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九歌(三)湘君全文翻譯(下)(圖)

2017-02-28 00:00 作者: 乙欣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接續〈屈原・九歌(三)湘君全文翻譯(上)〉一文。

湘君」與「湘夫人」的說法眾多不一

附註關於「湘君」與「湘夫人」,歷來說法不一。目前主要的說法有:「湘水男神與湘水女神」、「娥皇與女英(堯二女)」、「虞舜與二妃娥皇女英(堯二女)」、「霄明與燭光(舜二女)」、「水神奇相與逝世後的舜二妃」、「天帝之二女」、「配偶神」與籠統的「川瀆神靈」概念。因此「湘君」不只被認為是「女神」,還曾被認為是「湘水男神」或是指「虞舜」。接下來就略舉幾例,以示其論。

屈原・九歌(三)湘君全文翻譯(下)
「湘君」與「湘夫人」的資料彙整。(圖片來源:乙欣提供)

一、「湘水神」與「湘水神之配偶」

關於「湘君」為「湘水男神」與「湘夫人」為「湘水男神之配偶」之說,明儒王夫之、學者高亨與趙逵夫即持此說。

王夫之於《楚辭通釋》載:「王逸謂湘君,水神;湘夫人,舜之二妃。或又以娥皇爲湘君,女英爲湘夫人。其説始於秦博士對始皇之妄説,《九歌》中並無此意。《孟子》言舜卒於鳴條,則《檀弓》卒塟蒼梧之説亦流傳失實。而九疑象田、湘山淚竹,皆不足採,安得堯女舜妻爲湘水之神乎?葢湘君者,湘水之神,而夫人其配也。《山海經》言:洞庭之山,帝之二女居之。帝,天帝也。洞庭之山,吳太湖中山,非巴陵南湖。郭璞之疑近是。湘水出廣西興安縣之海陽山,北至湘陰,合八水爲洞庭,楚人南望而祀之。」

趙逵夫亦於〈湘君湘夫人的抒情主人公形象〉一文中表示,郭嵩燾與王夫之的論點是可信的:「近代湖南學者郭嵩燾在《湘陰縣圖志・藝文》中為《黃陵廟碑》所寫按語中說:元豐中,以知岳州鄭民之請,封湘君為淵德侯。嘉定中,以湘夫人配之。於祀典為瀆,而於屈原《九歌》分章之義允協。

宋代將湘夫人配湘君而祀,在楚地風俗上應是流傳有自的。他們被稱為『湘君』、『湘夫人』而沒有用『舜』、『娥皇』、『女英』的說法,也與一些學者們生拉硬扯、自我作古的作法不同。郭嵩燾的這個看法是正確的。又王夫之以為湘君為湘水神,湘夫人是其配偶。他雖然沒有指出湘夫人的本來身份,但在各種舊說中比較起來,最接近於兩詩內容的實際。……湘君為湘水神,湘夫人為天帝之女,居於洞庭之山。這既於我國上古神話的淵藪《山海經》有所根據,也同詩中反映的人物身份相合,在古代民俗方面,也有旁證。這個結論是可信的。」

二、「娥皇女英」之說

關於堯二女、舜二妃娥皇女英皆為「湘君」或「湘夫人」,或各為「湘君」或「湘夫人」的說法,自古即存在。據《史書・列女傳・母儀・有虞二妃》所載:「有虞二妃者,帝堯之二女也。長娥皇,次女英……舜既嗣位,升為天子,娥皇為后,女英為妃。封象於有庳,事瞽叟猶若初焉。天下稱二妃聰明貞仁。舜陟方,死於蒼梧,號曰重華。二妃死於江湘之間,俗謂之湘君。」帝堯之二女,有「湘君」之稱。韓愈《黃陵廟碑》亦有明載,西漢劉向、隋唐大臣鄭元皆認為二妃即為湘君。

王逸《楚辭章句》有載:「君,謂湘君也。」「帝子,謂堯女也。降,下也。言堯二女娥皇、女英隨舜不反,沒診治湘水之渚,國歷為湘夫人。」從此可看出,「湘君」是為湘水之神;「湘夫人」為「唐堯的兩位女兒娥皇、女英」,可是並未再論究「湘君」是否為虞舜。

晉朝張華《博物志》亦載:「洞庭君山,帝之二女居之,曰湘夫人。又《荊州圖經》曰,湘君所遊,故曰君山。」「堯之二女,舜之二妃,曰湘夫人。舜崩,二妃啼,以涕揮竹,竹盡斑。」張華表示,「湘夫人」確為「二妃(娥皇女英)」。趙逵夫在〈湘君湘夫人的抒情主人公形象〉中則表示:「戴震《屈原賦注》以為是舜之二妃,而人奉以為神。」

其實,說法雖眾且雜,主要卻可再細分成「湘君」與「湘夫人」各自為「水神」與「娥皇女英」,或「虞舜」與「娥皇女英」,以及「娥皇」與「女英」等組合。

(一)「水神奇相」與「娥皇女英」

南宋羅願認為,二女為湘夫人,搭配神祇「奇相(湘君)」,因此於《爾雅翼》載:「二女死於湘,有神奇相配焉。奇相,湘君也。二女,湘夫人也。故湘君之歌稱君稱夫。君,其美稱也。」然而此說遭到眾位研究者質疑。

(二)「虞舜」與「娥皇女英」

有傳說指出湘水男神「湘君」為虞舜,湘水女神「湘夫人」為舜之二妃(娥皇、女英)。

晚清文學家王闓運及持此說:「湘夫人,蓋洞庭西湖神,所謂青草湖也,北受枝江,東通岳鄂,故以配湘,湘以出九疑,爲舜靈,號湘君。以二妃嘗至君山,爲湘夫人焉。」(引自《楚辭集校集釋(上)》,「湖北教育出版社」)

(三)「娥皇」與「女英」

持「湘君為娥皇」,「湘夫人為女英」之說的有:唐代劉長卿、唐代韓愈、南宋朱熹、北宋洪興祖、明代陳第、清代蔣驥、清代林雲銘等。由於韓愈的《黃陵廟碑文》、劉長卿的《湘妃詩序》、洪興祖的《楚辭補注》與蔣驥的《山帶閣註楚辭》所載觀點皆大同小異。因此,略舉一二。

洪興祖《楚辭補注》載:「以余考之,璞與王逸俱失也。堯之長女娥皇,為舜正妃,故曰君。其二女女英,自宜降曰夫人也。故《九歌》詞謂娥皇為君,謂女英帝子,各以其盛者,推言之也。《禮》有小君、君母,明其正,自得稱君也。」明朝儒生陳第亦於《屈宋古音義》載:「湘君,湘水神,堯長女,舜正妃也。」「湘夫人,堯次女,舜次妃也。正妃稱君,故降稱夫人。」

1、質疑「娥皇女英」之說

雖然持此說的研究者不少,但也有研究者持相反說法,例如明代汪瑗於《楚辭集解》中,對於湘君與湘夫人被認定為舜與二妃的論點,提出了質疑。明代顧炎武亦於《日知錄・卷二十五》中,則按照歷代之說而推論道:

「《楚辭》湘君、湘夫人,亦謂湘水之神,有后有夫人也。初不言舜之二妃。《記》曰:『舜葬於蒼梧之野,盖三妃未之從也。』《山海經》:『洞庭之山,帝之二女居之。』郭璞注曰:『天帝之二女,而處江為神。即《列仙傳》江妃二女也,《九歌》所謂湘夫人稱帝子者是也,而《河圖玉版》曰:『湘夫人者,帝堯女也。秦始皇浮江至湘山,逢大風而問博士:「湘君何神?」博士曰:「聞之堯二女,舜妃也,死而葬此。」』《列女傳》曰:『二女死於湘江之間,俗謂之湘君。』鄭司農亦以舜妃為湘君。說者皆以舜陟方而死,二妃從之,俱溺死於湘江,遂號為湘夫人。按《九歌》,湘君、湘夫人自是二神,江湘之有夫人,猶河雒之有虙妃也。此之為靈,與天地並,安得謂之堯女?且既謂之堯女,安得復總云湘君哉?何以攷之?《禮記》云:『舜葬蒼梧、二妃不從。』明二妃生不從征,死不從葬,且傳曰:『生為上公,死為貴神。』《禮》:『五嶽比三公,四瀆比諸侯。』今湘川不及四瀆,無秩於命祀,而二女帝者之后,配靈神祇無縁,復下降小水而為夫人也。原其致謬之繇,繇乎俱以帝女為名,名實相亂,莫矯其失,習非勝是,終古不悟,可悲矣!此辨甚正。又按《逺遊》之文,上曰:『二女御《九招》歌。』下曰:『湘靈鼔瑟。』是則二女與湘靈固判然為二,即屈子之作,可證其非舜妃矣。後之文人附會其說,以資諧諷,其瀆神而慢聖也,不亦甚乎!禹崩會稽山故山有禹廟而《水經注》言:「廟有聖姑《禮樂緯》云:禹治水畢,天賜神女,聖姑夫舜之湘妃,猶禹之聖姑也。」

顧炎武認為,湘水二神並非舜二妃。趙逵夫於〈湘君湘夫人的抒情主人公形象〉一文表示:「至於顧炎武以為是湘水神的后與夫人,郝懿行以為是川瀆神靈,不過是覺得舜二妃之說不可信,因而另為推想罷了,並未列出證據。」馬茂元則表示:「顧炎武認爲湘水二神是配偶神,但却否定了與二妃事有關(見《日知錄》卷二十五),這樣全篇文義都變成空泛而無著落,也是不足信的。」(馬茂元之說,摘自《楚辭集校集釋(上)》「湖北教育出版社」)

2、「二妃」與「三妃」之說

另一提,顧炎武《日知錄・卷二十五》引用《山海經》的部分,經過與《四部叢刊子部》中第465~466冊的《山海經》對照之下,有經刪減,文字亦有出入。此外,《山海經》與《日知錄》皆載:「《禮記》曰:『舜葬蒼梧,二妃不從。』」然而,《禮記大全》與《日講禮記解義》卻皆載:「舜葬於蒼梧之野,蓋三妃未之從也。』」在古籍中,確有「二妃」與「三妃」之說,但說法有異而存疑慮。

據《太平御覽・皇王部六・帝舜有虞氏》所載,舜有三妃:「有二妃,元妃娥皇無子,次妃女英生商均。次妃登北氏,生二女:霄明、燭光。」然而,《日講禮記解義》載:「案《尚書》《孟子》皆謂舜妻堯二女,未聞三妃也。說者謂娥皇女英之外,又有癸比鄭氏以昏義天子。三夫人之說,證之恐未可信。」

除了上述幾說,另有王逸持湘君與湘夫人為「天帝之二女」之論等說法,但此處不再一一陳列、敘述。

屈原・九歌(三)湘君全文翻譯(下)
有傳說指出湘水男神「湘君」為虞舜,湘水女神「湘夫人」為舜之二妃(娥皇、女英)。(圖片來源:Pexels)

參考資料

一、書籍

1、屈原著﹔黃壽祺、梅桐生《楚辭》(台北:台灣書房,2008)

2、徐建華、金舒年譯注﹔金開誠審閱《中國名著選譯叢書15楚辭》(台北:錦繡,1993)

3、姜濤編著《中國文學欣賞精選集・第二冊楚辭》(台北市:莊嚴,1992)

二、網頁

1、《爾雅》、〈離騷〉、《史記》、《漢書》、東漢王逸《楚辭章句》「《欽定四庫全書》本」、《星經》「《漢魏叢書》本」、西晉郭璞傳《山海經》「《四部叢刊初編》中第465~466冊」、西晉張華《博物志》「《古今逸史》本」、北宋洪興祖《楚辭補注》「《摛藻堂四庫全書薈要》本」、南宋朱熹《楚辭集注》「《欽定四庫全書》本」、南宋羅願《爾雅翼》「《欽定四庫全書》本」、明代陳第《屈宋古音義》「《欽定四庫全書》本」、明代王夫之《楚辭通釋》「《欽定四庫全書》本」、明代胡廣《禮記大全》「《欽定四庫全書》本」、《通占大象曆星經卷上》「《正統道藏》本」、清代徐文靖《管城碩記・卷十四》「《欽定四庫全書》本」、清代蔣驥《山帶閣註楚辭》「《欽定四庫全書》本」、清代顧炎武《日知錄》「《欽定四庫全書》本」、《日講禮記解義》「《欽定四庫全書》本,本書為(清)康熙年間敕編,乾隆元年敕校」、林雲銘與林沅《楚辭燈》「影本,原書源自哈佛燕京圖書館」、王國維《宋元戲曲史》(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2、〈湘君〉、〈桂櫂兮蘭枻,斲冰兮積雪〉,《楚辭集校集釋(上)》「湖北教育出版社」(數字資源平台)

3、弈之〈屈原・九歌(一)東皇太一(及今譯詩)〉、〈屈原・九歌(二)雲中君(及今譯詩)〉、〈屈原・九歌(三)湘君(及今譯詩)〉、〈屈原・九歌(四)湘夫人(及今譯詩)〉、〈屈原・九歌(五)大司命(及今譯詩)〉、〈屈原・九歌(六)少司命(及今譯詩)〉、〈屈原・九歌(七)東君(及今譯詩)〉、〈屈原・九歌(八)河伯(及今譯詩)〉、〈屈原・九歌(九)山鬼(及今譯詩)〉、〈屈原・九歌(十)國殤(及今譯詩)〉、〈屈原・九歌(十一)禮魂(及今譯詩)〉(大紀元)

4、《楚辭章句》、《黃陵廟碑》、《湘妃詩序》(維基文庫)

5、潘嘯龍〈《九歌》二《湘》“戀愛”說評議〉(書學網)

6、臺靜農《中國文學史(上)》、張正體《楚辭新論》(Google 圖書)

7、趙逵夫〈湘君湘夫人的抒情主人公形象〉原刊載於《北京社會科學》第3期,1987年。(瀟湘文化專題網)

8、聞一多〈什麼是九歌〉(新浪)

(待續)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