吃驚。」

「其實我在父親沒出獄前,就開始著手他的移民。」王曉丹說,2014年11月是第一次申請護照,當時北京公安告訴說「想都別想」;2016年1月再次申請時,護照突然順利簽發。

但到了王治文要登機的最後一刻,中共警方態度再度180度大逆轉,竟在海關處將王治文護照剪毀吊銷,令王曉丹驚訝不已。

「護照一剪,等於什麼證件都沒有了,我們這麼多年的心血又付之東流……」王曉丹無助的說,「太心酸了,捨不得,真的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王治文赴美行程被阻攔後,王曉丹意識到父親很可能再次面臨生命危險,「我知道,一旦他們(特務)知道我們沒有離境,父親就會有危險,可是當下7、8個海關做著請出去的姿勢,」王曉丹形容,當時她的精神簡直到崩潰的邊緣,「中國之大竟然連個容身之地都沒有!」

幾經週轉,王曉丹帶著父親順利離開機場,但是緊接著王治文又將陷入流離失所的困境。

「當時爸爸對我說,是整個特務機關出動了,得先逃出廣東省。」王曉丹說,當時她計畫著,如何租車帶父親逃離,但是父親卻說,中國是實名註冊,即便有國際駕照也需要在中國註冊,「爸爸說,他們是不會租給外國人的。」

「可是我是你的女兒,我想讓你起碼順利離開廣州,我心裏也會放心點!」王曉丹顯得有些激動的講述著與父親的對話。

「相信我,我是有人生閱歷的,你不要擔心。」王治文說著,將王曉丹拉到電腦前,確定他們定好回程的機票。

「我真的很擔心,不知道安全不安全。」王曉丹的聲音有些顫抖。看著女兒不安的樣子,王治文再次叮囑她,一定要堅守信仰,好好修煉法輪功。

王曉丹忍不住流下眼淚、哽咽地說,「我和爸爸最後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一塊學法,學《轉法輪》,我背〈論語〉給他聽,因為爸爸手裡沒有書。」分離前,父親坦然地對她說,「當這一切過去的時候,你回頭一看,其實只不過就是一個值得回憶的修煉過程而已。」

目前,王治文又陷入流離失所中,下落不明。「我嘗試用各種途徑跟他聯繫,但都沒有聯繫到。」王曉丹說,她將呼籲美國國會啟動程序,持續營救父親出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