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德江隱瞞薩斯 江澤民背後撐腰(圖)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日衛生部長張文康,北京市市長孟學農因隱瞞薩斯疫情而被罷官,民眾輿論要求懲辦造成在全國和世界擴散疫情的禍首、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和北京應負主要責任的北京市委書記劉淇。但都因是江氏吹鼓手而被江澤民給保下了。

劉淇在江澤民傘底下這大家早都熟悉,那張德江呢?

張德江簡歷

張德江是遼寧臺安人,生於1946年11月,文革中當過紅衛兵。

1968年11月,吉林省汪清縣羅子溝公社太平大隊插隊知青;

1972年5月,因「政治表現良好」被選為工農兵大學生,在延邊大學朝鮮語系專業學習;

1975年畢業後留校,即任朝鮮語系黨總支副書記、校黨委常委、革委會副主任;

1978年8月,朝鮮金日成綜合大學經濟系學習,留學生黨支部書記;

1980年8月,延邊大學黨委常委、副校長;

1995年6月,吉林省委書記;

1998年8月,浙江省委書記;

2002年11月,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廣東省委書記;

第十四屆中央候補委員、十五屆、十六屆中央委員、十六屆中央政治局委員。(沒經過政治局候補委員,直接升兩級,當上中央政治局委員)


給江溜須拍馬的張德江。(網路圖片)

看張德江的簡歷,可以知道在中共的統治下,能夠在仕途上如此飛黃騰達的人應該是什麼樣的人。最令人津津樂道的是,文革後出現留學潮,人家都到西方留學,他卻在一九七八年留學北韓,在金日成綜合大學學「經濟」。

金日成活著時國家窮得叮噹響,老百姓天天盼他過生日,因為那天每人可以「賞賜」兩個雞蛋!金氏父子自己奢侈腐敗,但搞得北韓大飢荒,百姓吃草根樹皮,還時常出現人食人的慘劇。

張德江在那兒能學到甚麼經濟?履歷表上說他是留學生黨支部書記,在北韓那種比中國文革更恐怖的政治氣氛中,能在那裡當上黨支部書記,自然是掌握了金氏父子的專政真經,現在張德江以整民著稱,以傳媒為敵就是在把理論變為實踐。

肉麻吹捧江澤民三個代表

據新加坡《聯合早報》說,張德江曾寫文章反對私人企業家入黨,但在江澤民提出私企主可以入黨的七一講話後,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不斷表態擁護江的七一講話。學北朝鮮當官必拍金氏父子馬屁那樣大拍江澤民馬屁。江澤民「三個代表」提出來後,地方諸侯中張德江是吹捧最肉麻者之一,他在十六大說,把江澤民「三個代表寫入黨章將樹立又一座理論豐碑」。張德江能進政治局,補李長春廣東省委書記之位,北京官場說皆因他的馬屁拍得好,因此兩會期間,江澤民下到廣東組對張讚不絕口,甚至說,「我今天確實高興,因為廣東省有你挂帥。」

孤家寡人的江澤民能在全國的諸侯中找到自動上賊船的傢伙,確實值得驚喜萬分。

最高法院院長肖揚女兒吹出風兒去

廣東疫情爆發於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據廣東薩斯救護專家指導小組組長、工程院士鍾南山醫生透露,十二月他所在的廣州醫學院接受了從河源轉來的一位奇怪肺炎病人,使用任何抗生素都毫不起作用,而兩天後河源傳來消息,當地醫院醫治過該病人的八名醫務人員全部感染上相同奇怪肺炎,鍾醫生立時將此危險疫情上報廣州越秀區防疫站。隨後鍾醫生根據他日以繼夜的研究,證實這是一種新疫症,因此寫了一份報告送達廣東衛生廳。

但是對這宗傳染性極高,而又暫時無藥可醫的瘟疫傳染性之嚴重,以張德江為首的廣東當局當時已完全清楚,但卻對外密而不宣,實行疫情封鎖,以為壓住消息也就壓住了薩斯,結果終於釀成彌天大禍。

疫情初期,患者已迅速發展到一千餘人。但僅在廣州,廣東省委元旦前後知悉疫情後,沒有任何動作。最高法院院長肖揚在廣州做生意的女兒嚇壞了,告訴肖這件事情,肖楊向中央打了招呼,報告馬上到了胡錦濤和江澤民那裡,江澤民讓按兵不動,不許通報。

穩定壓倒一切就是「愛國」

直到二零零四年一月底,張德江見疫症蔓延無法掩飾,又聽說此消息中央已有所耳聞,才以廣東省委名義向政治局寫了個報告,但在疫情匯報上玩了個花招,將患者人數減了一半,只報了六百多宗,而將另一半報為「懷疑個案」,在死亡人數上則將引起併發症的死者不算到薩斯病例上,而算在併發症上。

這份報告匯報防治非典外,張德江還向中央建議需要穩住形勢,不要給外面任何藉口在政治上攻擊中國,主動要求中央封鎖疫情消息。他狡猾地把自己隱瞞疫情的罪責轉變為是為了「愛國」。這是江澤民用爛的招數,自然心領神會,江下令不管死多少人也是「穩定壓倒一切」。

中宣部要求「四統一」

二月七日中宣部下發了一個文件對有關非典的新聞報導作了指示,說有關報導必須統一口徑,數字要統一,處理方法要統一,報導方向要統一,而且要強調疫情已受控。

張德江大喜,廣東省委即以此文件為上方寳劍,下令廣東各媒體封口,不得隨意炒作廣東疫情。要統一口徑。媒體的口徑可以統一。

二月十一日廣東當局首次公布疫情,將患者人數再減一半,只說有三百零五人患非典型肺炎,而且極力淡化非典的嚴重性,有關報導說「多數病人症狀較輕」,「只有一定的傳染性」,「已住院病人都得到有效治療,情況穩定」。但卻大量引用張德江和省長黃華華的講話,說兩人要求衛生部門確保不讓病情擴散,不增加死亡人數,強調疫情「受到控制」。

搶購藥品

但薩斯不聽江核心指揮,它們可是無孔不入、六親不認、不徇私情。誰家死人誰知道,誰的同事鄰居朋友非典了誰知道,所以儘管廣東當局下令一律不得報導,但廣東搶購食鹽、糧油、白醋、板蘭根的熱潮卻一浪高過一浪。與此同時,被驚動的一界之隔的香港醫學界和特區政府均派了人到廣東查問疫情,但均被「疫情已受控制」一句話打發掉。

薩斯肆虐香港

薩斯用人所想不到的方式在香港大顯淫威,廣州中山醫大附屬醫院的醫生劉劍倫教授和幾名醫務人員都得了薩斯,他二月二十一日赴港出席婚禮實質是希望在香港得到更好的醫治,但他的願望落空了,他和妹夫均死於香港。薩斯由此經香港傳到世界十多個國家,目前越傳越遠,越傳越廣,使各國恐慌。到二零零四年五月八日共有116個國家不接受來自中國的旅客,中共沒有想到薩斯竟有直接切斷早已奄奄一息的經濟命脈的能力。

張德江公報私仇 鎮壓《南方週末》

《開放》5月刊報導,三月初人大政協兩會期間,《南方都市報》採訪了在北京開會的衛生部長和鍾南山醫生,提到廣東非典型肺炎尚未受到控制,並引衛生部官員談話要提高公眾的知情權。據消息人士說,張德江見此報導後,勃然大怒,立刻下指示要求緊急處理南方報業集團,不僅南方都市報兩位採訪兩會記者立即被召回廣州,而且該集團其他報紙《南方週末》和《二十一世紀環球報導》均連帶遭殃。成為轟動一時的媒體整肅事件。

廣東的消息人士說,張德江如此打壓媒體,一來是他把媒體視為被自己掌控的宣傳工具,越過他就被視為造反;二來更有公報私仇的性質。他在浙江當省委書記時,《南方週末》曾批評過他,他一直耿耿於懷、懷恨在心、伺機報復。

《南方週末》以揭中共官場黑幕著名,該報的策略是不惹地頭蛇,只揭外省的瘡疤,但萬萬想不到張德江有一天會調來廣東省任第一把手,更想不到他心胸如此狹窄。據廣東的記者說,張德江這次大權在手公報私仇,對南方報業集團的打擊可以說是「往死裡整」,如對二十一世紀《環球報》勒令停刊整頓,對南方報業行政管理進行大換班,連中央新聞和出版總署的人都看不過去,說是太過份。而且張德江把他的人馬、新聞處長張東明調往南方報業,任《南方日報》副老總,兼《南方週末》總編輯,在第一線實行新聞檢查,廣東新聞界輿論大嘩。《南方週末》的記者們被逼得走投無路、悲觀絕望,覺得留在這家已改得面目全非的報社再無意義,紛紛辭職另謀出路。

開脫罪責繼續打壓媒體

四月二十日北京兩名高官因隱瞞疫情被罷官,《南方週末》的編輯記者們大受鼓舞,認為形勢又變化了,打算在四月二十四日出版的這一期突出兩高官被罷免對訊息自由的意義,但秉承張德江封殺傳媒的張東明、心中有鬼,將文章大刪大砍,極力維護廣東當局的形象。結果最新一期《南方週末》遲了五個小時才上市。

鑒於粵港對張德江不滿之聲日甚、下臺之聲愈高,江澤民發話力保張德江、劉淇,在兩高官被罷官的第二天,香港中共背景的《文匯報》發表報導文章《張德江鐵腕抗疫獲肯定》為張評功擺好及開脫其隱瞞疫情的罪責,為了保張,《文匯報》竟然說香港媒體指責廣東當局隱瞞疫情與事實不符。

張德江拿胡錦濤不當回事

有江澤民撐腰,張德江有恃無恐,拿總書記不當回事,在胡錦濤、溫家寳已講話要求各級官員不可隱瞞疫情後,廣東當局仍對傳媒報導疫情進行種種限制,不准報導外地疫情,甚至新華社和中央電視臺的新聞稿也不能倖免。

「政治口罩」擋不住甚重的民怨

廣東傳媒說,以張德江為首的廣東省委和江澤民一樣視新聞工作者為仇敵,說「疫情不可怕,可怕的是媒體」,甚至說,香港搞得人心惶惶,就是媒體大作文章,聳人聽聞造成的。廣東的記者說,世衛來廣東檢查時,當局要老百姓和醫務人員除下口罩,但張德江之流卻為記者們戴上了「政治口罩」。

廣東民怨甚重,有人說以前的省委書記張德江沒才少德以外,這個名字也真不吉利,它和「江澤民」的姓一打上連連就沒有好事,江不下臺,國家遭殃,張不撤職,廣東的災禍能不接踵而來嗎?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