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洞賓杭州城遇觀音:點化他真修!(圖)



八仙之一呂洞賓。(網路圖片)

呂洞賓,曾是一介書生,很熱衷於功名富貴,因為他根基深厚,鐘離仙就去度化他。呂洞賓趕考的途中,夜宿旅店,夢見自己中了狀元,皇上封了他高官厚祿,享不盡的榮華富貴。有一次他與皇上在金殿上對答,因他一字有差,唐王大怒,推出午門問斬。嚇得他大喊一聲,從夢中驚醒。從此看破紅塵,拜鐘離為師歸入山林,得道修煉,鐘離與他傳下大道,虔心修煉後修成中八仙之一。

且說三月三是王母娘娘的蟠桃大宴,呂洞賓也去赴宴。宴罷而歸,他駕祥雲在空中游來游去,只見東土路上造孽的男女一個個迷失家鄉,忘了來宗去路,甚至披毛戴角失了人身,因此想要度有緣男女,同登極樂:

呂洞賓在雲端,嘆紅塵女共男,個個苦海受磨難。幾家有財少兒女?幾家有子少吃穿?不怨天來不怨地,各人不修各人難。
呂洞賓嘆眾生,活一世如大夢,只顧貪財不顧命。生來只是空兩手,死時還是兩手空。來空去空不中用,怎還難以離紅塵!

呂洞賓度柳仙

呂洞賓好悲傷,落雲頭到柳家莊,要與柳仙把道講,得道不修難成聖,學而不講夢一場。惡之不善不能改,福盡壽去見閻王。
呂洞賓好悲傷,勸柳仙把心回:世上惟有性命貴,爭名奪利無滋味。陽世間十惡不善,躲不過六道輪迴。
呂洞賓勸柳仙,閉四門煉仙丹:從今休把紅塵戀,紅塵俱是虛花景。不如西方極樂天,金玉樓臺有萬千。

呂洞賓與柳仙來談道:福罪都是人修造,前世修下今生享,今世不修歸陰曹,叫柳仙聽我教。躲四迷,靈性得高超。

柳仙說道:
修真養性我知道
鍛練金丹我也曉
未聽師傅說四迷
不知四迷是那條

呂洞賓道 :
貪酒迷真性
好色敗人倫
愛財損天理
好氣傷自身

柳仙答曰:
敬天還用酒三盞
酬地還得酒三杯
三杯好酒和萬事
一醉能解千般愁

呂洞賓說:
飲酒喪德發狂言
不知高低怎修煉
勸君少吃無義酒
免得醉臥人笑談

柳仙說道:
酒是人間福
色是古佛留
三杯好酒和萬事
一醉能解千般愁

呂洞賓說:
酒色財氣四堵牆
許多迷人在裡藏
有人跳出高牆外
便是長生不老方

柳仙說道 :
無酒不成禮義
少色世界人稀
無財不成世界
無氣又被人欺

呂洞賓說:
酒是穿腸毒藥
色是刮骨鋼刀
財是損人利己
氣是惹禍根苗

柳仙又問:聽人言說師傅是個酒色財氣全沾的神仙,如今勸弟子莫貪,把酒色財氣都叫師傅一人獨貪了吧?

呂洞賓說:

好酒不是人間酒,甘露常常不離口。好色不是人間色,嬰兒奼女配夫來(注一)。好財不是玉石財,三寳何曾露明白。好氣不是爭閑氣,要把靈性固收住。叫柳仙你聽我講:酒是人間迷魂湯,人人好酒被他傷。漢王好酒忠良喪,楊妃好酒馬嵬亡。張飛好酒失下邳,李白好酒喪長江。宋王好酒斬御弟,惹得弟媳動刀槍。劉伶好酒遭埋殯,一醉三年不還鄉。小人但吃三杯酒,毀天謗地罵爹娘。勸你少吃無義酒,貪酒人兒不久長。

色是人間牢獄方,人人好色被他傷。紂王好色失天下,幽王好色亂朝綱。楚王好色行無道,齊王好色刀下亡。呂布好色中連環,叫聲柳仙快躲閃,急速戒色歸天堂。

財是人間招禍方,人人好財被他傷。兄弟貪財失情義,爺孫父子被他傷。親戚貪財門不上,高官貪財民說髒。貪財莫貪無義財,命中有財自然來。柳仙徒弟貪財寳,死後難免枉魂臺。

氣是人間傷命方,人人好氣被他傷。霸王舉鼎千斤力,為氣而亡喪烏江。龐涓雖有神仙法,箭射馬陵為氣亡。三氣周瑜歸地府,諸葛神算不久長。身是玩皮氣化風,一塊皮肉包血濃。敗壞不如豬狗像,貪氣人兒一場空。

呂洞賓將古比罷,說的柳仙無言可答,在旁盤膝打坐。定目收心,出淨入化,煉體修真。呂洞賓一見大喜,抗起蒲團,往杭州而去。離這杭州數里之遙,收雲霧落平川,遂化成一道人,順東關而進。

樵夫與漁翁

走至吊橋下,向河下一看,只見打魚打柴二人講話。樵夫說:漁翁大哥你比我大,你看我住在山前下綠柳深處一小塔,雖說是竹籬外繞,有多麼清雅,並無俗客到家。清晨起把柴打,我打柴有說法,一斧一擔一繩一撓把。走到山前見些個猿猴獻果,梅鹿叼花。飢食松柏子,渴飲蒙山頂上茶。

漁翁說道:你知我的住處在哪?水上來源是我家,每日自早到晚江河以內把船划。網來魚兒船上拿,請幾位知心好友,飲酒行令把拳劃。划拳不劃六七八,單劃一二最清雅。打罷魚轉回家,用盡力量把船划,仔進不退無息止,一直走到老舊家。

椎夫說道你也自在,我也清雅,你把魚拿我把柴打,勝過那當朝一品,懷抱象牙。

老祖一聽就知道他二人講的是修行之道,笑著點點頭,就往城裡走。

呂洞賓打藥

洞賓老祖順東關而進,走至十字大街,抬頭往西一看,只見路北有一牌匾,上寫得明白桂方孫氏,出賣生熟藥味、丸散、膏丹,醫治男女老幼內外兩科。旁有一行小字寫的是病有四百四症,藥有八百八方。

老祖心中暗喜,自古藥道通仙道,半積功半養身。看他的口氣不小,待我進去買他四味藥材,看他有也無有。

老祖近前說道:鋪中有人否?桂芳答道:舍下所開。祖曰:可是門裡出身?賣藥知人病症,藥味辨真?桂芳說:我是門裡出身,至今三世矣。在下所開藥鋪,杭州城不數第一也數第二,別說四般藥材,但買千樣百樣無一不備。不知師傅買哪四般藥材?祖曰:一買家和散,二買順氣湯,三買消毒飲,四買化氣方。桂芳一聽喜洋洋,兩手不住上下忙,藥包之內無有家和散,藥櫃裡無有順氣湯,藥架上無有消毒飲,藥鋪中也無有化氣方,我這裡無有這四般藥,請仙長別處問藥方。

祖曰:即無這四般藥材,就敢說這樣大話。回頭就走,這時從鋪內閃出一位女子,高聲叫道:老客慢走,年老上歲聽字不真,你買那四般藥材,向我說來。老祖回頭一看,是一位女子年方二八,聲音清亮,舉止幽雅。老祖曰:老者不知,你可知道麼?女子答道:有志不在年高,無志空活百歲。老祖見她口氣不小,何不向她說來。說一買家和散,二買順氣湯,三買消毒飲,四買化氣方。女子聽畢笑曰:此藥人人都有,家家不無,何用藥鋪來買。祖曰:人人都有在何處,家家不無在何方?女子曰:父慈子孝家和散,兄寬弟忍順氣湯,妯娌相和消毒飲,家有賢妻化氣方。

一、家和散

老祖曰:父慈子孝有何見證?

女子答曰:昔日有一位老來子,年高七旬有三,待親至孝,他恐怕父母憂慮,於是他身穿五彩斑衣,跌而臥地,又學嬰兒啼哭,以悅父母心。

戲舞身搖拽 春風動綵衣
父母開笑容 喜色滿門庭

恐君不信有詩為證:

斑衣戲彩豈非常 孝順二親著意忙
朝中有事君臣論 家中有事父子商
賢臣乃是一國寳 孝子便是一家郞
孝順名子傳後世 父慈子孝把名揚

此乃家和散也。

二、順氣湯

呂祖曰:兄寬弟忍有何為證?

女子答曰:昔日裡有伯夷叔齊,乃是孤竹君之二子。其父將死遺命立叔齊。其父卒,叔齊遜伯夷,伯夷曰,父命也。遂逃之。叔齊亦不立而逃之。國人立其中子,其後武王伐紂,兄弟二人叩馬而諫。後武王滅商,夷齊恥食周粟,遂隱於首陽山,凍餓而死。賢名到今,稱揚天下,君不信有詩為證:

兄友弟恭似非輕 休將閑言記心中
弟若終身常恭敬 自然感動兄長情
兄弟本是手足分 妻子如同衣服新
上和下睦為大德 兄寬弟忍是寳珍

此乃順氣湯也。

三、消毒飲​​​​​​​

呂祖曰:妯娌相和有何為證?

女子答曰:昔日有施興仁、施興義兄弟二人,父母去世,因爭家產毆打不止。妯娌二人商議各勸其夫曰:羊羔有跪乳之恩,烏鴉有反哺之義,鹿得草而鳴其群,乃為仁也。同胞共乳因爭家產毆打不止,傷了手足之情,失了同胞之義,以此觀之何以人不如鳥獸乎?我問街坊言過,閭理論非豈能不落罵名。二人聽罷,自覺愧甚,從此變爭為讓,永遠和睦,君不信有詩為證:

嫂嫂年長弟媳情 各人比較做營生
妯娌相合如姐妹 只許相讓不許爭
四季衣服休比論 妯娌相合准不崩

此乃消毒飲也。

四、 化氣方

祖曰:家有賢妻有何為證?

女子答曰:昔日有一人,姓餘名自善。自幼讀書,一日出外貿易,身帶銀兩,被盜所劫,興未喪命。回至家中,長吁短嘆,憂鬱成疾,服藥無效。其妻站床前勸夫而言曰:夫君這病,因思財帛而傷精神,豈不思賊人奪財帛之時,性命難保,豈不畏死?尚有失錯,丟下妻子倚靠何人?豈不聞古云:有福傷財帛,無福傷自身。有人能掙錢,有財難掙人。萬兩黃金非為貴,夫妻安樂值金玉,恐君不信下有詩云:

那日丈夫醉熏熏 連忙解帶脫衣襟
要與人家去廝打 妻兒扎跪在緣塵
苦勸丈夫且息怒 酒醉打人了不成
倘若打在傷心處 咽喉氣斷總成凶
倘若見官夫償命 家財費盡一場空
堂上老母忍飢餓 妻子兒女怎得生
勸的丈夫回心轉 休與人家去撕爭
妻子勸夫名高貴 化氣寳丹是寳珍

此乃化氣方也。

八股反症,最難治之

老祖聽罷不勝歡喜,又問:病有多少症?藥有多少方?女子答曰:病有四百四症,藥有八百八方。祖曰:病有四百症,可都治得?
女子答曰:內有八股反症,最難治之。祖曰:不知是那八股反症?

女子答曰:

不敬天地忘恩症 不孝父母忤逆病
兄弟不和生忿病 欺壓鄉鄰強霸病
記人小過無容病 借重還輕便宜病
貪財愛寳不足病 好管閑事雜損病

這八股反症最難治之。

祖曰:請問仙姐,可有什麼妙方?才能治好?

女子答曰:有病自有方。此方有老石頭一塊、好肚腸一條、慈悲心一片、孝順八兩、忠正半斤、本份三分、溫柔十分、忠信五兩、道理三分、公平二兩、方便不拘多少、陰騭緊用。有了這十二味藥材再於智慧刀細切,寬心鍋裡炙了,不可焦了,不可生了,冷水盆去火性,火性去了三四分,去淨更好,用金銅杵搗爛,三思羅裡羅成面,用波羅密為丸,如菩提籽大,每服一百零八丸。用和氣湯送下,不拘時候服之,常服不斷其病自好。

祖曰:吃藥忌口否?女子答曰:吃藥不忌口,枉費醫家手;蒸饃不蓋口,生的總是有。祖曰:可忌什麼口,請問仙姐指來明白。

女子答曰:要忌打街罵巷口,將無說有口,還要忌六般發毒之物。

祖曰:那六般發毒之物?

女子答曰:暗中箭、袖中刀、草內井、兩頭蛇、心頭火、平地起風波,還要忍一言、息一怒、耐一時、退一步,正是人間修福路。

呂祖聽畢,心中甚喜,問曰:此方何名?女子答曰:洗心清靜散,保命護身丹。

呂祖曰:此藥出在何方?落在何處?

女子答曰: 

此藥良方本有因 豈用高山遠水尋
不在山川並世道 原來都只在人身

呂祖聽她講得俱是修行大道,躬身便拜,口稱仙姐,躬身施禮,情願投入門下為徒,不知仙姐如何?女子答曰:我是少年女子,不能收徒。你往那別廂看,叫他收你為徒。

呂祖回頭一看,空無一人,再回頭不見仙姐。杭州城盡然無蹤。老祖吃了一驚,霎時空中落下諫帖一張,老祖伸手接住,仔細一觀,上寫:純陽呂洞賓,你在凡間度迷人,八樁大病你不曉,四般藥材向外尋,俱都出在自家裡,你來藥鋪問緣人。緣人修的緣人福。你若不修難成真,若問我是那一個,南海大士是我身。

呂祖曰:

聞聽杭州仙境界 偏偏我來遇觀音
今日賣藥來點化 人生就是萬病根
神與氣精三件寳 通天徹地貫古今
古今相照一個禮 今是古來古是今
古今要得神仙體 窮理盡性心亦真
邪正不分難成聖 念盡彌陀枉費神

注一:道家稱鉛為嬰兒,水銀為奼女。《西遊記》第十九回:「嬰兒奼女配陰陽,鉛汞相投分日月。」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